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七章 围点打援(四)
    “不堪一击,上,拿下此城!”

    尽管早就知晓华阴的城防孱弱不堪,可真见着城头守军那等应对失措的狼狈状,张郃还是不禁为之摇头感慨了一句,当然了,感慨归感慨,他却是断然不会忘了正事的,只见其一挥手,便已就此下达了总攻之令。

    “上城!”

    张郃只这么一声令下,中军处数面大鼓立马便隆隆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第一个步兵方队的三千将士呐喊着发起了冲锋,很快便杀到了城下,随着负责指挥的一名幽州军校尉一声大吼,近二十架云梯便已同时高高扬起,向兀自火头处处的城头靠了过去。

    张郃手下这波兵马严格来说,并非是幽州军主力,其中一大半都是并州军卒,就战阵经验而论,并不算太丰富,可训练水准上却是不差,战术能力极强,根本没给守军留下反应之余裕,很快便杀上了城头,可怜守城的曹军将士都尚未从燃烧弹的震撼中醒过神来,又哪堪幽州军这等狂猛之冲击,仅仅一炷香不到的时间而已,守军将士便已被杀散,县令杨呈束手就擒,午时方才过半,整个华阴城便已落入了幽州军的掌控之中……

    “报,禀丞相,郑县急报在此,请丞相大人过目。”

    夏日的夜来得迟,尽管已是酉时过半,可天色却依旧大亮着,无须烛火,宽绰的中军大帐中也自敞亮无比,然则帐中诸般人等,连同曹操在内,却是全都满脸阴霾之色,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就在众人缄默无语之际,却听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已是疾步抢进了帐中,冲着曹操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念。”

    曹操的心情很是不好,自是不打算再亲自去看那封所谓的告急文书,但见其不耐地冲着主薄杨修挥了下手,语调生硬地便吐出了个字来。

    “诺。”

    见得曹操声色不对,杨修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应诺之余,疾步便抢上了前去,伸手接过了报马高高举着的急信,略一定神,撕开了急信上的封口,从内里取出了几张纸来,深吸了口气,朗声宣道:“丞相大人在上,下官郑县县令傅薄有事要禀,兹查,华阴已于午间落入贼手,目下贼将高览所部数万贼众正向我郑县杀来……”

    “嗡……”

    哪怕早就知晓幽州军兵威鼎盛,可真听得华阴丢得如此之快,帐中文武们还是情不自禁地便乱议了起来,一时间满大帐里便是好一派的纷乱。

    “够了,有甚话说大声些,瞎嘀咕个甚!”

    曹操正自烦躁个不行,这一听下头乱议连连,登时便怒了,双目圆睁地便呵斥了一嗓子,当即便震得众文武们全都噤若寒蝉一般。

    “明公息怒,窃以为贼军意图已明,诸般部署必是欲强取潼关,以断我军之便捷粮道,此万不可不防啊。”

    陈群一向以胆大敢谏而闻名,饶是曹操正值火头上,他也自不以为意,头一个便从旁闪了出来,朗声进言了一句道。

    “嗯,那依长文(陈群的字)看来,当如何应对为宜?”

    潼关的重要性自是毋庸置疑,其之得失可不仅仅事关粮道,更关系着东都乃是许都的安全,一旦公孙明挥军攻克了潼关之后,便可长驱直入兵力空虚的洛阳,再顺势出虎牢关的话,一举端掉曹营的老巢许都也不是不可能之事,曹操又岂敢真等闲视之,问题是曹军主力方才刚急行军赶到长安,这才仅仅只休整了一天不到而已,再要掉头去救潼关,不说能不能来得及,就算能,曹军上下的体力乃至精力怕也难以保证,在这等情形下,又怎可能会是以逸待劳的幽州军之对手,一念及此,曹操的眉头不自觉地便皱紧了起来。

    “明公明鉴,依某看来,潼关虽是必救,然,实不宜直接去救,若不然,必坠那公孙小儿彀中无疑,不若且着曹休将军死守潼关双城,我军主力则渡河北上,先行取了敌之大营,而后顺势横扫渭北诸城,倘若能一举拿下夏阳,则敌军心必大乱无疑,到那时,自不愁贼军不掉头来寻我军决战,窃以为此实围魏救赵之良策也,还请明公裁决之。”

    陈群敢在此际出头,自然是早有成竹在胸了的,一番分析下来,倒也说得个头头是道,直听得帐中文武大多为之颔首不已。

    “围魏救赵么?唔……,奉孝,依尔看来,此策可行否?”

    曹操当然是不愿被公孙明牵着鼻子走的,对围魏救赵的建议自是动心不已,可心里头还是不免有些担心会中了公孙明的暗算,沉吟了好一阵子之后,依旧没法下个决断,不得已,只能将问题丢给了始终默然不语的郭嘉。

    “胜算虽有,却恐不大,明公莫忘了贼军多骑乘,一旦我军渡河北上,却恐贼军会以骑军半路杀出,战若不利,退恐亦难,还请明公三思则个。”

    郭嘉根本不看好陈群所谓的围魏救赵之算计,寥寥数语便点明了此策的不妥之处所在。

    “嗯……,此确是不可不防,奉孝以为当如何破局方好?”

    几番与幽州军大战皆是败在幽州军骑兵众多这一点上,曹操对此可是有着切肤之痛的,哪怕他手下如今也已新组建起了一万五千余骑兵,再算上杨秋所部的万余骑,就骑军兵力来说,与幽州军已然差相仿佛,可论及战斗力的话,只怕还是远远难跟幽州骑军相提并论,对此,曹操又岂会不清楚,故而他第一时间便摒弃了全军去取夏阳的想头。

    “围魏救赵之思路还是可取的,窃以为目标不妨定得低些,明公可在调东都之兵马协防潼关之余,挥军先过了渭河,急攻贼军渭北大营,看贼军如何调度再行定夺也不为迟。”

    潼关的战略地位实在是太过重要了些,饶是郭嘉已然看出了公孙明的不怀好意,可也自没敢说出弃潼关于不顾的话语,所能给出的建议也就只是走一步看一步的谨慎之策略罢了。

    “如此也好,明日一早渡河进击,老夫倒要看看那公孙小儿究竟有何能为!”

    尽管对郭嘉这等建议不是太满意,奈何眼下形势不妙,曹操一时间也自没能想到个更好的办法来,沉吟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先打上一场再行定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