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 激战波罗湖(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公孙小儿,受死!”轲比能出身的地糜部落乃是附属于秃发部落的小部落,其之所以能从低微之末崛起,最终登上鲜卑族的大单于宝座,靠的是个人的武勇与玩平衡的权术之道,至于真正属于其的王庭亲卫军么,其实并不多,真算起来也就八千出头而已,在前日一战中,已被幽州军一击杀散了大半,而今手下就只剩下三千余骑而已,正因为此,为了保存实力,在鲜卑骑军发起冲锋之际,轲比能一直率部吊在后队处,本想着坐看慕容部落军与幽州骑军两败俱伤的,却不曾想公孙明突然率部冲杀而出,一举打破了两军的均衡之势,眼瞅着情形不对,轲比能可就顾不得保存实力之初衷了,一声咆哮之下,率亲卫骑军便从后头狂

    冲而出,气势如虹地便向公孙明冲杀了过去。

    “来得好,看枪!”这一见轲比能咆哮而来,公孙明不单不慌,反倒是精神为之大振,此无他,目下的鲜卑族之所以能发展壮大,完全就是轲比能的枭雄本色所致,一旦此獠身死,本就矛盾重重的鲜卑王庭必然会四分五裂,至少在数十年内难以再度统一起来,这就给了幽州军南下争霸争取到了最为宝贵的时间,而这,本就是公孙明此番东征的两大目的之一,目下既是轲比能要紧着冲上来自投罗网,公孙明自是乐得送其一程

    的。

    “呀哈!”

    见得公孙明抢先发招攻来,轲比能也自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个开声吐气之下,双臂猛然一振,手中的斩马大刀便一斜撩而出,快逾闪电般地挑向了公孙明的枪势。

    “唰、唰、唰……”轲比能的刀方才刚刚挥出,就见公孙明的双臂陡然连振间,原本笔直刺出的精钢长枪一颤之下,瞬息间便幻化出了七道枪影,虚实不定地便向轲比能罩了过去,这一招赫然正是学自赵云的强招——七杀枪

    !

    “铛、铛铛……”这一见公孙明的枪招变化得如此之突兀,轲比能顿时便被吓了一大跳,心中原本的小觑心理顿消之余,哪敢有丝毫的大意,忙不迭地一抡双臂,连着便舞出了十数道刀光,交叉纵横地便迎上了来招,但听

    一阵密集得有若爆豆般的撞击声响过后,刀光枪影几乎同时泯灭了个精光,巨大的反震力道作用下,二将的身形皆不由自主地向后便是一仰,原本就不算太快的马速陡然便骤降了下来。

    “斩!”

    “杀!”

    ……轲比能的反应奇快,身形借势向后用力一倒,在马背上一弹而起,顺势挥刀便是一招“力劈华山”,狂猛无俦地劈向了公孙明,与此同时,公孙明也自采用了同样的方法弹起了身形,双臂一送之下,手中的

    精钢长枪快若闪电般暴刺而出,直取轲比能的胸膛。

    “铛!”双方虽是同时出招,可枪走直的情况下,无疑比刀的下劈速度要快上一分,若是双方都不变招的话,公孙明的枪刺显然要抢先一步捅穿轲比能的胸膛,真到那时,吃疼之下,轲比能的刀势难免走偏,虽同样能给公孙明造成杀伤,可也就只是杀伤而已,显然无法做到同归于尽,这等结局显然不是轲比能之所愿,无奈之下,轲比能也只能强行变了招,但见其双臂陡然一摆,硬是用刀尾强行荡开了公孙明的攒

    刺。一招未能见功,那就再来一招,抢到了先手的情况下,公孙明自是不会轻易放弃这等优势,枪法一展,一招接着一招地狂攻不休,直杀得轲比能一时间不禁为之手忙脚乱不已,然则轲比能到底不是庸手,

    尽管落了下风,却守得极稳,刀势绵绵不绝,愣是没给公孙明留下可乘之机,双方就此有若走马灯般地缠斗在了一起。

    “汉狗,给我死!”

    “杀!”

    “受死!”

    ……

    马超正自在乱军中奋力向前冲杀之际,慕容博诚与其二弟慕容博明、三弟慕容博文已然联袂杀至,三人呈品字形一拥而上,三柄斩马大刀交错纵横地便向马超狂劈了过去。

    “开!”

    马超早就习惯了遭人围攻之局面,饶是慕容博诚兄弟三人攻势狂猛无俦,他也自怡然不惧,但听其一声断喝之下,双臂猛然一振,瞬息间便连着攻出了十数枪。

    “铛、铛铛……”

    马超的枪速何其之快,饶是慕容博诚兄弟三人皆悍不惧死地只攻不守,可在马超暴风骤雨般的拦截面前,三柄大刀皆被荡了开去,根本无法突进马超的拦截圈。

    “都给我死罢!”连番大战下来,马超的体力消耗已是极大,自是不愿被三名敌将就此缠住,这一荡开了三将的合击之势,立马便转守为攻,但听其咆哮如雷间,双臂狂振不已,顷刻间便已幻化出了无数的枪影,有若一条

    奔腾的长河般冲向了慕容博诚兄弟三人。

    “铛、铛铛……噗嗤、噗嗤……”尽管马超再度使出来的这一招“天崩地裂”因体力下降过大之故,招式的威力远不及与慕容博英厮杀之时,可依旧不是武力值都不到八十的慕容博诚兄弟三人所能抵挡得了的,饶是兄弟三人都已是拼尽全力

    舞刀招架了,却依旧无济于事,但听一阵密集得有若雨打芭蕉般的撞击声过后,沉闷的着肉声便已是不停地响了起来。

    “啊……”枪河尚未完全消散,慕容博明与慕容博文皆已被刺成了筛子,鲜血狂喷地便一头栽落了马下,而慕容博诚也没能讨到好处,尽管侥幸保住了性命,可肩头与大腿处却是各中了两枪,剧痛袭来之下,慕容博

    诚当即便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嚎,先前为弟报仇的愤概瞬间便被惜命的心思所取代,哪敢再在原地多呆,也自顾不得自家两位弟弟的死活了,一点马腹,打马便往斜刺里狂逃了开去。

    “老贼休走,留下头来!”这一见慕容博诚要逃,马超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一声咆哮之下,纵马便狂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