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 巧取潼关东城(二)
    “放箭!”

    骤然遇袭之下,曹军将士顿时便陷入了一派大乱之中,人马互相拥挤践踏,整支队伍彻底乱了套,面对这等痛打落水狗之良机,高览自是不会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声线冷厉无比地便高呼了一嗓子。

    “嗖、嗖、嗖……”

    幽州军的山地步军不止是训练大纲上与寻常步军有所区别,装备上也同样有所不同——全军上下无论是兵还是将,都不装备长弓,取而代之的是人手一支连弩,每张弩可同时装填六支钢箭,此际同时发射之下,一瞬间便是三万六千支钢箭如蝗般从山腰处罩向了有若无头苍蝇般乱冲乱撞的曹军将士,刹那间,惨嚎声便即暴响成了一片,大批的曹军士兵连怎么回事都没能搞清,便已被射成了刺猬。

    “不要乱,稳住,稳住!”

    朱灵的运气不错,靠着手下亲卫的拼死掩护,侥幸躲过了箭雨的洗劫,可待得发现手下将士已然陷入了崩溃状态,朱灵的心瞬间便沉到了谷底,饶是如此,他也不打算放弃最后的抵抗,一边舞刀格挡着激射而来的流矢,一边声嘶力竭地狂吼着,试图稳住己方之阵脚,只可惜不过是在做无用功罢了,值此大乱之际,真能听其将令而动者,可谓是少之又少。

    “全军突击,不降者,杀无赦!”

    没等朱灵的努力奏效,高览已然挺枪站了起来,高呼一声,率亲卫队便顺坡直冲而下,一见及此,埋伏在山腰处的幽州军将士们也都纷纷跟着冲了起来,有若巨浪般杀向了被打懵了的曹军将士。

    这根本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血腥屠杀——别看曹军一开始的总兵力有着一万五千之众,可在第一轮袭击中便已死伤了四分之一还多,军心士气全无之下,又哪堪幽州山地步军的狂猛冲锋,大批的将士毫无抵抗地便被砍翻在地,不少惊慌失措的曹军将士在死亡的威胁下,竟是忙不择路地跳进了涛涛的黄河之中,几个沉浮而已,便已被巨浪吞没,真正能浮水逃生的可谓是少之又少。

    “死战报国,儿郎们,杀,杀,杀啊!”

    朱灵本是袁绍手下大将,在黄巾大乱时,便已投入袁绍麾下,其后,受袁绍之令率三个营的将士前去协助曹操作战,却不曾想此獠一去便不复返,言称曹操才是明主,悍然率全军归附了曹操,因此而得曹操之宠信,历年来功勋虽不甚大,可官却是当得不小,目下已是镇东将军之高位,更已被封为高唐侯,受命坐镇东都洛阳,有感于曹操的赏识之恩,朱灵可谓是曹操的死忠之人,纵使眼下已身陷绝境,他也不肯放弃顽抗,率身边的亲卫队一边疯狂地冲杀着,一边尽可能地收拢残军,铁了心要与幽州军死战到底。

    “蟊贼休得猖狂,看某杀你!”

    正所谓将乃是兵之胆,有了朱灵的表率作用,其身周的曹军将士们多少算是鼓起了些血勇之气,随着朱灵一道向前冲杀,竟是有若滚雪球一般,在短时间里聚拢起了五百余人马,一见及此,高览可就怒了,一枪捅死了名曹军骑兵的同时,手脚麻利地拽住了马缰绳,一个哈腰用力,人已翻身跃上了马背,再一拧马首,率身旁跟着的两百余亲卫队将士便径直向朱灵冲杀了过去。

    高览乃是绝世勇将,哪怕只是处在这一级别的末流,可也不是寻常人所能相提并论的,此际暴怒出手之下,更是威不可挡,但见其运枪如飞间,十数名冲上前来的曹军骑兵全都被高览挑成了空中飞人,有若神魔下凡般地便冲到了离朱灵不远处。

    “杀!”

    这一见高览如此神勇,朱灵的心不由地便虚了,奈何谷地狭窄,他想避都难以避开,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壮起胆子,大吼了一声,双脚猛地一夹马腹,人马合一地冲上了前去,舞刀冲着高览便是全力一记劈杀。

    “啊哈!”

    高览在袁绍麾下时,与朱灵可是曾同僚过数载,自是清楚朱灵虽是胆略过人,可武艺不过就只是寻常罢了,又岂会将其之搏命一劈放在眼中,但听高览一个开声吐气之下,双臂猛然一甩,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狂暴抡出。

    “铛!呼……”

    高览的甩击之势何其之快,没等朱灵反应过来,枪柄便已准确地磕在了刀锋之上,可怜朱灵的武力值顶多也就七十五而已,哪能经得起高览的神力,只听一声巨响过后,朱灵的双腕当即便是一麻,双手虎口更是被震得开裂流血,再也无力握紧刀柄,手中的斩马大刀呼啸着便飞上了半空。

    “噗嗤!”

    没等朱灵从昏眩状态中醒过神来,就见高览双腕猛然一番,已然止住了精钢长枪的下沉之势,双臂顺势一送,枪尖便已呼啸着突破了空间的距离,狠狠地扎进了朱灵的小腹之中,再一挑,便已将朱灵挑离了马背。

    “啊……”

    剧痛袭来之下,已被串在了枪尖上的朱灵忍不住便发出了一声惨嚎,双手疯狂地抓向了枪柄,试图将自己从长枪上解脱出来。

    “扑通!”

    高览早已杀心大起,又哪管朱灵惨嚎之声有多可怜,双臂用力猛然一甩,便已将朱灵残破的身体甩得横飞出了两丈开外,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可怜朱灵疼极不已,却又一时死不了,哀嚎连连地在地上翻来滚去,流淌而出的鲜血以及肠胃等脏器拖沓得满地都是,可谓是凄惨得个无以复加。

    “跪地者免死,顽抗者,杀无赦!”

    只扫了眼朱灵的伤势,高览便知其已然无救,自是懒得再去给其补上一枪,纵马如飞地便杀进了乱军之中,一边疯狂地出枪屠戮着敢于顽抗的曹军死士,一边运足中气地狂吼个不休。

    尽管数名曹军士兵冒死将朱灵扶持到了河边,可惜他倒是还是没能熬上多久,很快便没了声息,随着其之死去,本就已没了多少斗志的曹军将士再也无力抵挡幽州军的狂猛攻杀,不多久,投降的曹军将士便已跪满了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