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 奇袭濊城(七)
    “挡我者,死!”一招击毙了段日达辉之后,马超连看都不曾朝其残破的尸身望上一眼,双脚猛地一夹马腹,便已是人马合一地闯进了汹涌而来的鲜卑骑阵之中,手中的虎头湛金枪运转如飞,招式大开大阖,所过处,胆敢

    冲上前来的鲜卑将士无不被挑得漫天乱飞,竟是以一人之力冲得鲜卑军左翼一派大乱。

    “杀!”

    “看刀!”

    ……

    就在马超于鲜卑军左翼翻江倒海之际,公孙明也与轲比能迎面对上了,但听二将几乎同时大吼间,一刀一枪也几乎同时攻杀而出了。

    “铛!”公孙明这些年来练武虽是不辍,平日里也自没少与手下大将们切磋上一番,然则因着亲自上阵的机会不多,武艺虽不曾下滑,却也没太大的长进,大体也就保持在绝世武将这一级别垫底的水平上罢了,用来对付似马超那等勇冠三军之辈固然不成,可用以应对武力值也同样不过勉强达到绝世武将这一水平的轲比能却还是够用的,这不,二人一招狠拼下来,竟是谁都奈何不了谁,巨大的反震力道作用下,二

    将的身体几乎同时一歪。

    “斩!”轲比能这些年来,为了统一鲜卑各部,几乎是年年都在征战,就斗将经验来说,显然要比公孙明强上了一筹,尽管双方是同时失去了重心,可轲比能的调整速度却明显比公孙明要快上了一线,就在两马跑

    到了齐平之际,只见轲比能的腰腹仅略略一扭,人已趁势坐稳了马背,双臂只一抡,本已被荡开的斩马大刀陡然一顿之余,骤然便加速劈向了公孙明的肋部。

    “嗬哈!”

    公孙明方才刚调整好失衡的重心,入眼便见刀光急速袭来,眼神不由地便是一凛,自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个开声吐气之下,双臂猛然一横,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快若闪电般地斜架了出去。

    “铛!”

    双方的出招皆快,也都不曾留力,刀与枪自是毫无花俏地又撞在了一起,但听一声巨响过后,二将的身子再度又是一歪,谁都来不及再攻出第三招,两马便已就此交错而过了。

    “轰……”

    公孙明与轲比能方才刚对冲而过,两道相向对冲的铁流也自很快便对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阵惊天巨响,人吼马嘶间,也不知有多少的双方骑兵惨嚎着跌落了马下。

    “上,快,一起上,杀了那汉将,快上!”幽州军左翼主将迭摩达对上的本该是鲜卑右翼主将宇文燕铭,只不过宇文燕铭却并不打算以身犯险,于冲刺间,高呼着喝令手下众将冲上去围杀迭摩达,至于他本人么,则是悄悄地放缓了马速,龟缩进了

    骑阵之中。

    “杀!”

    “汉狗,受死!”

    “看刀!”

    &n

    bsp;   ……鲜卑军的冲锋阵型本就混乱不堪,而宇文燕铭这个右翼主将又因着贪生怕死之故,不单不去努力整顿队形,反倒胡乱下令,结果么,鲜卑军右翼部队浑然就是一盘的散沙,可正因为此,但凡自命武勇者,

    全都不管不顾地冲向了迭摩达,试图争抢阵斩敌军主将之荣耀。

    “一群蠢货,都给老子去死!”因着所习的戟法不全之故,迭摩达的武艺较之马超、赵云等顶尖绝世武将要稍差了一筹,可若是论及打乱战的本事么,出身匈奴的迭摩达绝对属幽州军中第一人,似目下这等群狼咆哮而来的场景,迭摩达昔日在草原部落战争中早不知经历过多少回了,应对起来自是游刃有余得很,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双腿猛然一夹马腹,人马合一地便急速蹿了出去,没等鲜卑众将形成合围之势,迭摩达已抢先发动了攻势,只见其双臂猛然一抡间,手中的方天画戟便已狂猛无俦地挥击了出去,只一击,便将迎面而来的一名鲜卑勇将劈得身首异处,不仅如此,招式横扫而过的范围内,几柄高速刺来的长马槊全都被格得飞

    上了半空,更有两名躲闪不及的鲜卑将领被锋利的戟刃砍断了手臂。

    “咕嘟。”迭摩达这一发起狠来,当着有若虎入羊群般,直杀得冲上来的鲜卑诸将人仰马翻,这等凶恶状一出,藏身在骑阵中的宇文燕铭当即便被吓坏了,狂咽了口唾沫之余,竟是不敢再高声嘶吼了,不仅如此,更是趁乱紧着调整了下马首,刻意避开了迭摩达的突击方向,他这么一逃避之下,原本就是一盘散沙的鲜卑右翼部队彻底失去了统一的指挥,又哪有可能挡得住幽州骑阵之突击,顷刻间便被冲得个七零八落

    。段日达辉战死,鲜卑军左翼根本无力阻挡马超所部的狂猛冲击,只一个对冲下来,全军便已溃散了个精光,而右翼部队随着宇文燕铭逃走,也同样成了散兵游勇,唯独其中路军尚能勉强跟幽州军对抗那么

    一把,在付出了近千骑战死的代价之后,总算与幽州军骑阵对冲而过了。

    “挡不住了,大单于快走!”从幽州军骑阵中杀出之后,轲比能原本还打算勒马盘旋,再与幽州骑军决一雌雄的,却不曾想他都还没来得及勒马,慕容博诚已然高速从后冲了上来,一把拽住轲比能的马缰绳,惶急不已地便狂吼了一嗓

    子。

    “该死的汉狗,快,全军听令:左转,撤,快撤!”这一听慕容博诚语调明显不对,轲比能的心不由地便是一抽,赶忙下意识地回首逡巡了下身后之情形,这才猛然发现除了尚能跟随在侧的三千余骑之外,己方左右两翼竟然都已彻底散了架,脸色登时便是

    一白,哪敢回身再战,紧着便高呼了一声,率部一个急转,连濊城都不敢回了,径直便往西北方狂逃了去。

    “传令下去:着马岱率一千五百骑去取濊城,其余各部跟某来,追,休走了轲比能老贼!”见得轲比能率部疯狂逃遁,公孙明自是不肯善罢甘休,概因他很清楚此獠不除,边境就休想得安宁,为确保将来南下时无后顾之忧,公孙明此番可是铁了心要将轲比能置于死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