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兵败肥城(一)
    建安九年六月十一日,孙权于建康誓师北伐,兵分两路,其中周瑜统兵三万攻广陵,孙权自率主力六万步骑攻濡须口,一战全歼曹军朱光所部三千步卒,据此建镇为根据地,并以程普、太史慈为正副先锋,兵进合肥,曹仁接到前线兵败之消息后,第一时间坚壁清野,屯兵于合肥城中,以待江东军之到来,并急信向曹操告急。

    自再度回师郑县之后,曹军与幽州军主力再度形成了对峙之格局,曹军数次派人前去幽州军大营下战书,公孙明皆避而不战,也自不曾急攻潼关西城,两军就这么保持着武装对峙之格局,时值江东北伐之消息传到关中,在幽州军情局暗桩的推动下,流言很快便在曹营中蔓延了开来,一时间曹军上下人心惶惶,然则曹操却是怡然不惧,在大聚文武之际,笑称江东孙权此举乃是自寻死路,自言已与刘表达成一致,荆州十数万大军不日将渡江袭建康,且曹洪所部两万五千精锐已从彭城启程,正自赶赴合肥,击溃孙权不过旦夕之事耳,众文武们闻此消息,皆精神振奋不已,流言顿时便没了市场。

    “主公,庞军师处又来了急信,请您过目。”

    江东军的趁火打劫本就属意料中事而已,曹操都不在乎,公孙明自然就更不会放在心上了,在流言攻势未能奏效的情况下,公孙明也就没再去理睬江东军北伐一事,照例摆出了乌龟不出动的架势,跟曹军拼后勤消耗,以进一步消磨曹军的战争潜力,却不曾想庞统处却是接连来了急信,请求对徐州用兵,哪怕公孙明都已去文否决了其之提议,可庞统还是再三坚持,这不,六月十五日午间,公孙明正自用着午膳之际,公孙冷又给他带来了封飞鸽传书。

    “嗯……,明彦,给军师去信,准其酌情行事,务以稳为上,另,吕翔其人虽略有将才,然守尚可、攻不足,历城守军能不动还是莫要轻动的好。”

    庞统在信中列举了攻伐徐州之要略,并指出徐州一年可两熟,乃是曹营最重要的粮仓以及盐仓,如今屯兵彭城的曹洪所部已南下,北线空虚无比,正是攻伐诸城之良机,纵使难速胜,也可毁徐州之夏收云云,对此,公孙明也自不免有些动心了,思忖再三之后,最终还是决定由庞统自行绸缪徐州之战……

    “哈哈……,子龙来得正好,主公来信了,已允了我军之便宜行事。”

    六月十七日,巳时三刻,闻知庞统有请的赵云这才刚行进了中军大帐,就见庞统已是哈哈大笑着起了身,兴奋满满地便道出了个喜讯。

    “此好事也,军师但有所令,末将无有不从者!”

    这都已在莒县城外跟李典所部对峙了两个半月了,始终不得寸进之下,赵云也早就渴望着能战可畅快了的,此际一听庞统这般说法,精神顿时便是一振,在看过了庞统递将过来的密信之后,毫不犹豫地便表明了态度。

    “嗯,有子龙相助,大事自是指日可定,今,莒县之敌在城中经营日久,城坚难下,正面攻之,殊为不易,纵使能克,我军折损也自必重,实不可取,唯有以奇胜之,某打算着吕翔率部出历城,先取泰山郡,再转攻鲁郡,抚莒县之敌后路,逼李典所部撤军,而后我军再以骑军衔尾追袭,自可破敌于野!”

    庞统早就已绸缪过攻徐州之战略,此际见得赵云也同意发起徐州攻略,他立马便将所谋之策娓娓道了出来。

    “军师,主公于信中可是有交待,说是历城之兵马不可轻动。”

    这一听庞统之谋划,赵云不由地便是一愣,紧着便提出了反对之意见。

    “兵法有云: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今,曹洪所部已急速南下,其北线尽空,吕翔所部两万余步骑皆我幽州精锐,但消稳稳行了去,诸城皆可轻易下之,且,我军这头加紧佯攻,自可拖住李典所部,令其难以回援诸城,又何须担忧过甚。”

    尽管公孙明在信中有所交待,然则庞统却并不以为然,随口便给出了个解释。

    “这……”

    听得庞统这般说法,赵云一时间还真就找不出甚反对的理由来。

    “子龙无须过虑,此事某自有分寸,明日一早,我军便出营佯攻,逼敌自守。”

    庞统既已下了决断,自是不打算再听赵云之进谏,一派自信满满状地便下了最后的决断,对此,赵云也自不好反对,只能是无奈地躬身应诺不迭……

    六月二十日,在接到了庞统的密令之后,吕翔第一时间便率两万步骑从历城出发,兵逼平阴,面对着来势汹汹的幽州大军,平阴县令王凤不敢应战,率守备营弃城而逃,幽州军不战而胜。

    “命令各部加快行军速度,务必在日落前赶到肥城!”

    六月二十一日,在平阴休整了一晚之后,吕翔率部南下,兵进肥城,因穿越泰山余脉之故,兵行极慢,至申时正牌,方才行出了山区,对这等行军速度,吕翔自是不满得很,加之自忖重兵在握,不顾将士已疲之事实,连续下令全军提速向前赶,试图尽快拿下泰山郡重镇肥城。

    在泰山余脉中穿行之际,吕翔倒是有着足够的谨慎,斥候与游哨派出了不少,以警戒可能之埋伏,可这一出了山区,吕翔明显就松懈了下来,只管驱军向前,至于游哨么,倒是还派出了一些,可也就只是虚应其事罢了,在他看来,这都已到了平原之地了,以己方如此之强军,又何惧有敌来犯。

    “呜,呜呜,呜呜……”

    疏忽大意总是要吃大亏的,这不,就在幽州军沿着大道一路向前狂赶之际,大道左侧两里不到的一处林子以及右边一道地沟处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两彪军疯狂冲出了埋伏地,有若两支利箭般向正在行军中的幽州军拦腰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