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灭国之战(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呜、呜呜、呜呜……”七月二十九日,卯时末牌,天虽已大亮,然则太阳却尚未升起,晨雾轻薄如纱,江面上,一群群早起的鸟儿在欢快地盘旋鸣唱着,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祥和,只是这等祥和注定无法保持多久,随着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突然暴响不已间,幽州军水陆大寨的两扇营门已是轰然洞开,旋即便见路涛一马当先地从营门中行出,后头跟着大批携带了各种攻城器具的幽州步骑,浩浩荡荡地便向四里开外处的国内城

    逼近了过去。

    “汉狗来了,汉狗大军杀来了……”幽州军大举出营的动静是如此之大,城头上的轮值岗哨们当即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告急的呼喝声与凄厉的号角声顿时便狂响成了一片,大批枕戈待旦的守军将士飞速地便冲出了藏兵洞,乱哄哄地冲上了

    城头。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幽州军将士们根本没在意城中的骚乱,始终不紧不慢地行进着,直到离瓮城不到两百三十步之距时,方才见路涛一扬手,就此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中,六千步军、两千水师官兵以及

    一千骑军飞速地向两翼拉开,一炷半香之后,一座森严的攻击阵型已然屹立在了城前的平地上。

    “末将参见陛下!”瓮城的城门楼前,南城门守将高如松正自紧张地观望着幽州军的大阵,冷不丁听得身后突然起了一阵骚乱,高如松登时气急,霍然一回首,张口便欲呵斥上一通,却不曾想骂人的话尚未脱口而出,就见一

    身帝王服饰的高位宫已在一群大臣们的簇拥下,昂然从梯道处行了上来,一见及此,高如松哪敢有丝毫的耽搁,赶忙疾步便抢上了前去,恭谨万分地大礼参拜不迭。

    “爱卿平身。”高位宫很是和煦地虚抬了下手,示意高如松免礼,而后方才环视了下已然围聚了过来的城头将领们,紧着便拱手作了个团团揖,满面诚恳之色地开口道:“我高句丽之存亡就靠诸公拼死杀贼了,朕虽无上阵

    杀敌之能,然,却绝不逃避,朕便在此处与诸公共进退,为了我高句丽之国祚存续,朕拜托诸公了。”

    “陛下!”

    “陛下放心,我等自当拼死杀贼,断不叫汉狗猖獗了去!”

    “陛下,我等自当与城共存亡!”

    ……

    这一见高位宫以一国之尊如此表态,城头守军将士们顿时便都被感动得个热泪盈眶,表忠之声当即便狂乱地响成了一片。

    “陛下,贼军攻城在即,此处危殆,您还是……”守军将士们倒是慷慨激昂了,可高如松却是急红了眼,无他,真若是高位宫在城头上有丁点的闪失,己方怕就要不战自溃了的,有鉴于此,他可就顾不得合适不合适了,紧着便抢上了前去,满脸求肯之色

    地进谏了一番。

    “爱卿不必多言,朕哪都不去,朕就在此处,且看我高句丽儿郎们如何勇挫汉贼!”

    不等高如松将话说完,高位宫便已是满脸坚毅之色地一摆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个决断。

    “陛下英明,只是您之安危便是国之安危,末将恳请您先下城暂避,末将等定当拼死杀贼!”

    高位宫这般表态一出,城头上的守军将士们顿时便全都激动地山呼起了万岁来,可高如松却是被急得眼珠子都泛了红,哪敢真让高位宫在此碍手碍脚,偏偏又不能实话实说,只能是无奈地又进谏了一番。

    “陛下,高将军所言甚是,还请陛下暂且下城一避。”

    “陛下,流矢无眼,倘若有个万一,叫臣等如何是好啊。”

    “陛下,还请您三思啊。”

    ……

    有了高如松的再三进谏,跟在高位宫身后的众大臣们这才紧着齐齐发声附和上了一通,然则高位宫似乎并不打算纳谏,满脸不悦状地便皱紧了眉头。

    “陛下,您之大义,臣等皆感佩在心,然,此处终归是战地,有您在,臣等皆难安于心,还请陛下且到后城门处观敌了阵,如此,即可就近指挥,又可观我将士奋勇杀贼,岂不两便?”

    见得高位宫如此神态,大对卢高书启赶忙便给出了个折衷的方案。

    “嗯,如此也好,城防就拜托诸公了,朕便在后城门处为诸公呐喊助威了。”高位宫如此这般地惺惺作态不已,并非是真要与众将士们同生共死,左右不过只是种激励士气的手段罢了,而今有了高书启递过来的台阶,他自是不会再固持己见,但见其假作为难状地略一沉吟,最终还

    是勉强地同意了高书启的主张,丢下句场面话之后,便即领着一众大臣们沿着横墙去了后城门楼处。

    “将军快看!”幽州军的大阵早已准备完毕,然则路涛却并未急着下令攻城,就这么率部在城外静静地列阵而立着,明显是有所等待,这一等就足足等了近一个时辰,巳时一刻,通沟平原的西北方向上突然扬起了一大股

    的烟尘,自有一名负责了望的亲卫紧着便开口提醒了路涛一句道。

    “传令下去:右翼步军即刻转向东南,骑军跟上,小心警戒!”尽管昨夜便已得了信使的紧急通报,闻知了龙岗山大捷的消息,也确知马超所部骑军正自昼夜兼程赶来,然则此际到底是战时,路涛自是不敢有丝毫的侥幸心思,只往烟尘起处看了一眼之后,紧着便下了

    道将令,旋即便听中军处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中,原本一字排开的幽州军大阵就此开始了调整。

    “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太好了,我们有救了!”

    ……在幽州军发现远处地平线上的滚滚烟尘之际,城头上的高句丽守军同样也瞧了个分明,下意识地便以为是高树心所部来援,刹那间,城头上的欢呼声便已是暴响成了一片,只不过这等欢呼声并未能持续太久,随着一面迎风招展的铁血大旗在滚滚烟尘中急速而来,城头守军将士们顿时便像是被掐住了喉咙的母鸡一般,再也没了一丝的声响,有的只是满腹的不解与茫然之惊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