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三章 洛南大战(二)
    刘家军的轰击声势固是不小,可命中率却着实低得可怜,一轮齐射下来,真正命中城头的石弹居然只有两枚而已,还都砸在了城碟上,根本不曾给幽州军造成半点的伤损,这并非刘家军将士不努力,而是训练水平不足以及用不惯曹军制式投石机的共同结果。

    寄人篱下的刘备穷得叮当响,手下兵马连衣甲都凑不太齐,又哪有太多的精力去发展远程部队,其所部原本拥有的投石机全都是老式的杠杆投石机,操作倒是简单,奈何威力奇差,刘备自然也就不会太重视远程部队的训练,于诸割据豪强中,刘家军的远程攻击能力无疑是最差的一家,此番之所以能有四十架算得上先进的投石机,全都是曹军无偿提供而得的,个中自是别有蹊跷:

    尽管刘表一再拒绝了刘备趁乱攻取南阳的建议,可刘备却是不曾死心,一待曹军败势已明,刘备可就沉不住气了,悍然发兵穰邑(今之邓州),兵抵城下,都尚未来得及发起攻击,郭嘉便已派人送来了一封矫诏,言称天子诏令着刘备统御上洛、南阳两郡,并兵进关中,救援曹军,又有一封假造的曹操手令,在同意天子诏令的同时,给予刘家军大量的辎重粮秣为用,贪图便宜的刘备果然上了钩,从曹军的后勤转运中心穰邑领取了大量的辎重之后,便即兴冲冲地挥军过了武关,正巧赶上郭嘉设谋夺回洛南城,为诱使刘备用命,遂给了刘备四十余架新打造出来的中型投石机,贪心作祟之下,刘备也不顾手下将士毫无使用经验这一事实,全盘接纳了郭嘉的好意,连正儿八经的训练都不曾搞上一回,便即匆匆投入了实战,效果差强人意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不要慌,都伏于城碟之后,举盾戒备。”

    自董卓之乱后,关中战乱不断,除了长安之外,其余诸城大多残败不堪,洛南城同样如此,多年前设有的守城弩早已不知去向,高览所部拿下了洛南城之后,限于时间,也来不及有所修缮,加之高览所部乃是轻兵急进而来的,根本不曾携带投石机等重型器具,甚至连弩车都没一辆,此际面对着刘家军的狂轰,自是毫无反手之力,高览对此也自没甚太好的办法,只能是吩咐手下将士注意避弹。

    “停止轰击,擂鼓,冲城!”

    在武关见识过投石机的威力后,刘备原本对己方新组建的远程部队可是寄予厚望的,却不曾想五轮轰击下来,效果差得着实令人无语,眼瞅着远程部队难以派上用场,刘备自是不打算再这么拖延下去了,但见其满脸悻悻然之色地一挥手,便已是厉声断喝了一嗓子。

    “咚、咚咚……”

    随着刘备一声令下,暴烈的鼓声顿时便轰然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三千刘家军步卒狂呼乱吼着冲出了本阵,有若潮水般地向城墙所在处直冲将过去。

    “弓箭手准备,五十步齐射,放箭!”

    高览虽是重伤得无再战之力,可指挥能力却是还在,此际一见刘家军呐喊着冲将过来,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伸手一扶城碟,稳住了摇摇欲坠的身子,面无表情地连着下了几道命令。

    “嗖、嗖、嗖……”

    防守南城的幽州军弓箭手其实并不多,拢共也就三百余人而已,可训练水平却是极高,一通乱箭射将下去,当场便有八十余名刘家军士兵被射倒在地,惨嚎声顿时便暴然而起了,饶是如此,也兀自无法拦阻住刘家军的疯狂前冲。

    “竖云梯,上城,上城!”

    刘家军的冲锋速度奇快,幽州军的弓箭手们仅仅只齐射了两轮而已,狂呼乱吼的刘家军将士便已扛着云梯冲到了城墙之下,随着率部出击的刘辟一声大吼,近二十架云梯便已齐刷刷地扬了起来,又重重地向城碟处靠了过去。

    “檑木滚石,给我砸!”

    云梯一靠上了城头,大批的刘家军将士立马嘶吼连连地赴梯直上,气势之旺可谓冲天,一见及此,高览也自顾不得节约了,紧着便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见众幽州军将士们齐齐呐喊着将城上仅存不多的檑木滚石疯狂地顺着云梯往下砸。

    “弓箭手,压制城头,其余各部不许停,接着向上登!”

    檑木滚石乃是守城之利器,幽州军这么一通乱砸将下去,枪登的刘家军将士当即便被砸得个鬼哭狼嚎不已,眼瞅着手下将士伤亡不小,刘辟的眼珠子登时便泛了红,大呼小叫地咆哮连连,硬逼着士气受挫的刘家军士兵们冒着矢石顺梯而上。

    高览所部在占据了洛南城之后,并未下力气去修缮城防工事,也就是到了被围之际,方才紧急抢拆了些民房,收集砖石、横梁之类的以为檑木滚石之用,限于时间,所备之物有限,很快便陷入了后继无力之窘境,不得已,只能依靠弓箭来遏制刘家军的攻势,然则在刘家军弓箭手的压制下,防御效果着实不佳,开战不过一炷半香而已,已是几次被刘家军冲上了城头,尽管最终都被幽州军将士们不顾生死地强行打下了城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家军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根本不给幽州军留下喘息之余裕,形势对于高览所部而言,已然是被动到了极点。

    “报,禀主公,不好了,西北五里开外处发现大批幽州骑军,正自急速向洛南城冲来!”

    几番攻上城头,又几番被强压了下来,刘备的心情自然也就跟着起起伏伏,正自焦躁不已间,冷不丁见得一骑游哨疯狂地打马从西北方向疾驰而来,径直冲到了中军处,这才一个干脆利落的滚鞍下了马背,冲着刘备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来了多少兵马,领军者又是何人?”

    一听游哨这般说法,刘备顿时便大吃了一惊,哪还顾得上去观望攻城之战,紧着便追问起了详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