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激战波罗湖(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呀……”双腿被绞住的情况下,腰腹根本用不上力,所能仰仗的也就只剩下双臂之力,可在轲比能的体重以及力量的压制下,饶是公孙明都已拼尽了全力,却依旧无法挡住轲比能的双手之下压,直到轲比能那油腻发黑的指甲刮到了脖颈之际,公孙明这才在死亡的威胁下狂猛爆发了,但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奋起全身的力量一摆臂,生生将轲比能的身子拽得陡然一歪,重心瞬间失衡,趁此机会,公孙明紧着便一扭腰

    ,反过来将轲比能压在了地上。

    “啊哈!”形势虽已陡然翻转,然则轲比能却并未有丝毫的惊慌,趁着公孙明身形将稳未稳的空档,腰腹如蛇般一扭,双臂顺势再一转,便已缠着公孙明在地上快速地翻滚了起来,这一滚便是十数圈,不曾有过摔跤

    经验的公孙明空有一身的本事,也自无从发挥起,很快便被滚得个头晕目眩不已,体力难支之下,竟是再度被轲比能死死压得个动惮不得。就在公孙明与轲比能死死缠斗不休之际,二人的手下亲卫们也在拼死地鏖战着,虽说一开始的对冲之际,幽州骑兵们靠着战阵配合之默契,生生斩杀了三名对手,可随着混战的开始,悍不惧死的鲜卑骑兵纷纷开始了搏命,全都是一派同归于尽的打法,硬是顶住了人数已然稍稍占优的幽州骑兵们的攻杀,惨嚎声四起中,双方都不断有人被斩落马下,战事之胶着与惨烈竟是逼得凌锋等人无法分心去观察一下

    公孙明与轲比能二人究竟翻滚去了何处。

    “主公,主公……”接连劈杀了两名狂冲上来的鲜卑骑兵之后,凌锋这才惊觉公孙明赫然已不见了踪影,顿时便急红了眼,哪还顾得上杀敌,一边纵马在战场上穿梭着,一边惶急不已地狂吼个不休,声音倒是不小,奈何战场

    上一派的混乱,他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多远。

    这就死了么?不,绝不!在这等翻滚缠斗中,不懂摔跤术实在是太吃亏了些,饶是公孙明一身武艺与力量都不在轲比能之下,可拼死抗争了良久之后,最终还是被轲比能狠狠地掐住了脖子,呼吸不得之下,公孙明的脸色很快便已

    是黑得发紫,一股不甘之情绪在脑海里狂猛地翻腾着,双手无意识地四下乱抓个不休,却不曾想无巧不巧地正好拽住了轲比能腰间悬挂着的佩刀之刀柄。

    “噗嗤!”

    头脑发昏之际,公孙明其实并不曾意识到自己手中握着的究竟是甚,也就只是下意识地一抽一挥,一刀雪亮的刀光便已劈在了轲比能的后肩上。

    “啊……”公孙明这一刀仅仅只是胡乱出手而已,刀上所附的力道其实并不算太大,问题是轲比能身上穿着的并不是铁甲而是皮甲,显然是挡不住刀锋之斩击的,其后肩当即便被砍开了一大道血口,剧痛袭来之下,

    轲比能忍不住便哀嚎了起来,掐住公孙明脖子的手一松,下意识地便要去摁住后肩的伤口。

    “啪嗒!”轲比能这么个下意识的动作一出,重心难免便有些失衡了去,正自胡乱挣扎的公孙明赶巧无意识地扭了下腰,这一扭之下,轲比能只觉得身下一振,人已不受控制地歪斜着飞扑了出去,砸在了两尺开外的

    地面上不说,还身子僵直地在草地上滑行出了丈许之距。

    “呼哧、呼哧……”

    这一察觉到了喉咙已松,都已快被憋断了气的公孙明当即便贪婪地狂吸起了气来,一时间根本没意识到轲比能已被自己掀飞了开去,只顾着仰面朝天地大喘着粗气。

    “狗贼,休伤我家主公,受死!”轲比能这一跤摔得其实并不算太重,一稳住了身形,立马一骨碌翻身而起,左顾右盼了一下,紧着便扑到了一块磨盘大的石头旁,双臂猛然一用力,便已将石头搬了起来,正自准备冲过去,给公孙明来上一记狠的之际,纵马四下寻找公孙明的凌锋已然发现了轲比能之所在,这一见其要拿石头去砸躺在不远处的公孙明,登时便急红了眼,咆哮着便纵马向轲比能狂冲了过去,奈何距离尚远,纵使凌锋都已是

    全力打马加速了,一时间也自无法拦阻住轲比能的行动。

    “公孙小儿,死罢!”

    轲比能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干掉公孙明,至于他自身的死活么,他却已是顾不得那么许多了,饶是凌锋都已是高速杀来了,轲比能也自不曾去理会,捧着石头便向兀自躺在地上的公孙明冲了过去。

    “呀……”

    公孙明此时的意识其实还是模糊着,朦朦胧胧间发现有人正自冲来,根本来不及去辨别来的到底是何人,只管嘶声狂吼着挺直了腰板,用力挺刀往前便是一插。

    “噗嗤!”轲比能实在是有些大意了,根本没想到有若死狗般躺在地上大喘气的公孙明会突然出刀攻击,待得惊觉不对之际,已然来不及躲闪了,当即便被公孙明一刀捅穿了小腹,剧痛袭来之下,轲比能忍不住便惨

    嚎了起来,双手一松,磨盘状的石头就此脱了手,赶巧砸在了他自己的脚面上,连遭重创之下,倒霉的轲比能已是再无反手之力,双目圆睁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公孙明,满脸皆是浓浓的不甘之色。

    “主公,您没事罢?”凌锋纵马赶到了近前,这一见轲比能已然被公孙明串在了刀上,紧绷着的心弦顿时便是一松,可依旧不敢稍有大意,一个干脆利落的滚鞍下了马背,挥刀一劈,便已将轲比能的脑袋砍了下来,左脚顺势一

    踹,轲比能无头的尸体便已是鲜血狂喷地斜飞出了丈许之遥,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然则凌锋却根本顾不得去看上一眼,一个箭步便抢上了前去,一把抱住了公孙明,焦急万分地便嚷嚷了一嗓子。

    “没,没事,去,杀光那帮狗贼!”没事自然是不可能之事,虽说已是死里逃生了的,可公孙明的脖子上却是印着两道交叉的紫痕,喉咙疼得个火烧火燎,饶是如此,公孙明也自不愿让凌锋抱着,但见其一把将凌锋推开的同时,摇摇晃晃地便站了起来,哑着声便下了道格杀之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