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三章 讹诈与调停(二)
    “张将军此言差矣,我荆州带甲近三十万,兵精而粮足,又岂惧公孙小儿之淫威,其若真敢来犯,破之可也,安可以钱粮资敌,此议实是荒谬绝伦!”

    张允话音方落,这都还没等刘表有所表示,却见边上已抢出了一人,毫不客气地便批驳了张允一通,此人赫然正是刘表的长子刘!

    “大公子不懂军务,还请慎言,没见曹丞相近二十万大军都惨败在公孙明手下么,我荆州军虽精却少战事之历练,自守尚可,出境征战,怕是难有大作为,主公,窃以为区区钱粮而已,以我荆州之富庶,不过九牛一毛尔,倘若真能令公孙明撤军,保得武关之万全,予之又如何?”

    刘这么一站将出来,当即便将蔡瑁给惹火了,无他,蔡瑁、张允等人可都是一体的,都是拥立刘琮的中坚力量,对刘这个长公子之打压素来不遗余力,这等要紧当口上,又怎能容得刘出头露脸的。

    “主公,窃以为德珪(蔡瑁的字)所言甚是,区区钱粮而已,能换来武关之要隘,实是大利也。”

    “主公,兵法有云曰:不战而屈人之兵者,上之上者也,区区钱粮,何足挂齿哉。”

    “主公,窃以为钱粮可给,然须得以荆州赈济关中百姓之名移交,如此,我荆州既可得名,又可令公孙明无话可说,实两利焉。”

    荆州君臣其实都是一个德性,好清谈而无争霸天下之心,这不,随着蔡瑁这么一开口,主薄蒯良、蔡明等一众文武们立马纷纷跟着便附和了起来,至于文聘等几名军中大将么,虽觉得资敌不妥,可这一见赞成者众,却也没敢在此时出面反对,一时间满大堂上的舆论完全就是一边倒之情景。

    “父亲,纵虎为患实不可为也,还请父亲三思啊。”

    这一见众人齐齐反对自己的建议,刘可就不免有些急了,趁着刘表尚未表示的空档,赶忙深深一躬,满脸忧虑之色地进谏道。

    “大公子还是去谈谈风花雪月好了,军机要务实非大公子所能懂的。”

    见得刘如此不识时务,蔡瑁的火气可就上来了,但见其眼一斜,满脸不屑之色地便讥讽了刘一句道。

    “你……”

    被蔡瑁这么一讥讽,刘苍白的脸色陡然便是一红,气恼万分地便要反唇相讥上一回。

    “够了,此事容某思忖一二,再议也罢。”

    这一见刘与蔡瑁又要当众起了争执,刘表的头顿时便大了好几圈,偏偏一方是长子,另一方是舅兄,又是自己能坐稳荆州刺史的最重要臂助,呵斥谁都不太好,无奈之下,刘表也只能是丢下了句场面话,扭头便行回后堂去了……

    “哟,魏爷,您来了,快,里面请。”

    天将午,正值饭点,身为襄阳城中顶级酒楼之一的一品居自是热闹非常,食客盈门,几名在门口负责揽客的伙计都已是忙得个脚不沾地,纵使如此,一见到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汉子大步行来,一名伙计头目还是紧着丢下了旁的客人,满脸堆笑地便迎上了前去,隔着大老远便点头哈腰地殷勤招呼着,不为别的,只因来者乃是店中常客——襄阳东城校尉魏延。

    “徐小二,尔只管自忙了去,爷今日有人请,不必你招呼了。”

    魏延并未在意那名小二的殷勤,漫不经心地吭哧了一声,大踏步便行进了酒楼之中,熟门熟路地便往楼后的院子里行了去,三转两拐之下,便已到了“翠留居”的门口。

    “魏爷,我家老爷已在内里恭候多时了,您里面请。”

    没等魏延站住脚,立马便有一名小厮急匆匆地迎上了前来,冲着魏延便是一躬身,很是恭谨地便道了请。

    “嗯。”

    魏延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脚步不停地便行进了院门中,入眼便见一名衣着华丽的中年人正自满脸笑意地举樽向其致意着,此人正是此番做东的主人——襄阳陈家家主陈述,荆州最大的牛马商号之主人。

    “陈兄好兴致么,有甚吩咐着下人说上一声也就是了,摆出如此大的阵仗,吓某呢。”

    魏延虽说家境不错,其自身从军不过两年,便已位居校尉之职,算得上年轻有为,可相较于手眼通天的陈述而论,还只是个小字辈,自是不敢在陈述面前拿大,言语间很是自觉地便将自己摆在了下位上。

    “呵,你魏老弟可是一身是胆的主儿,某吓谁都吓不倒你,别扯那些虚的了,来,一道先坐下饮上几樽好了。”

    陈述与魏延虽说去岁才相识,可彼此间的关系却是处得不错,并未因魏延的位卑而对其有丝毫的轻视,交往之际,一直将魏延当兄弟看,此时也自不例外,于笑骂间颇见亲近。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品居乃是销金窟,前面的酒楼就不说了,后头这么一间间宽绰的包院都是以贯为消费单位的,一场酒宴算起来,没个四十贯以上根本下不来,魏延家中虽小有钱财,可当真消费不起,他之所以能成为常客,其实都是陈述请客,至于他自己前来么,顶多就是在前面酒楼里厮混罢了,正因为此,魏延对陈述自是敬重得很。

    “魏老弟一身武艺可谓是勇冠三军,天下虽大,能与老弟相提并论者,怕也是不多了,而今却屈居区区一守门校尉,为兄实为老弟不值啊。”

    酒过了数巡之后,陈述突然放下了酒樽,满脸惋惜之色地便大发起了感慨。

    “嗯……”

    魏家乃是军伍世家,可惜其父死得早,这么些年来,只是靠着个小庄园以及两百余亩地维持生计,虽央父亲的故旧帮着入了军中,也因武勇而得以晋升为校尉,可也就到此为止了,无他,其父之故旧也不过才偏将军而已,能帮其提拔到校尉这一阶,便已是尽了全力了的,偏偏目下荆州又无战事,魏延空有一身的本事,也自无捞取战功之处,只能在守门校尉的位置上蹉跎着,天晓得何时才是个头,他自己对此早已是怨气满腹了的,此际听得陈述如此感慨,心情顿时便晦暗了下来,恨恨地将樽中残酒一饮而尽之余,闷闷地便长出了口大气……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