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2章 振聋发聩
    陈凌心中感动,他让陈思在他身边坐下。然后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柔夷。

    印象里的陈思一直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姑娘,但现在,她已经出落得这般美丽动人了。对于陈思,陈凌的感情是最复杂的。他从陈思小的时候就照顾她,然后看着她一天天长大。

    严格上来说,陈凌在陈思的心里一直都是担当者父亲的角色。

    “哥,我去把倾城姐喊出来,咱们出去逛逛好不好?”陈思忽然说道。

    陈凌心中一动,他想到了在静海的那年,那年下着雪,爷爷还在。自己和倾城初相识,那时候,他和陈思还有叶倾城就是在那冬天的夜里吃着烧烤,喝着啤酒,好不惬意。

    那是一种青春的记忆和张扬!

    本以为,还在青春之中。一转眼,却已经沧海桑田。陈凌看了眼陈思,他看到她的脸上是满脸的期盼,当下他就说道:“好!”

    陈思便欢快的去了叶倾城的卧室。

    不一会后,陈思和叶倾城一起出来了。叶倾城穿着蓝色的仙女群,带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

    她来到了陈凌的面前。

    陈凌很自然的牵住了她的柔夷,同时笑道:“以前咱们的叶大小姐可是喜欢穿短皮裙的,现在风格变了啊!”

    叶倾城白了陈凌一眼,她却是没多说什么。

    随后,陈凌就和陈思,叶倾城出了海边别墅。

    别墅外面的车很多。

    陈凌要出去的时候,大楚门的成员下意识的想跟着保护。陈凌对那名成员一笑,说道:“今天她们不用你们保护了。有我呢。”

    那成员知道门主是位深不可测的宗师,见门主如此说,便也就不再坚持了。

    开着一辆甲壳虫出了别墅。这次是由陈思开的,她在这几年里总算学会了驾照。

    陈凌和叶倾城坐在后面。

    叶倾城显得有些沉默。陈凌紧紧的搂住叶倾城的腰肢,他也没说话。

    陈凌懂叶倾城的心思,也知道她有她的苦。

    叶倾城也懂陈凌此刻的心思。所以一时之间,两人相对无言。

    叶倾城摆了一个舒服惬意的姿势躺在了陈凌的怀里。陈凌的思绪穿山越岭,他想起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第一次叶倾城,她是那样的惊艳而清冷。

    那是跟学校有关的记忆。也真正的标志着陈凌也曾青春过。那时候的一切都是干净的,不带着任何的功利心。

    他又想到了许多,在被张美监视的别墅里,两人的偷偷相见。那是非常的甜蜜。

    还有在那个陌生的城市里,叶倾城含泪求他留下,但他执意要去救唐佳怡。

    “会不会太苦了?”陈凌忍不住问怀里的叶倾城。他说道:“我走了这么长的路,不管我经历了什么,但我都知道,最苦的就是你们。”

    叶倾城的眸子如天上最亮的繁星,她定定的看向陈凌。尽管已经结婚这么多年,但叶倾城却一直如少女一般纯净动人。

    她开口说道:“这种日子,虽然苦了一些。但是,心甘情愿。”

    刚刚相见,这种气氛总是让人压抑。叶倾城撑起了身子,她转换话题说道:“不如你跟我们说说,你这次去了三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吧?”

    陈凌便将地狱之门的一切事情简单的说了说,关于那些风流韵事,他自然是只字不提的。

    叶倾城与陈思听了陈凌说的这些传奇精彩,也是忍不住目瞪口呆。

    这一晚,到最后,三人并没有回海边别墅。而是在外面吃了一顿烧烤之后,接着就入住酒店了。陈思住了一间,陈凌与叶倾城住了一间。

    在酒店的房间里,床上,陈凌与叶倾城热情燃烧了三次之后。叶倾城躺在了陈凌的怀里。

    卧室的灯已关闭,房间里一片静谧!

    叶倾城躺在了陈凌的怀里。

    她很享受这一刻,因为这一刻,陈凌是完全属于她的。

    “倾城,我有时候静下心来想想,真的希望在我和你的生命力可以不要有那么多的人和事。就我和你,就我们两人在静海,还有陈思。不要有后面这么多的事情。这样,你一定会快乐很多。”

    “但那样,你会快乐吗?”叶倾城心下微微感动。到了今时今日,陈凌还能这么想,她不能不感动。

    陈凌点头,说道:“我当然也会快乐。在我的人生里,能够有你做我的妻子,这是我最大的福分。我不敢有其他的奢求!”

    叶倾城吻上了陈凌的唇,她说道:“以前的确怨过你,怪过你。但是这些年来,我也经历了许多,看到了许多。尘姐没事的时候也跟我解释了很多。还有丽妃她们,许舒她们总是会觉得对不起我。那么多的身不由己,我也都明白。既然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也知道你没有了回头路。”

    她顿了顿,说道:“小倾出事的那一天,我一直都在一边看着。你那么绝望,痛苦是因为你从来对我们都没有半分的虚情假意。”

    陈凌的心头颤抖了一下。

    “小倾!”陈凌喃喃念了一声,说道:“我最心疼的人,是你。但我这辈子最亏欠的是小倾。只要我多小心一些,多在意她一些,也许她就不会出事。她的思想很简单,在她的生命里除了她的狼爸,然后就是我。如果不是小倾,我不知道我已经死了多少次。”

    叶倾城紧紧的抱住了陈凌。

    尽管隔了那么久,但现在想起小倾来,陈凌还是感到痛苦和遗憾。那种遗憾,是不管怎么排山倒海都挥之不散的。

    一念之间,天人永隔!

    “对了,你爸他们现在还好吗?”陈凌问叶倾城。

    叶倾城柔柔一笑,说道:“老爸和静姨现在周游四海,乐不思蜀。他们还带着孩子一起呢,说起来我都没见过我那个未谋面的弟弟。”

    陈凌说道:“他们一直都没来过香港吗?”

    “没有!”叶倾城说道。

    陈凌心里也清楚,叶东他们不好来香港。香港太复杂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陈凌的这些妻子们。

    再则现在叶东已经置身事外了,没有人会去想到叶东。所以,他们在国外游玩,这是最好的结果。

    “这几年还好吧?”陈凌又问叶倾城。他知道光问陈思是问不出来的。

    叶倾城说道:“在这边报了个大学,又开始读大学去了。她喜欢校园生活!”

    陈凌马上问道:“那有没有谈朋友?”

    “没有!”叶倾城说道:“经过了这些事情,她的阅历和普通人都不同。所以,她并没有很好的融入进去。”她顿了顿,说道:“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我相信,会有属于的缘分等着她的。缘分一到,自然就水到渠成。”

    陈凌一笑,说道:“希望如此吧!”

    这一夜安稳度过。

    轩正浩等人虽然都很想很陈凌迫切的谈上一谈,说一说最新的情况。但是沈出尘阻止了轩正浩,她说道:“咱们三年都等了,也不急在这一时。给他一点时间和家人好好团聚吧!”

    所以,陈凌在这三天里过的很安稳。他和欧阳丽妃一起去看了一趟欧阳老爷子。又和许舒还有妙佳以及许彤一起在香港的维多利亚港游玩了一天。

    三天之后,轩正浩终于给陈凌打来了电话。

    “门主,你的假期是不是该结束了?这么大一堆烂摊子,还得你来解决啊!”轩正浩直接说道。

    陈凌呵呵一笑,说道:“有你在主持的大局,怎么可能是烂摊子啊!”

    轩正浩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我再厉害,那都不及你。这个不是我谦虚,我是能力厉害,而你是大楚门的精神!没有精神的大楚门,其实是不堪一击的。所以,就算你不在,我想谋朝篡位都没这个本事!”陈凌最终还是要迅速回到工作岗位上去。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去地狱之门的时候,血液全部转化为纯阴之气。如今到了大千世界里,自然而然又成为了纯阳的阳刚之勇。

    这天中午,在大楚门的总部,一场门内会议召开。大楚门的成员全部参加,包括商业部门的高层也到了。

    这当真是齐齐聚集一堂。

    陈凌在万众瞩目中,穿着经典的白色衬衫,理着寸头坐在了主席台上。

    陈凌看着台下熟悉的面孔,他的眼眶不禁湿润。

    海青璇也来了,朵拉绮雯,凌飞扬,归虚道长,剑皇李暹,严凝霜,还有属于天纵军事学校那边的人,以及段鸿飞这些人都到了。

    这一群人都是清一色的猛人,个个放到社会上,都是能搅起一番风雨的人。

    另外,狼族的战士。还有属于岛国那边之前俘虏的两个长老,以及在埃及那边收服的毒王古鲁斯全部都在。

    场中黑压压的接近六百人。

    这六百人的力量可以将一个小国家灭国,也可以将任何国家搅得天翻地覆!

    这些都是属于陈凌得私人武装力量。

    在他们的眼里,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国家,只有大楚门,只有陈凌。

    不知不觉中,陈凌发现自己真的已经从一无所有成长到了如今这般参天大树的地步了。

    这一步步走来,不知道死了多少战士,他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

    但不管怎样,这一刻,陈凌是那样的丰神俊朗,他就站在了主席台上。

    全场是可怕的肃穆!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凝聚力。

    “门主,您说两句吧。”轩正浩在陈凌旁边轻声说道。他顿了顿,道:“大家伙都等着您开口呢。”

    众人的确全部都看向了陈凌。

    陈凌呆了一呆。

    这时候,沈出尘和轩正浩是站在他身后的。

    陈凌本来是有很多话想说的,那是许许多多激励人心的套话。但此刻,却是有些说不出。

    好半晌后,他才终于开口。

    “在场的,大家都喊我一声门主。但我想说的是,其实你们都是我陈凌的生死伙伴。我很感谢,也很感激大家能一路陪着我。陪着我在这条艰难的路上走下去。我刚才看了看,下面的人中,很多很多都是跟我并肩作战过的。我很庆幸,你们还能站在这儿。因为我也很难过,有许多伙伴已经长眠于地下了。”

    他顿了顿,又说道:“创立大楚门,我并未有任何的野心。直到现在,我也仅仅只是想我和我的家人能好好的活着。为了这个简单的梦想,我把大家拖上了我的战船。为此,我向大家说一声抱歉!”

    陈凌在这里鞠了一个躬。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心中最多,也最有感触的就是两个字。敬畏!天地太大,我们太渺小,我们活着,应该对任何渺小或伟大的事物心存敬畏。”

    “到了如今,大楚门应该也能称之为会党了。在历史上,没有那个会党有过好的下场。我不敢奢望大楚门能成为例外。但是,我希望大楚门的成员是以大楚门为豪的,我希望,就算将来咱们老了,或是死了,但都可以说一声,我这一生问心无愧!”

    “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谢谢大家!”陈凌最后说道。

    这一番话说话完之后,全场寂静。

    这一番话,足以让人深思。

    同时,这一番话也传到了高层的耳里。

    虽然陈凌已经取得了高层的信任,但这并不代表高层就完全放任不管了。

    如果这一次,陈凌是鼓动会众,群情鼓舞。那会让高层担心。但如今,众人只能从陈凌的话中体会到残酷,萧瑟,敬畏几个字眼。

    陈凌说这番话,并不是要故意说给任何人听。他早已不在乎他人的看法和目光。

    经过了这三年的磨砺,沈出尘这群人终于察觉到了陈凌实实在在的变化。

    那就是,陈凌的杀伐之心没有那么强烈了。

    他没有以前那样的锋利了,他开始学会收缩自己的锋芒。但这并不代表陈凌就是没有了牙齿的老虎。

    而是陈凌现在的格局更加的大了,他变得更加的沉稳。

    这是一个大枭雄成长的必要路程。

    会议完毕之后,大楚门在维多利亚大酒店开席一百桌。这是内部的会议!

    也是盛大的晚会!

    晚上,维多利亚大酒店的宴会厅里灯火辉煌,那水晶灯就像一座小山一般,散发出耀眼的光彩。

    这一晚,陈凌的家人也全部出席了。

    她们见证了陈凌的辉煌。

    她们无法不为陈凌感到骄傲。自己的夫君,白手起家能够拥有这样大的家业和成就,这已经相当于古时候的开国之君了。

    陈凌的家人坐了一桌。

    陈凌则在酒席中穿梭,最后,他来到了沈出尘与轩正浩的这一桌。

    桌上还有朵拉绮雯,剑皇李暹,还有归墟道长,凌飞扬以及陈凌的徒弟严凝霜。

    严凝霜如今修为已经到了混元巅峰,三年的磨练,她的进步堪称神速。

    而且,严凝霜出落得越发格外娇艳美丽了。她穿着黑色的牛仔裤,黑色t恤,显得格外的干练和英气。

    陈凌坐下,他朝众人一笑。随后向轩正浩担忧的说道:“今天咱们搞这么大的动静,防守会不会出问题?可别让人趁乱而入了?”

    轩正浩微微一笑,说道:“你的家人都在这边,我想没人能在这种阵容下来伤害你的家人吧?”

    “那会不会有人趁乱潜伏进来?”陈凌继续问。

    沈出尘微微一笑,说道:“这个你放心,正浩如今也已经今非昔比,他有他的手段。任何心怀不轨的人闯入进来,都逃不开他的法眼。”

    轩正浩说道:“不过今天,咱们的宴会上的确会出现一些小麻烦。在我的算计中,只是小麻烦,所以,这场宴会,我觉得还是要继续开下去。”

    陈凌在轩正浩如此笃定,他的心也就放了下去。

    “师父,你就放轻松吧。”严凝霜嘻嘻一笑,她说道:“不过师父,你这一走三年,功夫有没有落下啊?徒儿不才,想跟师父你过上几招呢?”

    严凝霜这一开口,气氛也就轻松起来了。

    周围的人也都想看好戏,包括邻桌的人都围了来。大家嘻嘻哈哈的起哄起来。

    凌飞扬也笑着说道:“是啊,陈兄,以前咱们也是旗鼓相当。这三年我多有突破,待会也想向你讨教几招!”

    李暹在一边喝酒,不插话。

    归虚道长哈哈一笑,说道:“你们这群人,只当你们在进步,我门主兄弟就原地踏步吗?”

    沈出尘在一旁笑吟吟的,她也很想看看小弟如今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欧阳丽妃她们离此处也很近,当下,欧阳丽妃抱了儿子也围了过来。

    陈思还有叶倾城,许舒她们都饶有兴趣的围了过来。大家很自觉的给这些女主人们让开了位置。

    陈凌见大家兴致高,他也不由一笑,向严凝霜说道:“好,我三年没教你,今天也想看看你到底练得怎么样了。来,我坐在这里,只要你能让我移动一步,便算你赢!”

    严凝霜立刻老不服气了,说道:“靠,师父,你这牛皮吹大了吧。”

    “你动手不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吹牛皮了?”陈凌一笑。

    严凝霜当下便凝下心神,她也不敢托大。这个师父在她心中是巍峨大山一般的存在。

    随后,严凝霜轻喝一声,突然一脚迅速勾向陈凌所坐的椅子。

    她出手快如雷霆,鬼魅无踪。旁人看了也不由称赞一声好功夫!

    而且,严凝霜攻击的不是陈凌的人,而是椅子。如果陈凌动了,那就是陈凌输了。毕竟陈凌的话说在了前面。

    不过就在这时,诡异一幕出现。严凝霜出手毫无征兆,一勾之下却如勾到了铜墙铁壁。

    陈凌的脚居然先一步挡在了椅子腿的前面。

    严凝霜稍一运劲,便觉脚上犹如针扎疼痛。

    这便是陈凌的修为到了神行机圆,无所不在,无所不融的地步。不管对方什么招式,什么企图都难逃他的法眼。兵王传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