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 简雍到访
    因着刘备的突然插手,幽州军原定的强取商县之作战计划已然失去了可能性,在无法判断刘表是否已暗中与曹操结盟的情况下,公孙明也自没敢用强,将所部大军驻扎在了洛南城,并未再南下商县。

    在侦知公孙明屯兵洛南城之后,曹操趁机率主力急速撤到了商县一带,与幽州军隔着六十余里之距,再度形成了对峙之格局,如此一来,曹军的后勤供应线顿时大为缩短,自是不肯轻易退出关中,而幽州军因着后方尚未绥靖之故,暂时无法全力南下,战事至此,显然已再度陷入了僵持之阶段。

    “报,禀主公,简雍在营外求见。”

    洛南一战的结果着实糟糕透顶,个中固然有着刘备突然入关之缘故,可更多的却是战术选择上的严重错误所致,其中该负主要责任的无疑便是马超,若不是其一门心思要跟关羽阵上争锋,刘曹联军早就被击溃了的,又何至于陷入如今这等僵持之状态,对此,公孙明自是相当之不满,虽碍于马超的高傲性子,不好直接呵斥于其,可待得军情稳定之后,公孙明却是借着点评战事的由头,在沙盘推演时,不甚客气地指出了马超几处指挥上失误之所在,弄得马超脸色青灰一片,正自尴尬无已间,一名轮值校尉的到来,总算是让马超躲过了一劫。

    “嗯,传罢。”

    用不着见面,公孙明也能猜知简雍那厮之来意,本打算随便派个人将其打发了开去,可转念一想,却又改了主意。

    “上洛郡从事简雍见过大将军。”

    轮值校尉应诺而去后不多久,就见简雍已是一摇一摆地从帐外行了进来,这一见到公孙明端坐在文案的后头,赶忙紧着上前几步,而后又矜持地停了下来,满脸笑容地行了个礼。

    “上洛郡从事?嘿,宪和(简雍的字)倒是毫不客气么,这就自居上了?”

    这一见简雍于见礼之际都要玩上一把小心眼,公孙明不由地便冷笑了起来,毫不客气地便讥讽了其一句道。

    “大将军何出此言,天子诏书已下,晋云长为上洛郡太守,简某蒙关使君不弃,辟为郡从事,又有何可奇怪的?”

    公孙明料得没错,简雍就是在耍小心眼,倘若公孙明不察,随口应了,那简雍便可据此展开游说,哪怕是眼下这等被揭破了,简雍照样有话可说。

    “天子?哈哈……,就许都那个被曹阿瞒玩于股掌间的傀儡也能算是天子,何其可笑哉,嘿,某懒得听尔废话,说罢,刘备老儿到底想作甚,嗯?”

    几年的治理下来,幽、冀、并、青四州早已尽在公孙明的强力掌控之下,哪怕他本人尚未称帝,可民心却已是完全归附了的,在这等情形下,他自是无惧于跟汉庭彻底决裂,也免得曹操总拿天子诏令来说事儿,这会儿当着随行文武的面,故作狂态,并非随心所欲,而是公孙明深思熟虑之举措,没旁的,无外乎是为下一步称帝做好舆论准备罢了。

    “你,你……,大将军如此妄言天子,实非礼也,就不怕天下人群起而伐么?”

    简雍本想着拿天子诏令这等大义来压公孙明一把,可却万万没想到公孙明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公然指摘天子,登时便被狠狠地噎了一下,待得回过了神来,怒火便即不可遏制地狂涌了起来,竟是叉指着公孙明,愤懑满满地便呵斥了起来。

    “放肆!”

    “狗贼,安敢无礼若此!”

    “蟊贼,找死么?”

    ……

    简雍这等言语一出,随行文武们登时便全都怒了,刹那间,帐中拔剑之声便即暴响成了一片。

    “嗯。”

    简雍不过就一无用之说客而已,可毕竟是来使,就这么杀了的话,难免遭世人诟病,尽管公孙明其实并不甚在意所谓的口碑,可能避免骂名也自不妨避上一避,正是出自此等考虑,公孙明并未任由众文武们肆意妄动,只一压手,便已止住了众人的冲动,而后面色肃杀地看着简雍,声线冷厉地开口道:“某与你家主公素来井水不犯河水,论起来,先父与你家主公还算有些交情,尔等不帮某扫灭欺世盗名的曹贼也就罢了,居然敢助纣为虐,究竟是何居心,嗯?”

    “大将军误会了,误会了,我家刘皇叔并非是刻意针对您,只因天子有诏,着关云长就任上洛郡太守,故而我家刘皇叔这才会率部护送,以确保万全,些许争端,实是情非得已,还请大将军海涵则个。”

    简雍向来胆大,脸皮又厚,指鹿为马之类的勾当,于他而论,实在没啥难度,一开口便是扯淡连连。

    “情非得已?好个情非得已,也罢,就算先前一战是误会好了,说罢,刘豫州派尔前来,到底意欲何为?”

    简雍这等狗屁逻辑一出,公孙明原本便不好相看的脸色顿时便更阴沉了几分,只是似乎有所顾忌,倒是不曾再跟简雍就所谓的天子诏令争论个不休,面色一冷之余,紧着便转入了正题。

    “大将军明鉴,关中鏖战数月,生灵涂炭,实大不幸也,我家刘皇叔为此日夜不安,实不忍关中百姓遭此劫难,愿作一中人,还请大将军与曹丞相各自罢兵,以安天下,不知大将军之意如何哉?”

    见得公孙明似乎有着议和之倾向,简雍自以为得计,这便紧着将来意道了出来。

    “哦?条件呢?”

    公孙明并未对简雍所言有所置评,仅仅只是不动声色地往下追问了一句道。

    “若是大将军得允,不若便以渭河为界,河之北归大将军统领,渭南则由曹丞相掌控,彼此罢兵休战,以利百姓休养生息,如此可成?”

    听得公孙明这般问法,似乎真有议和之心思,简雍的眼珠子立马便是一亮,深深一躬之余,紧着便开出了个和议之基调。

    “哦?哈哈……”

    简雍话音方才刚落,公孙明突然仰头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宛若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饶是简雍脸皮厚实,也不禁被弄得个面红耳赤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