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 洛南大战(四)
    “啊哈!”

    张飞的战阵经验何其之丰富,于打马对冲之际,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马超的起手式明显有异,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几乎就在马超攻出绝杀之招的同时,张飞也自狂吼了一嗓子,双臂连振不已间,拿手绝招“星火燎原”已然狂猛地迸发而出了,但见点点枪芒急速闪动着便形成了一股洪流,铺天盖地般地便迎向了马超攻来的枪河。

    “铛、铛铛……”

    两大强招狂猛地对撞在了一起,无数的枪花枪影彼此泯灭,密集的撞击声响得有若爆豆一般,荡起的火花绚烂得令人眼花缭乱,哪怕是目力再强者,也无法看清疯狂交手中的两大绝世勇将之身影。

    “杀!”

    须臾,绚烂散去,两大强招最终战成了平手,巨大的反震力道作用下,二将皆被震得身形向后倒仰不已,不仅如此,各自座下的战马更是被震得长嘶着人立而起了,在这等情形下,马超所乘的紫云聪之神骏也就明白无误地展露了出来——根本无须马超使太大的劲,仅仅只是腰腹轻轻一旋而已,紫云聪便已猛然沉下了高高扬起的马蹄,稳若泰山般地屹立在了原地,接着这等向下的力道,但听马超一声狂吼,手中的虎头湛金枪便已如鞭般暴抽而下,势大力沉地砸向了张飞的脑门。

    “狗贼敢尔!”

    张飞的武艺乃至力量都不在马超之下,哪怕骑术也与马超在伯仲之间,奈何他座下的战马看似雄健,却明显不如紫云聪那般神骏,开战之初倒是无妨,可随着战事的持续,差距便愈发大了起来,尤其是此际,马超的鞭击都已抽将下来了,张飞却愣是还没能完全将人立而起的战马摁将下来,待得惊觉不对之际,马超的长枪都已抽到了离张飞的脑门只有两尺不到之距了,眼瞅着情形危机,张飞当真是惊怒交加不已,仓促间只来得及双臂拼力向上一挺。

    “铛!”

    仗着手快,张飞这一记“举火烧天”总算是及时架住了马超的抽击,问题是仓促间力量根本无法用足,但听一声惊天巨响中,张飞的双臂一麻之下,横着的丈八蛇矛竟被巨大的冲击力压迫得猛然向下一沉,重重地撞在了胸甲上,好在有着护心镜的掩护,倒是不曾受太重的伤。

    “啊呀呀……”

    张飞自出道以来,除了曾在吕布手下吃过亏之外,还真不曾在斗将中遭逢敌手,而今居然被马超打得如此之狼狈,登时便暴怒了,但听其怪叫了一声,也自不顾嘴角边正自有血丝滴淌而下,双臂一抡,手中的丈八蛇矛便已狠命反抽了出去,速若闪电般直取马超的腰腹之间。

    “铛!”

    一招抢到了上风,马超自是不肯错过这等痛打落水狗之良机,双臂猛然一收,紧着便要挺枪再刺,却万万没想到张飞竟在此时悍然发动了反击,面对着这等狂猛的鞭击之势,马超又岂敢掉以轻心了去,顾不得伤敌,双臂紧着便是一斜,准确地架住了张飞的鞭击,只是身形却是难免被震得猛然一歪。

    “唰、唰、唰!”

    张飞可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趁着马超来不及坐稳身子,强行一沉双臂,稳住了被弹开的丈八蛇矛,一个开声吐气之下,连着便攻出了三枪,一枪比一枪快,一枪比一枪猛!

    “铛、铛、铛!呼……”

    马超反应神速无比,哪怕身形尚未稳住,可双臂连颤间,便已是不避不让地连着还了三枪,于硬生生挡住张飞的攻势之余,紧着又反攻出了一枪,快逾闪电般直取张飞的胸膛,可惜没能得手,半道便被张飞挥枪挡了开去。

    战,狂战!在双方座下的战马皆已失速的情况下,二将之间的对决无疑比先前更惊险了许多,枪来枪往间,记记都是杀招,但凡稍有丁点的闪失,后果便是命丧当场,到了此时,双方比的已然不是武艺,而是死战之血勇!

    “报,禀将军,西北方发现大批曹军骑兵,正自高速向洛南城而来,距此已不足六里了!”

    就在马超与张飞缠斗不休之际,一名幽州军游骑突然从城墙的拐角处急冲而出,快马加鞭地赶到了庞德的身前,连马背都顾不得下,便已是焦急万分地禀报了一句道。

    “该死,快,鸣金!”

    庞德先前不赞成马超去阵前耍甚斗将的把戏,担心的便是曹军骑军会突然赶到,可惜马超执意要率性而为,庞德也自没得奈何,而今一听游哨如此说法,忍不住便骂了一嗓子。

    “铛、铛铛……”

    随着庞德一声令下,金锣之声顿时便暴然而响了起来,正自与张飞死战不休的马超闻之,虽是怒极,可也没辙,只能紧着连出了数枪,暂时逼得张飞回枪自守,而后紧着便一点马腹,打斜刺里便往本阵奔驰了去。

    “白脸小儿休走,留下头来!”

    张飞正自杀得兴起,这一见马超要撤,他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紧着一夹马腹,舞枪便要衔尾狂追将上去。

    “鸣金,快鸣金!”

    见得张飞如此莽撞,刘备登时便沉不住气了,无他,对面的幽州军可是有着一万铁骑在,而联军一方的骑兵不过就三千余罢了,若是张飞的追击引得幽州铁骑倾巢而出的话,联军怕是根本无力支撑,一念及此,刘备又岂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也下了收兵之将令。

    “为何鸣金,嗯?”

    仗着座下战马的神骏,马超在先前的缠斗中其实已渐渐占据了主动,正自寻思着该如何阵斩张飞呢,结果却被鸣金之声给唤了回来,心火难免狂燃不已,这才刚冲回本阵,便已是满脸阴霾之色地喝问了一嗓子。

    “孟起,情形不妙,曹贼骑军须臾将至,我军若不赶紧转移,难免有腹背受敌之虞。”

    军情紧急,庞德哪顾得上跟马超置气,紧着便将敌情异动道了出来。

    “哼,慌个甚,传令下去:全军左转,绕向西城!”

    马超就一骄狂的性子,根本不曾将曹军骑军的来援放在心上,但见其一挥手,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道将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