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郑县之战(四)
    “狗贼,依马而胜,算甚好汉!”

    明明一身武艺不在对方之下,偏偏却因座下战马不给力而被压着打,这等感觉无疑憋屈到了极点,饶是许褚自负到了极点,于两马再度交错而过之际,还是忍不住愤愤然地骂了一嗓子。

    “老子只管杀人,管你娘的啥好汉不好汉的,受死罢!”

    庞德一门心思只想将许褚斩于刀下,又哪会去理会许褚这等拙劣的激将法,再度兜马而回后,不屑地还了句嘴,借着马的冲速,一刀如虹般地便又向许褚劈杀了过去。

    “铛!”

    庞德这一刀毫无花俏,有的就一个“快”字,摆明了就是要逼许褚硬碰,对此,许褚虽心知肚明,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是硬着头皮再度跟庞德硬碰了一记,但听一声惊天巨响过后,许褚的身形便已被巨大的反震力道生生震得个歪斜不已,而反观庞德,不过只是略微晃动了几下,便已稳住了身形。

    “该死!”

    战到此时,每一回合星点的劣势积累下来,已是大得惊人,眼瞅着正面对战已难有翻盘之可能,许褚自是不愿再这么死战下去了,但听其不甘地咒骂了一声,脚下猛地一踢马腹,便已歪斜着身体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狗贼休走,留下头来!”

    这一见许褚要逃,已然占据了绝对上风的庞德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一拧马首,咆哮如雷般地便穷追了上去。

    “嗖!”

    许褚落荒而逃是假,趁机射杀庞德才是真,只见许褚于策马奔逃之际,悄然将手中的斩马大刀飞速地往得胜钩上一搁,空着的左手紧着便往腰间一抹,麻利无比地抽出了腰间箭壶里的大铁弓以及一支雕羽箭,一个回头望月,便已顺势将弓拉得浑圆,瞄着庞德的前胸便是一箭射将过去。

    “铛!”

    庞德根本没想到许褚会如此不要脸地来上这么记暗箭伤人,待得惊觉不对,箭矢已近,当即便吓得庞德手忙脚乱不已,仓促间将刀往胸前一横,总算是侥幸将箭矢弹飞了开去。

    “狗贼,就你会放箭么,看老子射死你!”

    在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之余,心火也自就此大起了,暴怒之下,庞德哪会跟许褚有甚客气可言,紧着将斩马大刀往得胜钩上一摁,左手一抄,便已将腰间箭壶里的八石强弓取到了手中,连带着抽出了三支雕羽箭,右手一合,再猛力一拉,便已将弓拉得个浑圆,一招连珠箭发,三支雕羽箭呈品字形便向纵马狂逃的许褚射将过去。

    “铛、铛、铛!”

    庞德乃是幽州军中有数的神箭手,这一记连珠箭当真耍得个精彩绝伦,忙于逃窜的许褚根本无法闪躲开去,眼瞅着毙命已是难免之事,却不料斜刺里突然飞出了三支雕羽箭,竟是准确无误地将庞德射出的连珠箭破得个彻底,赫然是徐晃快马从阵中杀出了!

    “全军突击,杀贼,杀贼,杀贼!”

    公孙明眼尖,早在徐晃突然杀出之际,便已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唯恐庞德有失之下,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只见其一把抄起得胜钩上的精钢长枪,大吼了一声,挥军便发起了狂猛的冲锋。

    “全军出击,杀啊!”

    幽州军这么一冲将起来,曹操自是不敢坐视,同样一声令下,挥军便发起了潮水般的反冲锋。

    “公孙小儿,受死!”

    两军阵前,徐晃本来是打算去偷袭庞德的,可这一见幽州军大举杀来,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忙不迭地稳了下马速,等待着手下骑军跟将上来,而后方才再度打马加速,径直便向公孙明冲杀了过去。

    “杀!”

    哪怕明知徐晃的武艺比自己要稍稍高出一线,可在这等决死冲锋之际,公孙明又岂肯退缩,无所畏惧地便纵马直冲而上,待到两马将将相交之际,但听公孙明一声大吼之下,双臂猛然连振,一招“七杀枪”已是暴然刺击而出,七道枪影虚实变幻莫测,如梦如雾般向徐晃劈头盖脸地便罩了过去。

    “嗬哈!”

    这一见公孙明枪招精妙无比,徐晃也自不敢大意,一个开声吐气之下,双臂猛然一抡,手中的长柄宣花斧便已幻化出了十数道斧影,不避不让地迎向了公孙明的枪招。

    徐晃的斧招同样神妙非凡,招式一经展开,可谓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寻常战将若是遇此,根本无法辨认出那一道斧影是虚、哪一道斧影方是实,少不得要被这一招斩杀当场,怕是至死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死的。

    “铛!”

    旁人办不到的事儿,却难不倒眼力过人的公孙明,只见其双臂突然一拧,七道枪影骤然而一之下,竟是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徐晃斧招里哪唯一的一道实影,只一枪便撩在了斧柄上,但听一声惊天巨响过后,公孙明的身形固然被震得略略一歪,可徐晃的斧势也自被卸到了一旁,在双方马速皆快的情况下,自是谁都来不及再攻出第二招,便一彼此交错而过了。

    “轰……”

    随着公孙明与徐晃各自杀入彼此身后的骑阵中,两道相向对冲的铁流终于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刹那间便有大批的两军骑兵哀嚎着滚落马下,再被后续涌来的无数马蹄一踩,瞬间便成了一地的肉泥。

    徐晃所部骑兵在数量上本就不如公孙明所部,战斗力也明显差了老大的一截,哪怕有着徐晃这等绝世勇将的统帅,也自难敌幽州铁骑的凶猛突击,很快便被冲得个七零八落,饶是徐晃奋力冲杀,也无法挽回曹军骑军的颓势,到了末了,就连他自己也被强悍无比的幽州铁骑逼得狼狈万状地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突击,突击!”

    杀散了徐晃所部之后,公孙明已然是浑身血迹斑斑,虽说染上的大多是敌骑的鲜血,可他同样在乱战中受了一记枪伤,肩头处被划拉出了一大道血口,纵使如此,公孙明也自不曾有丝毫的犹豫,率部便又向后续涌来的曹军步军冲杀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