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 围点打援(七)
    “啊……”

    迭摩达这一挑的速度其实并不算快,若是寻常时,以马玩的马术之精湛,躲避开去并不算难事,奈何他先前刚硬接了迭摩达一记势大力沉的劈杀,这会儿手足酸软不堪不说,重心也已被震得失衡了去,哪怕已清晰地瞧见了迭摩达的攻击线路,可惜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锋利的戟尖就这么毫无阻碍地捅进了自己的小腹,剧痛袭来之下,马玩忍不住便发出了一声惨嚎。

    “扑通!”

    饶是马玩叫得个惨绝人寰,奈何迭摩达根本没丝毫的恻隐之心,只听其一声断喝之下,双臂猛然用力一沉,便已将马玩挑离了马背,再一甩,被串在戟尖的马玩便已是手舞足蹈地横飞出了两丈之距,重重地砸进了乱军之中,很快便被无数双脚乱踩得没了人形。

    随着马玩的丧命,激战虽还在持续着,可结局无疑已是注定了的,哪怕残存的关中军兵力其实比出击的幽州军将士还要多上一些,奈何军心士气全无,所能做的也不过就只是垂死挣扎罢了,错非有奇迹发生,否则的话,就只有全军覆没这么个下场。

    奇迹发生的概率虽是极低,然则终归还是有那么一线可能的,这不,就在关中军残余将士为求一线之生机而拼死顽抗之际,幽州军左营后方的申家庄中突然杀出了一支曹军骑兵,为首一员大将赫然正是有着虎侯之称的许褚!

    “呜,呜呜,呜呜……”

    曹军骑军的兵力虽不算多,也就三千骑而已,可冲锋起来的声势却是不小,幽州大营里的轮值岗哨自是第一时间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凄厉的号角声便即暴响了起来。

    “快,冲上去,砍断栅栏!”

    申家庄离幽州军左营不过就四里半开外而已,对于全速狂冲将起来的骑兵而论,根本无须花太多的时间,仅仅只数十息过后,许褚所部已然冲到了栅栏附近,随着许褚一声令下,自有百余骑狂飙突出本阵,手持利斧,径直冲到了栅栏前,滚鞍下马之余,疯狂地劈砍个不休,而此时,幽州军显然还不曾反应过来,仅仅只有数十名被惊动的岗哨飞奔着赶赴栅栏前,试图阻止那些曹军骑兵的破营而入,只可惜很快便被后续冲到的曹军骑兵一通骑射赶散了开去。

    “轰……”

    幽州军大营的栅栏虽算得上坚固,可哪能经得起一众大力士的疯狂劈砍,四十息不到而已,随着一声巨响,一大截栅栏已被下了马的曹军士兵们奋力推到在地。

    “突击,杀进去,放火,给我烧!”

    见得栅栏已破,而幽州军主力依旧没能赶到,许褚登时便兴奋了起来,一声大吼之下,率部便有若奔雷般冲进了幽州军大营中,不管不顾地一边放火,一边往辎重所在的后营冲将过去。

    “放箭!”

    毫无阻碍之下,许褚所部的冲锋速度自是奇快无比,转瞬间便已冲到了幽州军左营的纵深处,可惜好运也就到此处了,但听一声大吼响起中,一顶顶看似无人的帐篷之帘子突然被人从内里掀开,露出了一排排早已待命多时的弓弩手。

    “嗖、嗖、嗖……”

    没等曹军骑兵们反应过来,幽州军弓弩手们已是毫不客气地发动了覆盖攻击,但听弦响声大作间,无数的雕羽箭、弩箭呼啸着便向乱作了一团的曹军骑兵们劈头盖脸地暴射将过去,可怜众曹军骑兵们拥挤在一起,根本无法作出规避,当即便被射得个鬼哭狼嚎不已,大批的骑兵惨嚎着跌落了马背。

    “该死,撤,快撤!”

    许褚的反应倒是不慢,在箭雨方才刚刚腾起之际,他便已全力舞动了手中的斩马大刀,拼命地抵挡着箭雨的洗劫,奈何这等箭雨之密度实在是太大了些,纵使许褚已然拼尽了全力,也未能完全幸免,左肩头与右大腿处还是各挨了一箭,饶是有着重铠的掩护,并未伤到骨头,可疼痛却是难免之事,只是这当口上,他已顾不得伤口处传来的剧痛,趁着箭雨刚刚消停的空档,慌乱地一拧马首,怒吼了一声,拨马便往栅栏破口处狂奔而去,惶惶然有若丧家之犬一般。

    “出击,休走了贼子,杀啊!”

    许褚倒是灵醒地掉头便逃了,可众曹军骑兵们慌乱间却依旧挤成了一团,负责指挥伏击战的幽州军偏将军章彪自是不会错过这等杀敌之良机,但听其一声大吼之下,便已率两千余盾刀手从帐后狂冲而出,围着那些乱了分寸的曹军骑兵便是好一通的狂杀,刀光霍霍间,人头滚滚落地,人嘶马吼声就此狂响成了一片。

    “马超在此,蟊贼,哪里逃,留下头来!”

    许褚好不容易从乱军中冲出,身边赫然就只剩下八百余骑了,正欲加速狂逃之际,却见马超已率三千骑兵从后营门急冲而出,势若奔雷般便向许褚杀将过去。

    “撤,快撤!”

    寡不敌众之下,身上有伤的许褚哪敢留下来跟马超死斗,一见幽州铁骑狂飙而来,可就顾不得去理会兀自陷落在幽州军大营里的手下骑兵了,高呼一声,拨马便往东面狂逃而去。

    “轰……”

    许褚见机得快,他倒是逃过了马超所部的阻截,可其后续骑兵却是没那么幸运了,但听一阵惊天巨响中,曹军后队骑兵已被斜刺里狂飙而来的马超所部生生冲得个七零八落。

    无论是岸边的战事还是左营的围杀之战,都不曾有甚悬念可言,哪怕曹军将士拼死顽抗,却又哪能挡得住幽州步骑的疯狂绞杀,很快,被拦截下来的曹军骑兵死的死、降的降,也就只有许褚率三百余骑逃出了生天,而随着幽州骑军绕营杀向岸边,关中军的抵抗意志也就此被敲成了碎片,只有少数幸运儿跳上了木筏,侥幸逃回了南岸而已。

    “唉……,鸣金收兵!”

    时值幽州军左营火头大起之际,曹操本还兴奋得握紧了双拳,可随着岸边马玩所部的彻底覆灭,曹操的心已然沉到了谷底,尽管不甘得很,可面对着这等惨败之局,他也只能是悻悻然地下了收兵之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