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一章 兵败肥城(二)
    “轰……”

    纵使再精锐的部队,在行军途中骤然遇袭之下,也自难以在短时间里稳将下来,幽州军自然也不例外,这都还没等吕翔作出调整,两路伏兵已然急速杀到,瞬间便将幽州军拦腰冲得个大乱不堪。

    “混蛋,撤,快撤!”

    曹军突袭的时机把握得实在太精准了些,冲击的恰恰就是吕翔的帅旗所在处,只一个冲锋而已,幽州军的中军便已被杀得个七零八落,吕翔大慌之下,哪敢留下来等死,慌乱间紧着一拧马首,率尚能跟随在侧的百余亲卫骑兵掉头便往来路狂逃了去,他这么一逃不打紧,本就已乱了分寸的幽州军顿时便陷入了崩溃状态。

    “曹洪在此,吕翔小儿哪里逃!”

    吕翔的反应不慢,仗着马快,倒也顺利地冲出了乱军,领着后队兵马疯狂逃跑不迭,可惜他并未能逃出多远,这才刚飞奔出两里开外,但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响过,一彪骑军突然从左翼的一处林子中高速杀出,为首一员大将赫然正是本该已率部南下的曹洪!

    “狗贼,某跟你拼了!”

    曹洪所部皆骑兵,尽管只有三千骑而已,可冲锋起来的声势却是惊人已极,可怜幽州军目下正在溃逃之际,上下皆无死战之勇气,只一下便被曹军杀得个落花流水,去路被拦之下,吕翔登时便急红了眼,大吼了一声,挺枪便向曹洪迎了过去,试图来上个擒贼先擒王!

    “找死,看刀!”

    曹洪率部南下是虚,秘密北上方是实,为了确保不走漏消息,他可是早早就严令泰山、大河两郡行坚壁清野之事,不给幽州军情局探子发挥作用之余地,此行本来是打算去偷袭历城的,可在半道上得知吕翔挥军南下的消息之后,曹洪当机立断地便定下了打伏击之安排,为此,刻意将伏击地点放在了山口外的平原上,要的便是打吕翔一个措手不及,而今一切都已按着计划顺利展开,就差拿下吕翔之人头了的,这会儿见得吕翔奋勇杀来,无疑正中曹洪之下怀,但听其一声厉啸之下,已是拍马迎上了前去,一刀如虹般地斜劈而出。

    “嗬哈!”

    吕翔虽够不上绝世武将之级别,可在幽州军中也属位列前十之勇将,此际情急拼命之下,自是无心跟曹洪见招拆招,这一见曹洪挥刀劈来,立马便大吼了一声,毫不示弱地挥枪便暴击而出,枪速奇快无比,试图逼曹洪回刀自守。

    “铛!”

    吕翔的算计虽好,可惜早在曹洪的预料之中,只见刀到半途之际,曹洪的双臂突然一个加力,原本就快的刀势陡然便更快了三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跟吕翔来了个以硬碰硬,但听一声惊天巨响中,二将的身子几乎同时向后一仰,各自座下的战马全都吃力不住地长嘶着人立而起了。

    “混蛋!”

    吕翔想的是突围而走,却没料到曹洪居然在此紧要关头上以硬碰的招式将自己逼停了下来,心不由地便慌了,怒骂了一声之余,赶忙用力一扭腰胯,勉强稳住了座下的战马,顺势又是一枪攻杀了出去,试图打曹洪一个措手不及。

    “嘿!”

    曹洪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不跟你玩虚的,只管以硬碰硬,只消拖到曹军骑兵杀散了幽州溃兵之后,那便是吕翔的死期,正是出自此等想法,见得吕翔出枪攻来,他根本不作避让,一声断喝之下,又是毫无花俏地一刀封了出去,再度跟吕翔来了记硬碰。

    战,再战!二十回合很快就过去了,饶是吕翔拼命厮杀,却还是不免渐落下风——吕翔的武艺本就与曹洪在伯仲之间,力量也自相差无几,接连硬碰下来,却是怎么也无法摆脱曹洪的纠缠,眼瞅着自家手下亲卫死伤得都已是差不多了,吕翔本就慌了的心顿时便更慌了几分,十成的本事了不得也就只能发挥出七成,被曹洪压制住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仲南快走,孙某来挡住此獠!”

    眼瞅着吕翔已是在劫难逃之际,却听一声如雷般的暴吼声响起中,副将孙弥已率千余残军从后头赶了上来,奋力杀穿了曹军骑兵的拦截,径直向曹洪杀了过去。

    “滚开!”

    吕翔本就不是个慷慨赴义的主儿,这一见孙弥杀到,立马紧着连出了数枪,暂时逼退了曹洪的攻杀,而后慌乱地一踢马腹,头也不回地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曹洪见状,自是不肯善罢甘休,待得要追,孙弥已然快马杀到,一枪便捅向了曹仁的胸膛,一见及此,曹洪登时便怒了,大吼了一声,手起一刀,不管不顾地便向孙弥劈了过去,刀速奇快无比,竟有着后发先至之可能。

    “铛!”

    孙弥显然没料到曹洪的刀势竟是如此之快,眼瞅着情形不对,心不由地便慌了,仓促间一翻腕,勉强将笔直刺出的枪势一斜,总算是及时封住了曹洪的劈杀之势,只是一来他的力量本就不如曹洪,仓促变招之下,力量根本无法用足,虽是架住了刀势,可双臂当即便被震得酸软不堪,不仅如此,身形更是猛然一歪,险些就此跌下了马去。

    “噗嗤!”

    曹洪的武艺比之孙弥明显高出了老大的一截,反应速度也同样如此,这都还没等孙弥调整过来,就见曹洪双臂一抡,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之后,孙弥的头颅已被砍下,在空中翻滚着飞出了老远,其无头的尸体鲜血狂喷地在马背上晃荡了几下之后,最终还是重重地跌落了马下。

    “全军追击,杀光贼子!”

    一刀将孙弥枭首之后,曹洪心中的怒意这才算是稍减了些,饶是如此,他也自不肯错过这等痛打落水狗之良机,一声咆哮之下,率部便不依不饶地死追在了幽州残军的后头,不断地将掉了队的幽州军将士砍翻在地,这一追就足足追出了五里之地,直到天色擦黑之际,方才心满意足地率部凯旋而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