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强取蒲城(一)
    “大都督,您怎么了?”

    “快去传郎中!”

    “不好了,大都督晕倒了,来人,快来人!”

    ……

    钟繇这么一倒下,大堂上顿时便乱作了一团,一众随侍人等吼的吼,叫的叫,满大堂上顿时便是好一派的乌烟瘴气。

    “呼……,我没事,快,赶紧通知蒲城萧将军,让其务必死守待援,另,即刻给丞相大人去信,就说贼军攻徐州是虚,攻关中是实,若不早作绸缪,关中危矣!”

    被众人这么一通子乱摇乱晃,钟繇总算是从昏眩中醒了过来,只是身上还是没啥力气,根本起不来身,只得无奈地躺在身后亲卫的怀中,有气无力地连下了数道将令……

    “报,禀主公,上郡太守阎行已然顺利拿下夏阳城,目下已在加紧架设浮桥,请主公明训。”

    天已将午,这都已狂赶了大半天的路程,然则公孙明却并未下令休整,率手下三万精锐骑军依旧在井陉道中疾驰着,正自疾行间,却见一骑报马从西面赶了来,直抵中军处,这一见着已然停了马的公孙明,紧着便是一个滚鞍下了马背,单膝一点地,朗声便禀报了一句道。

    “好,即刻给张郃传令,着其率部渡河后,不必再等我部骑军赶到,可酌情先行兵进渭河,扫荡沿途诸城。”

    顺利拿下夏阳城固然可喜,然则公孙明却并未显得太过激动,没旁的,概因打破关中的大门仅仅只是个初步的胜利罢了,远不到庆贺之时,若是不能以快打慢,一旦让曹营反应了过来,这仗,对于长途远征的幽州军来说,还未见得真能顺顺利利……

    “贼军来了,贼军来了……”

    四月二十一日,巳时一刻,蒲城东北方向上,一股烟尘滚滚而起中,一彪军正自急冲而来,正自在城头上值守的曹军岗哨立马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呼喝声、号角声便即此起彼伏地暴响成了一片。

    “慌个甚,亲卫队听令,有敢乱说乱动者,皆杀无赦!”

    蒲城守将萧淮这几日来,吃住皆在东城的城门楼中,此际原本正自假寐中,突然听得外头响动不对,立马便被惊醒了过来,几个大步便冲出了城门楼,这一见满城头上一派的大乱,登时便怒了,但见其一把抽出了腰间的三尺青锋,用力向前便是一个虚劈,声色俱厉地便咆哮了一嗓子,总算是强行弹压住了手下将士们的慌乱。

    滚滚而来的幽州大军中,骑兵的数量虽不算多,加上阎行所部的三千骑,拢共也就八千之数而已,可军行却是极速,仅仅半个时辰多一点而已,全军十一万兵马已在离蒲城不足三百步的距离上列好了严谨的阵型。

    “来人,去城前喊话!”

    大阵方才刚立,张郃便已是眉头微皱地一扬手,冷声便下了道将令,自有一名大嗓门的亲卫轰然应诺之余,纵马便冲出了本阵,直抵城前五十步不到之处,方才勒住了座下的战马。

    “城上的人听着,尔等已是瓮中之鳖,顽抗到底就是死路一条,我家大都督有好生之德,不愿百姓遭战火之洗劫,特准尔等投降……”

    饶是城头上已是一派的剑拔弩张,可前去喊话的幽州军士兵却浑然不曾理会,仰头冲着城上便是一阵狂吼。

    “弓箭手,给老子射死他!”

    萧淮乃是钟繇的表弟,官阶并不高,也就只是一中郎将而已,手下将士也不多,区区三千人罢了,就算加上临时征召来的三千民壮,整个蒲城中可用的人手也不过六千出头,在十数万幽州大军面前,显然不太够看,然则萧淮却根本不打算投降,也不想让那名喊话的幽州军懈怠己方之军心,但见其微微一扬手,便已是低声断喝了一嗓子。

    “嗖、嗖、嗖!”

    随着萧淮一声令下,立马便有三名曹军神射手飞速地从城碟处探出了身去,举弓便射,但听箭啸声大起中,正在喊话的那名大嗓门士兵当即便一头跌落了马下,手足胡乱地搐动了一阵之后,便即没了声息。

    “好个狗贼,来人,传令下去:三面围攻,日落前拿下蒲城,有敢迁延不进者,杀无赦!”

    这一见萧淮居然敢密令手下射杀了自己派出去的使者,张郃心中的火气顿时便狂涌了起来,自忖兵多将广之下,哪还有耐心多等,扬手间便已下了道死命令。

    “嘭、嘭、嘭……”

    张郃的命令一下,幽州军很快便开始了变阵,两刻钟不到,便已将蒲城三面尽皆围了起来,独独留下北门放空,不多久,随着一阵暴烈的鼓声响起中,前置的幽州军投石机部队便已开始了狂猛的轰击,一枚枚硕大的石弹呼啸着砸向城头,集火三面城头上安置着的那些大型守城弩。

    “反击,反击!”

    萧淮官阶虽不高,可战阵经验却并不差,早在幽州军变阵之际,便已将守城主力撤下了城头,只有那些负责操控守城弩的士兵还在城上呆着,此际见得幽州军的远程部队开始了轰炸,萧淮自是不肯示弱,挥舞着手中的宝剑,扯着嗓子便狂吼了起来。

    反击说起来容易,可真要冒着幽州军如此狂猛的轰击展开战术动作,那可就没那么简单了,饶是萧怀喊得山响,坚守城头的那些弩兵们也没能支撑太久,仅仅只发射了两轮弩箭,便被幽州军凶猛的火力打得个死伤惨重不已,到了这般田地,别说那些弩兵了,就连萧淮本人都不敢再在城头上多呆了,除了几名瞭望哨之外,众曹军将士们呼啦啦地便全都逃下了城去。

    守城弩的威力其实并不算小,两轮发射下来,也自没少给幽州军造成伤亡,可随着曹军将士们的败退,那一架架看似威风凛凛的守城弩也就成了无用的死物,在幽州军狂猛无匹的狂轰乱炸下,很快便全都成了满地的垃圾。

    “擂鼓,冲城!”

    这一见城头上的守城弩都已基本被损毁了个精光,张郃自是不打算再多等了,但见其一扬手,便已高声下达了冲城之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