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6章 安忍不动
    陈凌随后说道:“不过明天我就没时间去见小凌了,我七点的飞机要去洛杉矶一趟。”

    厉若兰便微微不满的说道:“又要去那边见那位娇妻啊?”

    陈凌一呆,他随后一笑,说道:“是正经事儿。”

    厉若兰话一出口,也就知道自己失言了。这话是真不该说的。当下她也就自是不提这一茬了。

    这一顿饭吃的总体还是很愉快的。吃过饭后,陈凌开着厉若兰的那辆保时捷去酒店。

    开车的路上,轩正浩打来了电话。他说道:“门主,我们这边已经和无花公子那边联系上了。我让孙俊宁和无花通话了一次。”

    陈凌便来了兴趣,他说道:“无花那边怎么说?”他在开车,厉若兰将电话放到他的耳边。

    虽然保时捷里有车载电话,但陈凌的手机并没有接通保时捷的蓝牙。

    轩正浩淡淡说道:“他说他会杀了你。”

    陈凌呵呵一笑,说道:“那就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轩正浩说道:“额,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那就是,落雪来了香港。我琢磨着,无花是想让落雪来杀你。”

    陈凌不由一怔,道:“落雪什么时候来的?”

    轩正浩说道:“估计已经在你附近了。”

    陈凌道:“我靠,你不早说?”

    轩正浩说道:“区区落雪,焉能杀你。我现在跟你说,也不算迟。”

    陈凌不由奇怪,说道:“那就这奇怪了。无花怎么尽干些蠢事,他应该知道,落雪是杀不了我的。那他派落雪来干嘛?”

    轩正浩说道:“无花不是傻子,他派落雪来的主要目的不是杀你。因为,落雪在我还没和无花打电话时就过来了。也就是说,无花真正杀你的杀招还没出手。”

    “那落雪这一步棋是……?”

    轩正浩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他顿了顿,说道:“第一,落雪是黑暗议会的首脑,如果落雪被你杀了。那么无花会更好的掌控黑暗议会。第二,无花想要试探落雪的忠心。你和落雪之间的战斗到底会是什么样,不止是无花很期待,其实我也很期待。”

    “你这家伙,你就成天玩我吧。要是哪天,哥真被你给玩死了,你就哭去吧。”陈凌没好气的说道。

    轩正浩说道:“你是玩不死的。”

    陈凌气的挂了电话。

    厉若兰马上问陈凌,道:“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凌自然不想厉若兰担心,他笑笑,说道:“没事,是一个故人要来。”

    厉若兰马上道:“那我要不要回避?”

    “当然不用!”陈凌这时候怎么可能让厉若兰走开。一旦厉若兰走开,万一落雪抓了厉若兰来威胁自己怎么办?

    轩正浩把所有人都保护起来了,但是厉若兰跟自己一起,他是不会来设防的。

    再则,厉若兰其实一直都很隐秘。外人很少知道她和陈凌的关系。所以厉若兰也一直都很安全。没人会想到,能够用厉若兰来威胁陈凌。

    事实上,抓人质威胁像陈凌这样的人也很不现实。人家一代枭雄,难道你抓他一个家人和爱人,他就把脖子伸出来给你杀?

    如果你真这么想,那只能说你玛丽苏电视剧看多了。

    厉若兰见陈凌一点都不避嫌自己,她不由心下甜蜜。

    陈凌心神入定,很快,他就感觉到暗处的确是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自己。

    陈凌不由觉得好险,幸好是正浩提醒了自己。不然待会和厉若兰快活的时候,那落雪突然闯进来。这特么得多尴尬啊!

    也就是像落雪这样的绝顶高手跟踪陈凌,才会让陈凌无法察觉。

    倒不是陈凌大意,像落雪这种高手的剑势,除非陈凌真是特别注意,如此才能发现一丝的不和谐。

    陈凌特意的将车子开往西郊。

    一路过去,最后到了一条颇为偏僻的道路上,

    这里白天还是有车来车往。但晚上基本就没有车了。

    陈凌对厉若兰说道:“你就待在车里,别出来。”

    厉若兰知道事态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她点点头。虽然知道会有强敌前来,但有陈凌在,厉若兰还是觉得很安心。既安心,又刺激的感觉。

    “嗯!”厉若兰应了一声。

    陈凌当下便打开车门下车。他穿的是白色的衬衫,短寸头。

    这几年过去,陈凌的容貌并没有什么变化。变化的是他的气质。

    以前的陈凌锋芒毕露,杀戮深重。现在的陈凌却是举重若轻,让人根本摸不透深浅。

    面对前方的黑暗,陈凌淡淡说道:“落雪先生,既然已经来了,为什么不出来一见呢?”

    他话音一落,那边果然就传来了脚步声。

    陈凌看了过去,三十米外出现一个着黑衣的青年。

    这个黑衣青年脸蛋绝美到了妖孽的地步,不正是落雪吗?

    落雪缓步而来,他看似走的很慢。但几步之间就来到了陈凌的面前。

    陈凌凝视向落雪,落雪也看向陈凌。

    陈凌发现落雪与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不是容貌上的,而是气质上的。以前的落雪美如漫画里的少年郎。他是飘逸不羁的,是可以和梵迪修斯并驾齐驱的绝顶高手。

    那时候,陈凌面对落雪就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但如今,一切都已经时移世易,沧海桑田了。

    陈凌看不透落雪的修为。就像落雪眼下也看不透陈凌的修为。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已经是肉眼难以分辨其修为了。

    “落雪先生,我实在没有想到,咱们再次见面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好像是一起围杀梵迪修斯。那时候,咱们两人还是盟友,没想到这几年过去,再相见,你却是要来杀我的。”陈凌徐徐说道。

    落雪的眼神复杂到了极点,他幽幽一叹,说道:“陈凌,我的确没想到,三年的时间,你的修为居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你果然是一个很可怕的敌人。”

    陈凌说道:“落雪先生,我从孙俊宁哪儿知道,你似乎是被无花公子给控制住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落雪眼神黯然下去,说道:“是与不是,都没有什么关系了。”他顿了顿,说道:“重要的是,我今天必须杀了你。”

    陈凌淡淡说道:“你觉得,你有可能杀了我吗?在香港,在我的地盘上?”

    落雪说道:“我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他的话音里带着一丝落寞和苍凉。更有一种无奈。

    随后,他又说道:“无花公子身上有许多秘密是你所不知道的。陈凌,不可否认你成长的很快。但是,今日你不是我对手。我倒是很好奇,你这位气运中的王者,今日到底会不会死?如果不会死,那又会是出现什么样的奇迹?”

    “哈哈……”陈凌忽然大笑起来。他笑完之后,脸色一寒,说道:“落雪啊落雪,我实在不知道你是跟无花学了什么样的妖术,所以你才敢在我面前如此大言不惭。就算是三年前,你都没有本事杀我。更何况是现在?”

    “今时不同往日!”落雪淡淡说道。

    陈凌说道:“那好,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那保时捷里,厉若兰听着两人的谈话,她这才终于真正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很显然,这是两大绝顶高手的巅峰对决。她不由自主的为陈凌但新起来。陈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就如渊岳一般。安稳不动如大地!

    落雪的眼眸低垂,但很快,他就出手了。他是一等一的高人,自然不会跟陈凌对峙着等待先机。因为,这是永远也等不到的。

    高手打架就像有钱人办事,说办就办,犹豫个屁!

    这一刹那,落雪身形一动。

    陈凌只见他肩膀微微一沉,随后自己的眼前就出现了一道残影。

    当真是犹如瞬间移动一般。刹那之间就到了陈凌的面前,随后一记炮拳朝陈凌的胸口轰杀而来。

    这炮拳的威力,真是堪比火箭筒发出的火箭弹了,凝而不散,聚而不发。但一旦轰中,那就会爆发出强悍无匹的杀伤力来。

    厉若兰在一旁不由看得呆住了,因为她根本看不清。但她却感受到了其中的森罗杀意!

    陈凌并没有直接对落雪施展出大杀招,他想要看看落雪到底有什么底牌。所在这一刹那,他却是施展出一招窝心拳来。

    一招窝心拳,同时虚退一步!

    他稳稳的握住了落雪的炮拳,让这炮拳之威根本施展不出来。

    落雪抬头,眼中精光闪过。他接着一爪抓向了陈凌的腹部。

    陈凌另一手下抓,又精准的叉向了落雪的手脉!

    这当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了!

    当初陈凌面对落雪毫无还手之力,如今陈凌却可稳稳压住落雪,毫不费力!

    落雪便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光凭武道上的比拼,自己不管怎样,都是很难胜过陈凌了。

    这陈凌如今的武道修为已经是绝对的返璞归真了。而且,他的打法可说天下第一,那么,光凭武道上的修为,自己今天没有一点希望。

    当下,落雪双手一震,身子立刻倒退出去。

    陈凌并不阻拦,只是冷淡的看着落雪。

    落雪也看向了陈凌。

    沧海桑田,这一瞬,落雪的心情是复杂的。

    “故人相见,本该是高兴的事情。”陈凌说道:“落雪,往日你,你我也曾合作过。今日我不想杀你,你走吧!”

    落雪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他随后苦笑一声,说道:“华夏有句老话,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一向自诩人中之龙,天之骄子。但到了今天,我不得不承认,在这场气运面前,我不过是配角,你才是主角!”

    陈凌微微一叹,并不说话。

    落雪说道:“但今天,我不得不出手。因为我已经没有了后退路!”他顿了顿,说道:“若是今日我死在你手上,我希望有一天,你能亲手帮我杀了无花,也算是替我报仇!”

    陈凌凝视落雪半晌,随后说道:“好,我答应你!”

    落雪忽然哈哈大笑,道:“好,痛快!”

    他说完之后,眼中精芒爆闪,再次对陈凌发动了攻击。

    一瞬间,拳影漫天!

    道道拳影都散发出了凌厉的拳风!

    “这是什么拳法,如此古怪?”陈凌眼睛微微眯起。

    便在这时,漫天拳影中,一只拳头如怪兽的爪子突然钻了出来,非常突兀的出现在陈凌的胸口。

    这爪子出现的太诡异了,就像是瞬间移动了一半!

    “原来如此!”陈凌立刻明白了。

    落雪以拳风震破空间规则,接着以最快的速度穿梭虚空。

    这是以假乱真!

    虽然只能穿梭非常短的距离,但这一瞬的确是非常的让人猝不及防。

    就算是陈凌,他也是吃了一惊。那爪子已经直接抓破了他的衣衫,触到他的皮肤。

    不过陈凌的反应实在是太快了,这一瞬,他全身一惊,迅速退了出去。

    但落雪那边,拳影继续弥漫。

    拳风震破规则!

    随后,那只爪子再次从陈凌的腰侧抓击过来。陈凌心头惊出一身冷汗,他身子一晃,连续猛退出十来米。

    这一下,落雪终于跟不上陈凌的速度了。

    他停了下来。

    场中,落雪的脸色已经显得苍白无比了。

    连续的施展这种高强度的拳术,就算是他的身体也很难吃得消。

    “陈凌,这拳法叫做虚影九重天。乃是无花的看家本领,当初我就是败在这门拳法上。我如今只能施展十秒钟!但无花的体力与我们大千世界的人不同,他可以连续施展十分钟!十分钟内,空间任意穿梭。而且他手上还有一口血魔刀,锋利无比!那血魔刀上有剧毒,沾上立刻就死。所以你若对上无花,必须万分小心!”

    落雪顿了顿,说道:“刚才若是我手中有无花的血魔刀,此刻你已经死了。”

    陈凌点点头,他说道:“谢谢你的提醒。”

    落雪说道:“好,咱们接下来继续。”

    “你还能打?”陈凌问道。

    落雪惨然一笑,说道:“只要我还活着,那就能打。”他说完之后,手中突然出现一道符咒。

    这符咒乃是通体黄色。

    “此符咒叫做震天印!”落雪说道:“里面有中央世界里面的大神通者,用至高拳术打出了这招震天印!这种符咒,无花一共有一百道,一旦发出,厉害无穷。而且可以在极近的距离内,出其不意的发出。如我与你以擒拿手对战,突然施展符咒,你必死无疑!”

    “可你为什么不这么做?”陈凌沉声问落雪。

    落雪说道:“我来之前的确是想杀了你。但我刚才与你对视,我突然有种天命之感。天命不在我,而在于你。既然如此,我唯有认命。”

    陈凌充分的感受到了此刻落雪心中的落寞与凄凉,他心中生出了不忍,说道:“就算是无花控制了你,但是你也不用灰心,我可以带你去找我的军师轩正浩,他手持魔典,知天下事。我相信他会有办法来帮你摆脱无花的控制!”

    落雪淡淡一笑,他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我心领了。我知道如果这天下还有一人能解无花的精神烙印,那就只有轩正浩先生,但我不能去。”

    “为什么?”陈凌万分不解。

    落雪说道:“无花对我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若我真的去解除了烙印,投靠了你。他会对我议会里的那些兄弟大肆屠杀。而我若是死了,那就不同了。他会将他们收为己用!”

    陈凌心中一凛。这个道理,他是懂的。如果落雪活着,黑暗议会在无花身边,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如果落雪死了,无花就可以悲痛落雪之死。欺瞒那些黑暗议会的人,甚至打出为落雪报仇的口号等等。落雪死了,无花可以做很多文章。

    落雪不死,无花就会很头疼,他所做一切都可能会被落雪拆穿。

    陈凌沉默下去了。

    “这真是你的选择?”陈凌随后问落雪,又道:“你真的想好了?”

    这两句话,看似简单,但实际上是意味深长。

    陈凌不需要多说,落雪却懂陈凌的意思。

    因为他们都已经站在了这个高度上,所以一切都不必多说。

    选择的意思就是,你选择为了手下牺牲自己,你觉得值吗?

    大人物成大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只要人不死,就有机会重来。

    修为到了落雪这个地步,太不容易了。一旦死去,那就代表从此什么都没有了,连灵魂都没有,就这样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这对修道人来说,是非常残酷的。所以许多大神通者面临死亡的时候,反而没有寻常人那般洒脱。

    “命不在我!”落雪沉声道:“没什么好说的。”他顿了顿,眼中闪过厉光,道:“你接招吧,接我震天印!”他说完之后,手一扬,接着一滴鲜血点在了震天印上。

    那符咒接触到了落雪的鲜血,瞬间爆发出无穷光芒来。

    金色的光芒刹那之间,耀眼到了极点……兵王传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