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七章 奇袭濊城(五)
    “报,禀大单于,不好了,拓跋山兵败而逃,下落不明,其狼帐已被汉贼袭破,部落老弱并牛羊马匹已尽落贼手。”濊城王宫中,一接到了拓跋山的告急文书,深感危机将临的轲比能自是一刻都不敢耽搁,急召在城中的左右贤王等重臣赶来王宫大殿议事,却不曾想议事尚未正式开始,又一名报马跌跌撞撞地闯上了殿来

    ,冲着轲比能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嘶……”

    从接到告急信算起,到如今也不过就大半个时辰而已,哪怕扣除些误差,拓跋山兵败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些,一念及此,轲比能忍不住便倒吸了口凉气。

    “大单于明鉴,窃以为汉贼此番来势汹汹,实不可有丝毫大意,如今濊城已不安全,还请大单于早作绸缪为宜。”左贤王慕容博诚一向主张暂时不参与到中原政权的乱战中去,在他看来,鲜卑族在完成统一草原的大业前,难有与幽州军相抗衡之力,与其妄动而惹来祸端,倒不如先默默发展,争取先吃掉步度根这个握有鲜卑十六部落的割据势力,而后再逐步席卷乌恒、南匈奴等草原诸雄,待得尽复了昔日匈奴之荣光后,再行南下与幽州军争夺天下也自不为迟,奈何轲比能醉心于曹操所发来的矫诏所宣称的大单于之位

    ,硬是要与高句丽沆瀣一气,如今终于惹来了公孙明这头猛虎,慕容博诚心中的不满登时便摁捺不住了,头一个站了出来,婉言劝说轲比能赶紧撤走了事。

    “慕容王兄此言差矣,我鲜卑王庭与高句丽如今已是唇齿相依之势,一旦高句丽被灭,就公孙小儿那等虎狼心性,又岂会容我鲜卑王庭独存,而今之计,唯有拼死一战,方可保得我王庭之万全。”

    右贤王宇文燕铭与慕容博诚素来尿不到一壶,身为主战派,他自是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慷慨激昂地跟慕容博诚唱起了反调。“大单于明鉴,某以为宇文王兄所言甚是,如今汉贼正自拼力攻打高句丽,其所部之所以突然进击我王庭,不过只是以攻代守罢了,断无可能大肆攻我濊城,既如此,我王庭大可加快聚兵速度,待得各部赶

    到后,我军坐拥七万余控弦战士,进可攻,退可守,何须惧怕汉贼之猖獗。”身为鲜卑族第三大部落段部酋长,浑日王段日达辉一向与第二大部落酋长宇文燕铭交好,无论何时何地,总是一道共抗第一大部落酋长慕容博诚,此际自然也不例外,这都还没等轲比能有所表示呢,段日

    达辉便已是紧着从旁抢了出来,旗帜鲜明地站在了宇文燕铭一边。

    “大单于明鉴,属下以为浑日王所言甚是,汉贼前军距我王庭尚有八百余里之遥,纵使全速而来,亦非三数日可达,今,我王庭各部已在兼程赶来,数日内便可齐聚,又何须忧心汉贼来袭。”“糊涂,那公孙小儿用兵素来诡诈,此番既是能悄无声息地奇袭拓跋部落,又怎见得其不敢再度轻兵而来,今我王庭有兵不到

    一万而已,倘若汉贼大肆杀到,我军未必能敌,倒不如先避敌锋芒,待得各部齐

    聚之后,再作定夺也不为迟。”

    ……

    慕容博诚在诸王中也有盟友,这当口上,见得慕容博诚遭宇文一系之围攻,自然有人出面声援于其,只是相较于宇文一系而论,支持慕容博诚的不过只是少数罢了。

    “好了,都别争了,博诚,尔之所部兵马何时能到?”

    慕容博诚之所以在王庭中颇受孤立,本就是轲比能暗中安排之结果,目的就一个,那便是要防止慕容部落做大,当然了,防归防,轲比能对慕容部落的实力还是颇为倚重的。

    “回大单于的话,最快还须得七日时间。”只一听轲比能这般问法,慕容博诚便知其必是已铁了心要聚兵与幽州军一见高下了的,心下里难免便滚过了一阵不安与无奈,可也没辙,概因他很清楚轲比能个性强硬,一旦有所决断,非是他人可以说服

    得了的,无奈之下,也只能紧着给出了个偏保守的时限。

    “太慢了,博诚可去信一封,着启明(慕容博诚之长子慕容启明)加快聚兵速度,务必在五日内赶来濊城,不得有误。”

    轲比能虽是决意要在濊城一线与远道而来的幽州军决战,可心下里还是不免有些担心幽州军会轻兵急进而来,对慕容博诚的答复自然也就不会感到满意。

    “诺。”

    尽管百般不愿举全部落之兵来此参战,然则鉴于鲜卑全族的利益,慕容博诚也自不得不表明了依令而行之态度。

    “嗯,如此甚好,卿等各部也同此例,五日内不到者,一体以贻误军机之罪从事!”慕容部落可是有着足足一万五千精锐控弦战士,几乎占了轲比能手下兵马的五分之一,绝对属鲜卑一族举足轻重之力量,有了其之配合,轲比能自是有信心能守住濊城一线,于下令之际,自也就不再有甚

    犹豫。

    “大单于圣明。”

    轲比能决心既下,殿中诸王自是不敢有甚异议,齐齐应诺之际,倒也堪称整齐划一,然则各人心中到底是何想法么,那就只有上天才晓得了的……八百里着实不能算是短途,哪怕这一路皆是平原之地,极其有利骑军之奔驰,然则依着正常之脚程,纵使是骑军,也须得七日以上的时间方能跑完,从这一条来说,轲比能在濊城大聚全族精锐的决断并不能算错,只不过常规终究只是常规,对于一向不走寻常路的公孙明来说,常规就是用来打破的——就在轲比能下决断的第二天,公孙明亲率一万精锐铁骑,以一人双马乃至三马之方式昼夜兼程地狂赶了四天五夜的路,赫然已于辰时正牌杀到了离濊城只有三十里之处,对此,疏于防范的鲜卑各部竟是一无所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