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三章 攻守易势(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狗敢尔,给我死!”魏延率部奋力杀透了敌阵之后,原本正自准备调头回杀,冷不丁瞧见前方牛贺所部溃败而来,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赶忙定睛一看,立马便发现了正自挥刀狂杀己方溃兵的高树心,眼珠子当即便泛了红,

    厉声嘶吼之余,拍马舞刀便向高树心冲将过去。

    “斩!”

    这一见魏延头盔没了不说,浑身上下还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高树心又哪会将其放在心上,这一纵马冲上了前去,抡臂便是一刀抢先劈了过去。

    “找死!”

    见得高树心出刀如此之随意,魏延登时大怒,一声咆哮之下,双臂狂猛地便是一抡,手中的斩马大刀呼啸着便劈了出去,势大力沉已极,刀锋过处,空气中当即便荡漾出了层层的水状之波纹。

    “铛、铛、铛!”高树心乃是刀法大家,自是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不对,心头猛然一跳之下,哪敢再有丝毫的小觑心思,仓促间赶忙一振腕,于电光火石间幻化出了三记刀光,接连劈在了魏延的刀头上,总算是勉强挡住了

    魏延的攻杀之势,然则因着仓促变招之故,力量并未使足,当即便被震得个身形歪斜不已。

    “杀!”双方的马速本来就都不算快,这一记硬碰下来,各自座下的战马自是不免同时为之一缓,借此机会,魏延急速地一收臂,便已将被荡开的斩马大刀收了回来,而后双臂再度一抡,又是一刀横扫向了高树心

    的腰腹之间。

    “铛!”

    高树心到底是久经战阵之辈,尽管身形失衡,却并未惊慌失措,这一见魏延再度挥刀劈来,紧着便顺势使了个铁板桥,与此同时,双臂往胸前一横再一挺,便已将魏延的刀势封了开去。

    “呼……”刀势被封之下,魏延紧着便是一收臂,试图回刀再攻,却不曾想高树心早已算计了个分明,没等魏延的刀回收到位,就见高树心双臂快速地一斜,借着封挡的反作用力,急速地横刀便是一扫,刀光便已如

    虹般喷薄而出,急速地斜劈向了魏延的右侧大腿。

    “铛!”高树心的反应已堪称迅捷,然则魏延的反应速度也自不慢,这一见高树心抡刀劈来,双臂赶忙一沉,硬是用刀柄的尾部封住了高树心的狂劈,但听一声惊天巨响过后,魏延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便是一晃,而

    高树心则借势一沉身,背心一撞马背,紧着便弹起了身子,双臂顺势向前一送,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彼此地捅向了魏延的胸膛。

    “嗬哈!”

    尽管有些意外高树心的刀法之精妙,然则魏延也自怡然不惧,一声断喝之下,双臂一斜,再一推,便已将高树心的刀势封在了外门。电光火石间,双方已是接连过了数招,不断地硬碰之下,二将座下的战马皆已失速,然则双方都不曾在意,各自运刀如飞,就此缠斗在了一起,一方仗着经验丰富,另一方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短时间里

    竟是难以分出个高下来,而此时,沈耀所部以及未能跟上魏延的那部分幽州军将士也正与高开禾所部厮杀个不休,偌大的山谷中喊杀声震天狂响不已。

    “呜,呜呜,呜呜……”大半个时辰过去了,激战依旧在持续着,幽州军虽是略占上风,却始终难以将优势转化成胜势,战事正自胶着间,谷口处再度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大批的高句丽步骑从谷道中狂冲而出

    ,有若巨浪卷地便向战场所在处奔腾而来。

    “撤,快撤!”

    见势不对,正自与高树心缠斗不已的魏延可就不敢再战将下去了,紧着连出了数刀,强行逼开了高树心的纠缠,而后忙不迭地拧转了马首,高呼着便往西面狂逃了去。

    “追上去,休走了贼军!”魏延这么带头一逃,幽州军将士们自不免便全都陷入了慌乱之中,呼啦啦地全都跟着溃逃不已,一见及此,高树心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一摆手中的斩马大刀,率部便在后头紧追着不放,可怜幽州军将士久

    战之下,体力早已不在巅峰,饶是不少士兵都已是丢盔卸甲了,还是不免被狂冲而来的高句丽军追上,死伤自是不在少数。

    “放!”

    “给我轰!”

    ……这一见幽州军败得如此之凄惨,高树心自是不疑有它,驱兵便在后头狂追不止,这一追便追出了五里之遥,直杀得幽州军溃兵们一路逃一路死,狼狈得个无以复加,然则高句丽军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

    —就在高句丽军追进了一处不算开阔的谷地中之际,两侧山腰处突然同时响起了一声大吼,旋即便听机簧声大作间,大量点燃了引线的燃烧弹呼啸着便向高句丽军劈头盖脸地砸了过去。可怜高句丽军根本搞不懂那些燃烧弹到底是啥玩意儿,不少士兵慌乱间紧着便用手中的武器去格挡,结果么,不单没能将燃烧弹挡开,反倒被滚滚的酒精浇了一身都是,再被火头一引,当即便被烧成了个

    人形火炬,惨嚎声四起中,大批的高句丽军身上都已着了火,胡冲乱撞之下,不单没能幸免于难,反倒将不少试图上前协助灭火的同僚也带着点燃了起来。

    “该死,撤,快撤!”这一见前军大乱一片,高树心登时便被惊得个面色煞白不已,哪敢再往前冲,惊呼了一声,拧转马首,便要率部往回狂逃,这等反应不可谓不快,却不曾想没等高句丽军完成掉头转向,谷地后方的山林中

    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左翼庞统、右翼沈飞各率七千步骑从山林中飞驰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将乱作了一团的高句丽军拦腰冲成了数截。高句丽军兵力不少,光是赶到了此处的兵马便足有八万之多,奈何军心已乱,哪能挡得住幽州步骑的狂猛冲杀,崩盘之势一现便已无可收拾,很快便成了一盘散沙,大批将士不是自相践踏而死,便是横死在幽州军的屠刀之下,败得可谓是凄惨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