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龙岗山之战(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噗……”尽管因着四个儿子的及时拦截,高开禾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躲过了被扎透胸膛之下场,可却并未逃过反震力道的重击,但觉喉头一甜之下,一大口鲜血已是就此狂喷而出,心慌之余,哪敢再在这等险地多加

    逗留,趁着马超收回长枪的空档,脚下重重一踹马腹,整个人平躺在马背上,急速地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一群蟊贼,都给我死!”这一见高开禾已趁乱逃进了乱军之中,马超登时便怒了,待得要追,却又被一拥而上的高家诸子挡住了去路,气急不已间,马超可就不打算留手了,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双臂猛然一振,最强之杀招——“

    天崩地裂”已是狂猛无俦地挥击了出去。

    “噗嗤、噗嗤、噗嗤……”高家诸子虽练有一套六人合击之阵法,可在这等大乱之际,根本无法施展出来,各自为战的情况下,又哪能挡得住马超这等凶戾到了极点的枪河之攻杀,但听密集的着肉声狂响个不停中,冲上前来的六名

    高家儿郎中当场便有五人惨嚎着跌落了马下,唯有一名持枪吊在后头的高家儿郎侥幸躲过了枪河之洗劫。

    “杀,挡我者,死!”见得自家五名兄弟一个照面便被马超杀了个精光,残存的那名高家儿郎顿时便慌了神,哪敢再往前冲,脚下猛地一点马腹,便打算赶紧往斜刺里逃将开去,却不曾想马超马快,座下紫云聪只一声长嘶,便

    已冲到了那名急于逃窜的高家儿郎跟前,旋即便听马超一声怒吼之下,双臂猛然一送,手中的虎头湛金枪便已若霹雳雷霆般暴刺而出,只一击,便将那名高家儿郎串在了枪尖上。

    “扑通!”

    剧痛袭来之下,那名倒霉的高家儿郎顿时便凄厉地惨嚎了起来,然则马超却根本不加理睬,双臂只一甩,便已将其甩得横飞出了丈许之遥,而后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马超奋力斩杀了六名高家儿郎之际,原本紧随在高家父子身后的八百余高句丽骑兵已然杀到了,很快便与相向冲来的千余幽州铁骑正面对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阵惊天巨响,

    人吼马嘶间,双方各有不少骑兵惨嚎着跌落了马下,相较而言,战力明显差了一大截的高句丽骑兵之战损无疑要比幽州军高出了不老少。

    “魏延在此,高老儿哪里逃!”高开禾身已负伤,加之手无寸铁,哪怕明知自家儿郎们正自陷入死战之中,却也愣是没敢回头观望上一下,只顾着拼命打马向前逃窜,却不曾想屋漏偏逢连夜雨——这都还没等其从乱军中冲出呢,魏延已

    然拍马舞刀地杀奔而来了。

    “哎呀!”高开禾可是曾惨败在魏延手下的,别说他此际已手无寸铁,就算长枪尚在手中,他也没胆子再跟魏延见一高下的,见势不妙之下,高开禾赶忙再度重重一踢马腹,混杂在乱军中,急速地便往道旁山林处狂

    冲将过去,显然是打算入林暂避了的。

    “嗖!”战场上实在是太乱了些,饶是魏延都已是奋力左砍右劈了的,可还是没能追上疯狂逃命的高开禾,眼瞅着到了嘴边的肥肉就要这么飞了去,魏延登时便急红了眼,但见其飞快地将斩马大刀往得胜钩上一搁

    ,与此同时,空着的右手急速地一抹腰间,便已将插在箭壶里的铁胎弓取到了手中,瞄着高开禾的背心,便是一箭射将过去。

    “啊……”高开禾光顾着伏鞍而逃,根本就不曾料到魏延胆敢在这等乱军中放箭攻击,待得惊觉不对之际,箭头已从其后背扎入,又从其前胸透了出来,当即便令高开禾疼得狂嚎了起来,哪还能坐得稳马背,但见其

    魁梧的身形晃荡了几下之后,便即一头栽落了马下,再被胡冲乱蹿的两军将士一通子乱踩,很快便成了一滩无可名状的肉泥……为了尽快将主力撤回国内城,在将断后重任交托给了高开禾之后,连夜撤军的高树心一路驱兵狂赶不已,恨不得一口气便飞到国内城去,奈何十数万高句丽军以步卒为主,纵使绝大多数将士早已习惯了山

    路的崎岖,可撤退的速度却依旧快不起来,四个时辰的急行军下来,也不过只走了四十里不到而已,全军上下便已是疲得个够呛,不得已,高树心只得下令全军在龙岗山处暂作休整。

    “报,禀大帅,不好了,高侯爷所部中伏,已兵败身亡,如今汉贼已大举追着我军溃兵急速杀来,距我军后队已不足四里了!”龙岗山位于辉发河边,从上殷台城到国内城的大道沿着山脚下的河谷迤逦向前,有山有水,确是个休整的好所在,然则高句丽军并未能享受上多久,但听马蹄声急中,一骑报马已从西北方向疾驰而来,径

    直赶到了中军处,这一见着高树心的面,就见那名报马已是慌乱地滚鞍下了马背,单膝一点地,惶急不已地便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怎会如此,说,快说!”

    按原本之作战计划,该是高开禾所部伏击追来的幽州军才对,可眼下的结果居然是高开禾所部中了幽州军的伏击,这叫高树心又如何肯信。

    “回大帅的话,据溃兵所言,高侯爷确实伏击了追来的贼军,可在追击残敌时,却反遭贼军之伏击,以致兵败身亡。”

    这一见高树心神色不对,前来禀事的报马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便将事情的经过简略地陈述了一番。

    “可恶,来人,快,吹号,命令各部即刻集结,当道列阵,备战,快备战!”在搞明白了高开禾所部究竟是如何败亡了之后,高树心的眼珠子登时便泛了红,心火大起之余,也自没敢有丝毫的耽搁,紧着便狂呼了一嗓子,刹那间,但听高句丽军中鼓号声暴响不已中,正自散乱地在河边休整的众高句丽将士们登时便全都忙乱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