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 郑县之战(三)
    “传令下去,着令明上前击贼!”

    这一见许褚出马,公孙明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一皱,没旁的,目下在此的大将虽不算少,可真能跟许褚过手的,也就只有庞德一人,而对面阵中还有个徐晃在,万一要是庞德稍有些闪失,己方士气怕是受损难免,问题是此际不战的话,同样会挫动军心士气,略一权衡之下,公孙明最终还是决定让庞德上去一战再作计较。

    “蟊贼休狂,看某取尔之狗头!”

    时值许褚冲出本阵之际,庞德便已在跃跃欲试了的,只是因着公孙明那头并未下令,不敢擅动罢了,而今一得了将令,庞德又哪还能按捺得住,纵马如飞地便拍马舞刀杀向了许褚。

    “手下败将,安敢言勇,受死罢!”

    于历城一战中,许褚曾击败过庞德一回,此际见其狂飙而来,自是不以为意,不屑地怒吼了一声,蛮不在乎地便策马迎上了前去。

    “狗贼,看刀!”

    庞德前番之所以会败在许褚手下,并非武力不如对手,完全是因连着击败了乐进、于禁之后,体力已然不支之故,可谓是败得极冤,一向引为平生之憾事,而今一见许褚居然如此小觑自己,登时便怒了,纵马杀上前去,暴吼着便挥出了手中的斩马大刀,势若奔雷般地便是一个斜劈。

    “啊哈!”

    许褚狂妄归狂妄,可真见得庞德出招如此之凌厉,又岂敢真无视了去,但听其一声断喝之下,双臂猛然一抡,紧着也劈出了一刀,毫不示弱地便迎上了庞德的刀势。

    “铛!”

    庞德含怒出手之下,已是用尽了全力,而许褚有心一刀见功之下,同样也是如此,双方都不打算变招的情况下,两柄大刀自是毫无花俏地便撞在了一起,但听一声惊天巨响过后,二将的身体皆被震得猛然一歪,座下的战马也自吃力不住地长嘶了起来,马速自是陡然骤降。

    “杀!”

    庞德出身陇右,自幼与马为伴,一身马术自是高妙无比,只见其腰腹一扭之下,已然稳住了身形,顺势一带双臂,本已被弹起的大刀陡然一颤,瞬息间又是一刀直劈而下,速度虽不算快,可胜在突然。

    “呀……”

    许褚的马术显然要比庞德稍差了一线,待得其稳住了身形之际,庞德的刀势已若泰山压顶般劈了下来,一见及此,许褚哪敢有丝毫的大意,忙不迭地一横臂,一个举火烧天便迎架了上去。

    “铛!”

    电光火石间,二将都来不及再作出变招,便即再度硬碰了一记,许褚固然被反震力道震得双臂一软,而庞德显然也没能占到啥便宜,大刀被弹起不说,屁股也被震离了马背,双方在震惊于对方的力量之同时,显然都不打算再这么纠缠着死拼硬斗将下去了,几乎同时一夹马腹,彼此交错着便各自奔向了远处。

    “好贼子,再来!”

    连着两记硬碰下来,居然没能击败手下败将,许褚的脸面可就有些挂不住了,兜马回转之后,咆哮着便又狂冲了起来。

    “狗贼,某誓杀汝!”

    庞德急欲雪耻之下,同样对平手之势相当的不满,这一见许褚再度发起了冲锋,他又岂肯示弱,拍马舞刀便迎上了前去。

    战,再战!打出了火气的两员绝世勇将各种狠招妙招层出不穷,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直激得两军将士喝彩连连不已,很快,半个时辰过去,二将狂猛无俦地连战了八十余回合,却是谁也难以占到一星半点的上风,到了此时,二将座下的战马皆已乏力地直吐白沫了。

    “手下败将,可敢换马再战?”

    眼瞅着马力已然不济,许褚自是不敢冒着马失前蹄之危再这么死战下去,可又不愿被庞德这么个手下败将搬回一局,于再一次的对冲而过之后,并未再兜马冲锋,而是扬刀暴吼了一嗓子。

    “战,某等你来!”

    庞德已然杀红了眼,自是不肯再这等情形下与对手言和,毫不示弱地丢下句交待,纵马便往本阵奔了回去,一见及此,许褚也自不曾再叫嚣,同样紧着便打马往本阵而去了。

    “令明,斗将无益,不若……”

    公孙明一向对斗将不是很感冒,此际见得庞德拨马而回,紧着便策马迎上了前去,试图劝止庞德再度出阵。

    “主公,末将曾败于那厮手下,向引为平生之憾,今日若不杀那狗贼,末将誓不为人,还请主公周全。”

    公孙明倒是一番好意,生怕庞德折在了阵上,奈何庞德却根本不打算罢手,不等公孙明将话说完,便已是单膝一点地,满脸恳切地出言请求道。

    “那好,骑某的马去,砍下那厮的狗头!”

    这一见庞德执意要战,公孙明也自不好拂了其之意,这便翻身下了马背,将马缰绳往庞德手中塞了去。

    “谢主公周全,且看某阵斩了那厮!”

    公孙明所乘的战马浑身全白,乃是南匈奴单于鲁阿契所献的草原马王闪电驹,身形高大健壮,就神骏而论,丝毫不在赤兔马之下,得此强助,庞德顿时大喜过望,一拜之下,紧着便翻身上了马背,一抖马缰绳,再度冲出了本阵。

    “手下败将,受死!”

    庞德纵马而出之际,许褚也已换好了战马,大老远瞧见庞德座下战马神骏非凡,心下里登时便滚过了一阵强烈的嫉妒之情绪,但却并不打算就此服软,一声狂啸之下,纵马便狂冲而出,再度与庞德展开了一场狂猛的厮杀。

    斗将比拼的可不止是武将本身的武勇,座下战马也是一大助力,当年关羽能力斩颜良、文丑,并非其武艺真的远远高出颜、文二将,实际上,关羽的武力值不过与颜、文相当而已,之所以能得手,仰仗的其实是其所乘的赤兔马之威罢了,如今庞德有了神骏不在赤兔马之下的闪电驹之帮衬,许褚明显便有些吃力不住了,连着又战了三十回合下来,许褚已渐渐被压在了下风,尽管靠着过人的武勇,暂时还能支撑得住,可形势无疑已然是不太妙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