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九章 臣服还是灭亡(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尔既言曾饱读我汉家经典,那便该知晓杀人偿命这么个道理,尔等倒是敢自称无辜,那又该置我辽东惨死在尔等手下的数千军民于何地?哼,我家主公有言在先,尔等只有两条路可走,臣服还是灭亡,唯

    尔等自择之。”

    呼延英的话音方才刚落,赵云本已柔和下来的眼神瞬间便又是一凌,毫不客气地便驳斥了呼延英一通。

    “将军,我等……”

    这一听赵云将话说得如此之决绝,呼延英的脸色不由地便是一变,张口便欲自辩上一番。“不必多言了,念在你父曾力谏轲比能的份上,我家主公尝言可对尔秃发部落网开一面,但消尔等肯降,准尔等内迁冀州,依乌恒旧例,给尔等大汉百姓之身份,族中精壮视按我幽州律令编入军中,所有待

    遇与汉民同,至于其余诸部么,不降便灭亡,某言尽于此,给尔等两日时间考虑,过时不候。”

    赵云显然不打算再听呼延英的辩解之言了,挥手间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给出了个臣服之提议,对此,呼延英虽是满心的不甘,却也没得奈何,只能是匆匆请辞而去了……

    “贤侄,情形如何了?”鲜卑联军大营的中军大帐中,众部落酋长们早已等得颇为的心焦了,这一见呼延英匆匆行进了帐中,当即便全都为之精神一振,个中又属宇文燕铭最是心急,这都还没等呼延英行礼呢,便已是急不可耐地

    发问了一句道。

    “好叫宇文叔父得知,事情是这样的……”

    饶是宇文燕铭问得急迫,呼延英也自不曾有甚不满,不急不躁地行了个礼之后,这才不紧不慢地将与赵云交涉的经过道了出来,但却丝毫不提赵云对秃发部落的许诺。

    “该死的汉狗,安敢如此无礼,可恶,还议他娘个甚,尔等不战,老子自率本部兵力前去,且看汉狗能有何能为!”

    呼延英话音方才刚落,段济尔达头一个便跳了起来,跺着脚便骂开了。

    “说得好,汉狗不过就万余兵马而已,竟然如此猖獗,跟他们拼了!”

    “对,拼了,叫汉狗好生瞧瞧我鲜卑豪杰的厉害!”

    “杀光汉狗!”

    ……

    段济尔达这么一嚷嚷之下,众部落酋长们的同仇敌忾之心顿时便大起了,全都乱纷纷地狂吠不已,人人喊打,个个喊杀。

    “呼延老哥,您怎么看?”宇文燕铭根本不关心旁人怎么瞎嚷嚷,他只重视呼延摩合的态度究竟如何,没旁的,秃发部落的兵力虽较之宇文部落要稍少上一些,可其部落中勇将不少,战斗力为在场所有部落之冠,呼延摩合的态度如

    何无疑是此战能否取胜的关键之所在,自由不得宇文燕铭不重视。

    “那就战好了。”趁着先前众人乱议之际,呼延摩合已与其子飞快地交换了个眼神,虽说尚不清楚幽州军那头对呼延部落的具体之许诺,可呼延摩合心下里却已是别有想法,但却并未带到脸上来,仅仅只是面无表情地给出

    了个答复。

    “好,汗狗欺人太甚,明日一早,我各部联军便与汉狗决一雌雄!”

    这一见呼延摩合也表态要战,宇文燕铭登时便有了底气,也自不再犹豫,当仁不让地便将自个儿败在了联盟首领的位置上,慷慨激昂地便下了个决断……

    “英儿,汉人那头到底给了甚说法?”众鲜卑部落酋长们同仇敌忾之下,很快便达成了诸多共识,久议不决的联盟章程也自很快便出台了,为准备明日之会战,各部酋长们一散了会,立马便全都赶回了本部,呼延摩合自然也不例外,所不同的

    是呼延摩合回归自家大帐后,并未急着调兵遣将,而是先行屏退了左右,而后方才面色凝重地看着自家长子,眉头微皱地发问了一句道。

    “回阿爹的话,据赵将军所言……”

    听得自家父亲有问,呼延英自是不会有甚隐瞒,紧着便将赵云的许诺复述了出来。

    “哦?依英儿看来,汉人会否是在耍诈?”

    这一听幽州军方面开出来的条件居然如此之优厚,呼延摩合自不免便为之心意大动,可与此同时,也自不免担心幽州军会言而无信。“阿爹明鉴,孩儿以为不会,道理很简单,据孩儿所知,公孙大将军正与曹丞相争夺中原之地,自是亟需精锐骑兵为用,我秃发部落擅骑者不在少数,若肯真心归附,大将军必会善待我秃发部落,若能融入

    汉民之中,我呼延氏之将来必定辉煌,此天赐之良机也,万不可错过了去。”白山黑水间的地域虽是辽阔,奈何却是苦寒之地,加之鲜卑各部落都不擅农耕,生活自是困顿得够呛,正因为此,当初轲比能南下劫掠辽东的提议方才会有大量的部落举双手赞成,而今能有个不同劫掠便

    可称为大汉子民的机会,自幼饱读汉家经典的呼延英又岂有不趋之若鹜之理。“嗯,说得也是,我秃发部落之兵又岂会弱于乌恒诸部,若能得建功立业之机会,我呼延一族何愁不能大兴,事不宜迟,吾儿可乔装再去汉军中走上一趟,就说我呼延部落愿内附冀州,一切皆听凭赵将军调

    遣。”

    听得其子所言甚是有理,呼延摩合心中的疑虑顿时尽去,也自不曾再有甚犹豫,紧着便下了最后的决断……

    “呜,呜呜,呜呜……”建安七月初四,巳时一刻,北面的地平线上突然扬起了一股烟尘,很快那淡淡的烟尘便已成了漫天之势,显见有着大批骑军正自狂飙而来,正自在前营了望塔上轮值的幽州军岗哨们立马便被惊动了,刹那

    间,凄厉的号角声便已是暴然狂响了起来。

    “报,禀将军,鲜卑贼军大举来袭,看烟尘规模,贼军兵力当不在三万之下。”

    告急的号角声方才刚响不多久,便有一名轮值军侯匆匆赶到了中军大帐,冲着高坐在文案后头的赵云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来得好,传令下去:全军集结,出营列阵!”赵云早就已从呼延英处得知了鲜卑军的作战计划,此际听得鲜卑军果然大举杀来,自不会觉得有甚意外的,拍案而起之余,紧着便下了道将令,须臾但听幽州军大营中鼓号齐鸣中,原本紧闭着的两扇营门已是轰然洞开,大批的幽州铁骑在赵云的统领下,依次从营中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