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五章 龙岗山之战(十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卑鄙的汉狗,可恶,快,擂鼓,全军出击,杀啊!”前番高句丽军大举出击高句丽县之际,便曾在幽州军的燃烧弹轰击下吃过大亏,事后,高树心可是曾派出了些哨探潜回了战场,收集了不少燃烧弹的碎片,试图仿制上一把,可惜哨探们找回来的仅仅只是瓦罐之碎片,高句丽军上下研究来研究去,也没能搞懂内里之蹊跷,仿制一说自是无从谈起,可有一条,高树心却是搞懂了,那便是燃烧弹根本没法防,要想让燃烧弹不起作用,唯一的办法便是跟幽州军

    纠缠在一起,此时此刻,为了掩护长子所部的撤退,高树心怒骂了几句之后,紧着便下达了全军出击之将令。

    “嘿,传令下去:德山所部压住阵脚,孟起点齐一万骑兵姑且不动,待得敌乱后,再行突击,不必理会残敌,只管穿阵而过,追击先逃之敌,其余各部都有了,跟我来,出击,杀贼,杀贼,杀贼!”高树心的想法倒是很美,可惜他明显忘了一条,那便是幽州军目下的兵力可是其三倍还多,不仅如此,幽州军更有着强大无比的骑军在——连同新编的鲜卑族骑兵在内,幽州骑军可是足足有着三万之巨,在这等情形下,高句丽军的所谓冲锋,简直与自杀无异,对此,公孙明毫不客气地便报之以冷笑,一连串的命令下达之同时,中军处的鼓号便即狂猛地暴响了起来,刹那间,近七万大军呼啸着便冲出了本

    阵。

    “盾阵稳住,长矛手出枪!”先前出击的三个步兵方阵可不是战斗力偏弱的辽东地方部队,而是从蓟县赶来的幽州军精锐步军,三名带队出击的中郎将也都是百战之将领,哪怕官阶并不甚高,可战阵经验却是极其之丰富,面对着潮水

    般汹涌而来的高句丽大军,三名中郎将不约而同地都采取了稳固防御的磐石战术。

    “噌、噌噌……唰、唰唰……”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三个步兵方阵立马齐齐而动了起来,先是盾刀手们同时伸手拨开了盾与盾勾连处的旋钮,露出了一个个不算大的洞口,紧接着,长枪兵飞速上前一步,将长矛端平了,往那一个个洞

    口里穿将过去,刹那间,盾阵便有若被激怒的刺猬一般,露出了一排排寒光闪闪的枪头。

    “挺枪,攒刺!”

    高句丽军冲得很快,几乎就在幽州军步兵方阵完成调整的同时,便已急速冲到了盾阵之前,然则没等高句丽军真正撞上盾阵,就听三名中郎将同时高声断喝中,一柄柄长矛已然急速地挺刺而出了。

    “噗嗤、噗嗤、噗嗤……”可怜高句丽步兵们冲得实在太猛了些,哪怕已然发现了不对,却已然来不及收脚了,但听密集的着肉声不断暴响中,大批的高句丽步军竟是就此被串在了长矛之上,哪怕有不少高句丽士兵其实已然举起了

    手中的盾牌,试图挡住长矛的攒刺,可惜根本没啥卵用,纵使第一时间勉强挡住了,可随着后续冲来的袍泽之冲撞,那些勉强举盾格挡的高句丽士兵最终还是难逃被枪尖捅穿之下场。

    “老贼,受死!”幽州军的三座盾阵就有若潮水中的磐石一般,任凭正面的高句丽军如何冲突,就是不倒,万般无奈之下,冲锋中的高句丽军不得不紧急规避地从三座盾阵外围向前冲,试图从背后攻击幽州军盾阵柔软的后

    背,遗憾的是近两万的幽州骑军已然高速杀到了,个中又属魏延冲得最快,一马当先地便向着高树心所在之处狂飙了过去。

    “一起上,杀了他!”魏延先前刚经历过一场血战,浑身甲胄上全是淋漓的血迹,奔腾如雷间,杀气浓烈得有若实质一般,饶是高树心也算是久经战阵之老将了,愣是没敢独自与魏延交手,但听其一声嘶吼中,立马便有数名高

    句丽将领一拥而上,试图仗着人多将魏延斩杀当场。

    “一群蟊贼,都给老子死罢!”饶是急冲而来的高句丽将领多达六人,已然杀红了眼的魏延也自怡然不惧,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双臂狂猛地便抡了起来,瞬息间便舞出了数十刀,整个人有若旋风般便冲进了那群高句丽将领之中,这一

    招正是其拿手绝招——天罗地网!

    “铛、铛铛……噗嗤,噗嗤……”魏延的刀势何其之狂猛,哪怕那六名高句丽将领见势不妙都已是急速舞动刀枪了的,可依旧难敌魏延的狂野冲撞,顷刻间,密集的撞击声与着肉声便即暴响成了一片,待得魏延从人群中杀过,六名高句丽

    将领赫然已倒下了四人,另两名被吓坏了的高句丽将领都还没来得及调整一下失衡的心态,大批的幽州铁骑便已如怒涛般杀到了,只一冲,便将那两名傻愣住的高句丽将领彻底淹没了去。

    “狗贼,老夫跟你拼了!”高树心万万没想到魏延居然如此快地便冲过了手下将领们的拦截,待得惊觉不对之际,魏延已若神魔下凡般地杀到了近前,眼瞅着已来不及避让,高树心不得不硬着头皮嘶吼了一声,拍马舞刀便向魏延杀

    了过去。

    “斩!”

    “看刀!”

    ……魏延曾与高树心大战过一回,自是清楚此獠非等闲之辈,又哪肯将先手权交给对方,这一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便即厉声断喝了一嗓子,抡刀便劈,却不曾想高树心打的也是同样的主意,几乎与魏延同

    时发出了一声断喝,同样是一刀狠命地劈杀而出了。

    “铛!”双方的刀势都是快若闪电一般,所不同的是魏延的刀是向左斜劈,而高树心则是向右斜劈,结果么,双方都来不及作出调整,两柄斩马大刀便已是狂猛地撞击在了一起,当即便爆出了一声惊天巨响,火花四溅中,二将的身子皆是不由自主地向后便狂倒了去,竟是平分秋色,谁也不曾占到丝毫的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