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臣服还是灭亡(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全军止步,列阵备战!”幽州骑军乃是训练有素的百战之师,布阵速度自是奇快无比,不等高速冲来的鲜卑各部联军赶到,幽州骑军便已列好了座森严的迎战阵型,一见及此,宇文燕铭自是不敢就这么以散乱的队形去强行冲阵,

    在离幽州军骑阵尚有四百步左右的距离上,便即紧着扬手高呼了一嗓子。

    “汉狗,可敢出来一战?”

    段济尔达心急着要报父仇,这都还没等己方大军彻底稳住阵脚呢,便已高速纵马而出,径直冲到了两军阵前,一抬胳膊,用手中的狼牙棒一指屹立在帅旗下的赵云,声如雷震般地便狂吼了一嗓子。

    “蟊贼安敢猖獗,看某杀你!”尽管听不懂段济尔达究竟在嚷些甚,可一见此獠的嚣张气焰,幽州军中众将们登时便全都被激怒了,个中又属马岱反应最快,也不等赵云有所指示,便已是咆哮如雷般地冲出了本阵,拍马舞刀便向段济尔

    达杀将过去。

    “汉狗受死!”

    见得马岱狂飙而来,段济尔达虽狂傲,却也不敢大意了去,紧着便一夹马腹,纵马迎上了前去,双臂猛力一抡,手中的狼牙棒便已狂猛无俦地横扫了出去,速度奇快不说,更兼势大力沉已极。

    “铛!”马岱显然没料到段济尔达的出手竟是如此之狂猛,这一见势头不对,哪敢掉以轻心了去,仓促间紧着便是一横臂,斜斜地架向了呼啸而来的棒头,但听一声巨响过后,马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便是一歪,而

    反观段济尔达不过只是身形微微一晃而已,足可见在力量上明显比马岱要强出了一筹。

    “呼……”

    没等马岱稳住失衡的重心,就见段济尔达双臂猛力一个斜拉,强行将被震开的狼牙棒之去势稳住,而后双臂再一摆,就见本已停顿下来的狼牙棒再度呼啸着反抽而出,快于闪电般地直取马岱的后腰。

    “铛!”一听身后风声不对,马岱顾不得自身重心尚未调整到位,慌乱间一扭腰,顺势一摆臂,一招“苏秦背剑”已是紧着迎上了高速袭来的棒头,总算是险而又险地挡住了段济尔达的反抽之攻杀,可马岱的身子却

    是被巨大的反震力道给震得向前扑了出去,险些一头栽落马下。

    “狗贼,给我死!”

    这才一个照面的对冲而已,居然就险些被段济尔达打杀当场,马岱登时便怒了,打马盘旋之后,狂呼着便又发起了冲锋,于两马将将相交之际,悍然抢先攻出了一刀,一记斜劈直取段济尔达的左肩。

    “嘿!”

    饶是马岱的刀势狂猛无比,然则段济尔达却根本不放在眼中,但听其一个开声吐气之下,双臂一斜,横棒便架向了急速袭来的刀锋。

    “啊哈!”马岱自知力量不如对手,又岂肯跟段济尔达再度以硬碰硬的,就在段济尔达斜臂的同时,只听马岱一声断喝之下,双臂猛然一振,斩马大刀陡然便是一颤,于电光火石间幻化出了十数道刀光,劈头盖脸地

    便向段济尔达罩了过去。

    “啊呀呀……”

    这一见马岱的刀招如此之精妙,段济尔达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小觑之心思顿去,慌乱间双臂狂猛地便抡了起来,舞出无数的棒影,将身周遮掩得个水泼不进。

    “铛、铛铛……”马岱的刀招虽是神妙,奈何段济尔达的守御极其之严密,撞击声倒是密集得有若雨打芭蕉一般,可那十数道刀光一触到棒影便被敲成了碎片,不仅如此,马岱的双臂也自被巨大的反震力道给震得个酸软不

    堪,哪敢有丝毫的迁延,赶忙一夹马腹,急速地便从段济尔达的身旁就此一掠而过。

    “废物汉狗,再来,再来!”段济尔达显然对自己在第二回合的对冲中被逼得只能守而没法攻大为的恼火,这一打马盘旋而回,紧着便舞棒又向马岱冲杀了过去,棒法全力施展之下,仅仅十数个回合而已,便已杀得马岱汗流浃背,赫

    然已是只剩下招架之功,再难有反手之力。

    “德山退下,看某杀贼!”

    眼瞅着马岱并未段济尔达的对手,赵云自是不敢坐视其被斩当场,在场中二将再度对冲而过之后,就听赵云一声断喝之下,已然高速从本阵冲了出去。

    “看打!”这一见赵云狂飙而出,段济尔达登时便来了精神,也没去理会落荒而逃的马岱,拍马便向赵云冲了过去,待得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但听段济尔达一声大吼之下,双臂猛然一抡,手中的狼牙棒便已急速

    挥击而出了。

    “铛、铛,呼……”段济尔达的棒法虽算得上不错,可也就只是不错而已,落在赵云这等勇冠三军的沙场老将眼中,明显有着数处的破绽,但见赵云双臂一振间,已是一招“三连击”迎上了段济尔达的来招,其中两枪几乎同时

    点在了棒头的同一个点上,瞬息间便将横扫而来的棒头击得歪斜了开去,而第三枪则是快逾闪电般地突进了段济尔达的防御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取段济尔达的胸膛。

    “哎呀!”段济尔达万万没想到赵云的枪法居然会是如此之高绝,待得惊觉不对之际,寒光闪闪的枪尖赫然离其胸膛已不足一尺之距了,段济尔达心慌之下,哪敢有丝毫的犹豫,怪叫了一声,拼尽全力便是一个铁板

    桥,急速地向后便倒。

    “啪嗒!”段济尔达到底是马背上长大的主儿,马术极其之精湛,在向后倒的同时,脚下也自狂猛地一点马腹,试图就此避开赵云的挑杀之势,却不曾想枪尖方才贴着其胸膛划过之际,就见赵云突然一翻腕,原本笔

    直刺出的枪身猛然便是一颤,竟有若长鞭般直抽而下,这一变招快逾闪电,可怜段济尔达身形已老,根本来不及再有所动作,便已被赵云一枪抽在了胸膛上。

    “噗……”赵云这一枪虽是半途变招,力量并未完全使足,可也不是血肉之躯所能抵挡得住的,段济尔达只觉得胸口一疼,一大口鲜血便已是止不住地狂喷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