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围杀岳飞之会师
    天色刚明,刘光世就听见远处一阵欢呼声,就感觉到大地一阵震动,远处有银边血龙剑盾旗缓缓而来,这是大大规模骑兵出动的痕迹,在荆州,能有这么多骑兵出动,也只有大唐任城郡王李乔。刘光世一时间面色苍白,他和李乔两人对阵过的,李乔的狠辣和阴险让他十分棘手。

    大唐军队一向都是重视将士的性命,能用巧劲的绝对不会野蛮冲锋,作战勇猛但绝对不会疯狂,但在李乔手下绝对不是这样的,作战十分疯狂,不管是什么样的任务,不管敌人是什么样子的,只要一声令下,大军就会如同疯子一样,对敌人发起进攻。

    “李乔来了。”刘光世出了大帐,望着远处的黑云,他举起千里镜,看见远处的一个中年人,面色冷峻,穿着黑色的盔甲,一手握着缰绳,一手却是手执宝剑,骑着战马,缓缓而来,在他身后,却是穿着黑色皮甲的骑兵,这些骑兵各个面色骄横,头发也与中原将士头发不一样,这是河湟故土的党项骑兵,细封氏、费听氏等党项部族加入李乔的阵营,王进、郭青等丐帮弟子、关中等诸多将士等等,组成了西征大军的主要将校,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党项中人,作战凶猛,倒是和李乔的行军作战有很大共通之处。

    这个时候,远处又传来一阵战鼓声,却见北方又有黑线传来,一阵阵脚步声缓缓逼近,让刘光世震惊的是,这么多人有数万人之多,可是这些人的脚步声居然是如此的整齐划一,好像是一个人在前进一样,整个战场上,唯一与之相呼应的就是战鼓声,战鼓声响起,惊天动地。

    “种师道。”刘光世望着北方,一面大旗缓缓逼近,仍然是银边血龙剑盾旗,一个老者生着花白胡须,气势威严,骑着高头大马,在他身后,武松、种氏、姚氏、折氏等关西将门子弟纷纷紧随其后,大军呼啸而来,虽然是步兵,但气势恢弘,居然丝毫不在李乔的骑兵之下。

    “两面合围,近二十万大军。”王德深深的吸了口气。

    “不,是三十万大军,你看那边。”刘光世摇摇头,指着南方,南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面大旗,大旗制作的比较粗糙,甚至连大旗下面的唐军也与其他唐军不一样,他们没有整齐划一的步伐,也没有漫山遍野的骑兵,只有同样只是一群步兵,这些步兵穿着的也是皮甲或者是纸甲,甚至是藤甲,装备远不如前面两只军队,唯一相同的是,身上的杀气,丝毫不差。为首之人,身上穿着的并不是盔甲,而是一件白衣,白衣王寅,当年方腊麾下大将。

    方腊残兵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吕师囊,领军十万督造山海关,一部分为王寅,在李璟南下的时候,命令王寅出流求,进攻广南路,他麾下除掉方腊当年留下的部将之外,更多还是脸上涂了各种色彩的流求土着,这些人都是土着出身,虽然没有什么军纪,但偏偏作战凶猛,有些武将能够生裂虎豹。

    三支大军缓缓逼近,原本相聚不过数里之遥,但此刻已经逐渐走在一起,将刘光世大军挡在一面,三面围困,刘光世面色苍白,身后的士兵也是瑟瑟发抖,三十万大军对付数万人,士气、装备远远落在下风,这让刘光世如何去打?

    很显然,三路大军同一时间赶到这里,一起摆开了阵势,肯定是事先约好的,一起对付刘光世,现在双方还没有厮杀,宋军士气就已经跌落低谷了,对面唐军士气高昂,恨不得现在就发起进攻。

    对面的种师道和王寅两人命人压住阵脚之后,骑着战马朝中军而来,无论是身份地位或者是战功来说,李乔都远在两人之上。

    “拜见郡王殿下。”种师道和王寅两人相互望了一眼,这两人从来没有见过面,但不妨碍两人之间的配合,大家都是大唐的将军,就必须要团结一致。

    “两位将军不必多礼,在这里,只有大将军,没有郡王殿下。”李乔还了一礼,看着种师道说道:“种相公,这一仗怎么打,得有个说法,陛下已经击败了岳飞,现在正陈兵乌龙岭,准备让我们快速赶到乌龙岭,兵困岳飞,刘光世的兵马必须快速解决。你乃是沙场老将,这一仗,就由老将军来指挥吧!”

    “王爷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末将岂敢越权。”种师道连连摇头说道。王寅也连连点头,李乔在大唐名声可是响的很,北伐、西征、南征巴蜀都有他的名字。

    “冲锋陷阵,本王的儿郎们不会在乎谁的,但面前的这场战争想要胜的完美,就需要借助老将军之力了,敌人背水而战,若是强行进攻,恐怕我们会死伤无数,这是不划算的买卖。”李乔摇摇头,他手下的将士不畏虎狼,作战凶猛,但也不是做无谓的牺牲,尤其是眼下。

    “既然如此,末将就斗胆接过指挥权了。”种师道也不客气,阵地战需要的是经验,尤其是像种师道这样的科班出身的人,他笑呵呵的说道:“敌人背水而战,存必死之心,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了,这个时候我们要是强行进攻,虽然能击败敌人,但死伤肯定不少,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断的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逼迫他们进攻,用阵势磨灭他们的勇气。郡王殿下,末将可知道你手下有三千人的重甲骑兵呢!这些人在关键的时候,就是击溃敌人的最锋利的武器。”

    “还是老种相公厉害。”李乔深深的看了种师道一眼,正面击溃敌人肯定是可以的,这些兵马足以堆死敌人,但绝对不会像种师道这样做的风轻云淡。他已经冲锋的利用到大唐军队强大的纪律,整齐划一,歼灭敌人,而且还有骑兵压阵,足以摧毁敌人的一切。

    “末将托大,坐镇中军,郡王殿下和王将军分镇左右,武松将军英勇,率领骑兵冲锋陷阵。”种师道很快开始排兵布阵,他指着远处的刘光世说道:“圆月阵,压上去,歼灭敌人。”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