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骄兵必败(六)
    “加速,撤!”

    高览万万没想到那名他根本叫不出名字的步军校尉居然会在这等生死关头如此勇于牺牲,一时间不禁有些呆愣住了,下意识地便要拧转马首跟着杀将回去,可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等念头,没旁的,他自身倒是还有一战之力,可手下两千余血战余生的骑兵们却都已是到了强弩之末,真要硬战,结果只会有一个,那便是全军覆没,一念及此,高览也就只是回首深深地看了眼那些奋勇回身阻敌的步军将士们,而后便即咬紧牙关,语带颤音地咆哮了一嗓子,率部开始了疯狂的加速。

    “混蛋,突击,给老子杀光这帮狗贼!”

    夏侯惇之所以认定己方能追上高览所部,瞄着的便是幽州骑军有着那近八百步卒的拖累,却不曾想那近八百的幽州军步卒居然有五百余人在此时悍然向己方骑军发起了决死的反冲锋,当即便令夏侯惇气得个面色铁青不已,杀心大起之下,狂呼着便率部直冲了过去。

    “弟兄们,跟贼军拼了!”

    面对着狂飙而来的三千曹军骑兵,冲在最前方的那名幽州军校尉不单不曾停步,反倒是疯狂地加速、再加速,义无反顾地便冲进了曹军的骑阵之中,在成功地击杀了一名曹军骑兵之后,很快便被狂怒的曹军骑兵们乱刀劈杀当场,但这并未能阻止住那近五百幽州死士的决死冲锋之脚步,两军瞬息间便狠狠地对撞在了一起。

    在平原之地上,骑军对步军本就有着天然的优势,更别说此际的幽州步军仅仅只及曹军骑兵的七分之一多一点而已,又毫无阵型可依,完全靠着的就是一股决死的勇气罢了,而这,显然不足以改变战场之态势,双方狂猛对冲的结果只会有一个,那便是近五百幽州勇士无一生还,这等代价固是不小,可却成功地冲乱了曹军骑兵的阵型,不仅如此,还给曹军骑军带去了近百骑的伤亡,成功地掩护了高览所部的撤退。

    “吹号,命令各部即刻围山,给我攻,务必在贼军主力赶到前,全歼此帮混球!”

    尽管没花太多的时间便将发起反冲锋的幽州步卒们杀了个精光,可自身的阵型也已被冲乱,夏侯惇虽是不甘得很,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高览率部成功逃回了小山丘,暴怒之下,夏侯惇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句阴森无比的命令来。

    一场血战下来,幽州军还能聚集在小山丘上的兵力已然只剩下八千五百不到,而这,还是高览不断率骑军冲杀营救的结果,而围山的曹军却多达四万七千余众,兵力对比无疑悬殊得很,更令人沮丧的是——逃上了山的幽州军辎重全失不说,不少士兵甚至连兵刃都跑丢了,军中带伤者更是不在少数,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已是强弩之末的幽州军显然无法在坡道平缓的小山上坚持太久。

    “给老子杀光贼子,一个不留,擂……”

    夏侯惇是铁了心要将高览所部吃干抹净的,一待手下诸军包围到位,第一时间便扬起了手,这就要下令强攻了,却不曾想话尚未说完,突然察觉到地面微颤不已,心一惊,赶忙回首向东北方向望了过去,入眼便见烟尘滚滚中,不知有多少幽州骑兵正自疯狂冲来,夏侯惇扬起的手顿时便僵在了空中。

    “夏侯将军,贼军援兵已至,此地不可久留,我军还是先撤为宜。”

    不止是夏侯惇察觉到了幽州骑军的疯狂冲来,杨秋同样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登时便慌了神,赶忙策马冲到了夏侯惇的身旁,惶急不已地提议了一句道。

    “唉……,撤!”

    眼瞅着到了嘴边的肥肉就要这么飞走了,夏侯惇心中难免不甘得很,奈何己方血战之余,战斗力已然下降了不少,此时若是再跟幽州军主力大战上一场,那绝对是自讨没趣,无奈之余,夏侯惇也只能是悻悻然地下了撤军之令,须臾,但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中,四万余曹军将士呼啦啦地便全都往灞桥方向急撤了去……

    一场血战下来,尽管有着高览奋不顾身的连番营救,可幽州军先锋大军还是难免折损极重——足足有六千五百余将士血染沙场,被俘者也有着两千三百余之多,侥幸活下来的将士中近半带着或轻或重的伤,虽说不致到全军尽墨之地步,可先锋大军被打残了却是不争之事实,这等战况一经传开,天下为之震动不已,已然率部赶到了东都洛阳的曹操固然是欣喜若狂,连着以天子的名义重赏有功之臣,而正自率主力骑军一路急赶的公孙明也同样被惊动了,在严令张郃停军于渭河北岸的同时,率部日夜兼程,终于在四月二十九日申时正牌赶到了渭河大营。

    “主公,末将无能,以致损兵折将,死罪,死罪。”

    身为败军之将,高览显然不缺自知之明,公孙明方才刚升帐议事,他便已第一个抢了出来,一头跪倒在文案前,满脸愧色地认了罪。

    “尔还知道有罪?哼,某说过多少回了,骄兵必败,三令五申,着令尔等在横扫诸城时须得提防贼军反噬,可尔都干了些甚,嗯?也不好生想想杨秋那等货色有何本事敢来与我军正面一战,无非就是来诱敌的,可你倒好,居然一头就栽进了坑中,近万将士血染疆场,实我幽州军前所未有之大败,若不是念你于战中勇于救援,此番定斩不饶,滚起来,自去军法处领三十军棍,罚俸半年,尔可服气?”

    自起兵时起,幽州军还从不曾遇过这等惨败之局面,公孙明心中自是火大得很,可到底还是不忍重处高览,怒叱归怒叱,到了末了,也就只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事。

    “谢主公宽仁,末将认罚。”

    高览本以为自己此番纵使不死,怕也得脱上层皮的,可这一听公孙明骂得虽凶,处罚却并不甚重,紧绷着的神经立马便是一松,哪敢有甚迟疑,恭谨地磕了个头之后,便即自行去军法处认罚不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