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任城大战(七)
    “各机位准备,放!”幽州军所立的铁丝网虽是牢靠,可在利斧面前,一样不够看,前后不过十数息的时间而已,铁丝网便已被曹军大力士们砍开了老大的一截,刚停顿下来的众曹军将士们立马又蜂拥着向前狂奔不已,然则不

    过仅仅自冲出了五十步不到,却又被第二道铁丝网给拦了下来,就在手持利斧的曹军大力士们再度冲到铁丝网前之际,一直保持寂静的幽州军大营中终于响起了一声大吼。

    “嘭、嘭、嘭……”幽州军的远程部队并未随主力前去伏击张辽所部,目下可是全都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前营中,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近两百架各型投石机几乎同时开始了轰鸣,按着事先便规划好的轰击诸元,将一枚枚燃烧弹狠狠地砸向了被第二道铁丝网拦住了去路的曹军将士们,刹那间,便将第一、二两道铁丝网间的区域轰得个火光冲天,为数不少的曹军将士当即便被燃烧弹崩裂出来的火头所引燃,惨嚎声当即便暴响成

    了一片。

    “嘶……撤,快撤!”尽管此番出城只为佯攻,也早就知晓幽州军极有可能已做好了准备,可真见得幽州军这等燃烧弹的攻势是如此之狂猛,曹洪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哪还顾得上甚牵制任务不任务的,慌乱间赶忙一拧马

    首,掉头便往城门处狂逃了去。

    “嘿,一群废物,不堪一击!”

    张毅本来都已做好了跟来袭的曹军打上一场艰苦的防御战之准备了的,却万万没想到曹军如此不经打,这才一轮燃烧弹攻势而已,居然就这么败退了回去,扫兴之余,忍不住便骂了一嗓子。

    “点火,放箭!”对于曹军的脆败,不屑的人可不止张毅一个,实际上,留守大营的将士们都难免有一种一拳打到了空处的不爽之感,营中骂声、讥讽声很快便此起彼伏地响成了一片,却不曾想就在这等喧闹中,摸黑潜行的伏迎所部不知何时已剪开了两道铁丝网,悄悄地接近到了离幽州军左营只有五十步之距处,随着伏迎一声断喝响起,星星点点的火把很快便燃成了一片,紧接着,大量的火箭也自如雨般扎进了左营之中

    ,当即便打了幽州军一个措手不及。

    “轰……”没等幽州军将士们从骤然遇袭中反应过来,更糟糕的事儿又发生了——一支火箭恰巧射中了一辆装满了燃烧弹的大车,又恰巧引燃了一枚燃烧弹上的引火绳,很快剧烈的爆炸声便即暴响成了一片,无数的

    燃着的酒精液体四下乱溅之下,大半个左营全都燃起了冲天的大火。

    “不要乱,各部稳住不动,左营所有人等即刻扑灭火头!”

    张毅万万没想到曹军玩的竟然是一明一暗的把戏,更没想到左营会因失误而导致目下这等混乱之局面,心急如焚之下,哪还有半点先前的轻松写意。

    “哈哈……干得漂亮,儿郎们,火箭准备,反身回杀!”

    东门外,方才刚匆匆整好了溃败下来的部众,曹洪本已打算顺势撤回城中了的,却不曾想伏迎所部居然在左翼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大喜过望之余,趁机攻破幽州军大营的心思便已是骤然大起了……

    “将军快看,东面应是走水了!”

    程园镇中,张辽刚整顿好队伍,正自准备率部发动突袭,冷不丁却听身旁的一名亲卫突然嚷嚷了一嗓子。

    “嗯?”听得声响不对,张辽赶忙回首往东面一看,入眼便见远处的天空赫然已被渲染得个通红,足可见火起处的火势有多大,只是距离过远,他自是无法判断出到底是何处起了这等大火,眉头自不免便皱紧了起

    来。

    “将军,这会否是曹都督正自挥军夜袭敌营?”

    见得东面的火势古怪,杜猛眼珠子不由地便是一亮,满怀期颐地便从旁进言了一句道。

    “有此可能。”

    尽管不能确定真伪,可思忖了片刻之后,张辽还是觉得杜猛所言不无道理。

    “贼军大营受袭之下,军心必乱,那我等……”

    这一听张辽也是这般判断,杜猛心中一动之下,赫然已起了趁乱破敌之心思。

    “不,我等还是照原定计划行事,传令下去:敢死队即刻杀出西门!”对于杜猛的提议,张辽一开始也自为之心动不已,可沉吟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改了主意,原因很简单,他并无法确定火起之处是否便是幽州军大营,也无法确定曹洪是否真的发兵攻击了幽州军大营,手

    头筹码有限的情况下,张辽根本不敢去赌上一把。

    “呜,呜呜,呜呜……”东面的火势是如此之大,哪怕隔着十数里之遥,都能清晰地瞧见天边的火红与透亮,幽州军的将士们自不免也都被惊动了,正自乱议不已间,却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突然在镇子中暴然狂响了起来,紧接着

    原本紧闭着的西门已被人从内里推了开来,两百名曹军盾刀手举着大盾便从镇子中狂冲而出,呐喊着便向惊疑不定的幽州军将士们掩杀了过去。

    “弓箭手准备,放箭!”幽州军到底是训练有素之师,哪怕正自惊诧东面的大火之起因,可待得一见曹军疯狂地从镇子中冲出,负责指挥作战的幽州军偏将西门义还是很快便从惊愕状态里醒过了神来,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待

    得见曹军已是高速冲到了离己方阵型不足七十步之距时,这才紧着咆哮了一嗓子。

    “嗖,嗖、嗖……”随着西门义一声令下,早已将弓拉得浑圆的两千名幽州军弓箭手们几乎同时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刹那间,密集如蝗般的箭雨便即从军阵中腾空而起,呼啸着向呐喊冲锋中的曹军敢死队将士们劈头盖脸

    地罩了过去。

    “立盾,快立盾!”曹军显然早就预料到会遭箭雨之洗劫,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正自狂奔中的曹军敢死队员们立马齐刷刷地举起了手中的大盾,飞速地彼此一靠,赫然已形成了一座座十人一组的盾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