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二章 悬崖勒马(一)
    “可恶!”

    肥城一战下来,幽州军的损失可谓是惨重无比,饶是天黑后吕翔尽力收拢的残部,可也就只聚拢了八千不到的部众,再算上天亮后赶回来的溃兵,总兵力也就只有一万两千不到,粮秣辎重损失殆尽,不得已只能灰溜溜地率部逃回了历城,至此,泰山郡攻势便以大败收了场,消息传至郑县大营,公孙明当场便被气得个愤然拍案而起。

    “主公息怒,吕翔兵败而归,历城恐也有危,还须得早作绸缪为宜。”

    公孙明自崛起于幽州以来,甚少有大发雷霆之时,惟其如此,这会儿陡然暴怒起来,声色自是吓人得很,帐中随行文武心惊肉跳之下,竟是都不敢在此时轻易开口,唯有牵招却是无此顾虑,但见其不慌不忙地从旁行了出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躬,紧着便提点了一句道。

    “嗯……,南下之事是经某同意的,此番战败之首责在我,河明,记录:孙弥力战身亡,不失我幽州军魂之荣耀,着封为武烈侯,追赠后将军之衔,加封两百户,由其长子袭爵;军师庞统绸缪失误,降一级,罚俸半年,吕翔统兵疏忽,以致兵败若此,着降为讨逆将军,罚俸一年,调回蓟县听用,着虎威将军张毅即刻赶赴历城,整顿兵马,以防贼军之北进,另,着青州刺史辛毗加紧征集粮秣,转运历城,没有某之手令,东线各部不得再擅自出击,有违此令者,杀无赦!”

    牵招这么句话听起来简单,可内涵却是颇多,以公孙明之智,即便是处在火头上,也自很快便想明白了个中的关键之所在——吕翔远谈不上忠义之人,一旦畏罪,还真就有着投曹之可能,倘若此事真的发生,青州可就真要糜烂了去,为防万一,哪怕心中很想杀了此獠为孙弥殉葬,公孙明也只能暂时轻轻放过了事。

    “主公英明!”

    牵招与吕翔共事过多年,自是无比清楚吕翔是何等样人,他先前之所以站出来言事,就是担心公孙明会在盛怒之下逼反了吕翔,而今一听公孙明处置得当,紧绷着的心弦立马便是一松,也自没再多言啰唣,称颂了一声便即退到一旁去了……

    “哈哈……,诸公,大喜啊,子廉率军于肥城大胜贼军吕翔所部,斩首五千余,生擒四千之众,力斩贼将孙弥,夺得辎重粮秣无算,徐州无忧也!”

    几乎与公孙明收到了军情局辗转发来的军报之同时,曹洪的捷报也已以八百里加急的方式送到了曹军郑县大营,曹操阅过之后,忍不住便放声大笑了起来。

    “恭喜明公了!”

    “子廉神威,大涨我军士气,此确是大喜之事也!”

    ……

    见得曹操兴奋若此,众文武们自是全都来了精神,弹冠相庆之余,乱纷纷地便恭贺了曹操一番。

    “嗯,子廉真虎胆将军也,即刻移文肥城,晋子廉为后将军,加封两百五十户,其余有功将士一体双倍加赏!”

    这段时日以来,除了一开始在渭北胜了高览所部一回之外,曹军始终处于极端被动的状态,难得有了曹洪这么场大胜,曹操兴奋之余,自是不吝重赏上一把。

    “明公,据某所知,那吕翔虽略有将才,然其人贪财好色,实非忠良之辈,早年能不顾家小而降了那公孙小儿,如今畏罪之下,未见得便无降我之心,明公不妨着即派人前去说降,许其高官厚禄,多送财货美女,或可大有所得。”

    曹操话音方才刚落,就见郭嘉已从旁闪了出来,朗声提议了一番。

    “奉孝所言甚是,来啊,即刻急信子廉,着其派人多携财货去游说吕翔,若能得手,即刻兵进青州,老夫倒要看看公孙小儿急还是不急!”

    自与幽州军交恶以来,曹营始终处于防守的一方,一直少有主动进攻之良机,而今战机既是出现了,曹操自是想着能围魏救赵上一把,此际一听郭嘉言之有理,顿时便来了兴致,毫不迟疑地便下了个决断……

    “参见军师。”

    吕翔这么一败,东西对进的战略也就宣告了破产,如此一来,莒县的佯攻也就没了必要,当然了,仗是不打了,可事情却是没完——吕翔战败的消息传来,军中士气顿受重挫,不得已,一干将领们只能是想方设法地搞各种训练,以凝聚士气,身为副帅,赵云也自没法置身事外,一大早便领着手下骑军将士们在营外搞起了赛马的游戏,正自闹腾不已间,突然得知庞统有请,自是不敢稍有耽搁,紧着便策马赶到了中军大帐中。

    “子龙来得正好,主公已有处置,着令张毅赶去接管历城防务,至于吕翔则调回蓟县听用,某思及再三,还是由子龙你陪着张毅去走上一趟为宜。”

    尽管公孙明给出的处置不算重,可庞统的心情还是不免颇为的沉重,毕竟这一仗全是他力主所致,而今到了这般田地,庞统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轻忽,这一见赵云已到,也自无甚寒暄之言,紧着便下了道将令。

    “军师放心,某知道该如何做了。”

    赵云乃聪慧之人,哪怕庞统没明说个中之蹊跷,可他显然是一听便知究竟,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紧着便应承了下来。

    “嗯,事不宜迟,子龙这就去准备好了。”

    见得赵云会意地颔了下首,庞统便已看懂了赵云的暗示,心弦微松之余,也自没再多言啰唣,挥手便让赵云自去张罗相关事宜不提……

    “禀将军,府门外来了一人,自言是将军族弟吕丹,说是有要事要面见您。”

    自败退回历城已是五天了,可吕翔却尚未摆脱大败之影响,每日里不管军务,只是独自一人猫在城守府的后花园里喝着闷酒,这不,一大早地,饶是宿酒未消,他竟是又喝上了,正自闷闷不乐间,却见其亲卫统领疾步从亭子间外行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凑到了近前,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