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莒县之战(四)
    “报,禀大都督,不好了,李将军中伏而亡,金华山丢了……”

    夕阳西下,晚霞漫天,景色无疑极美,然则李典根本无心去欣赏,哪怕都已到了饭点,他也自无丝毫的食欲,面色凝重不已地在大堂上来回地踱着步,总觉得会有甚不好的事情发生,这等预感是如此之强,以致于李典的心神一直难以平静得下来,果不其然,没等他再度派去游哨前去侦查金华山方向的动态,就见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已是踉踉跄跄地闯上了堂来,冲着李典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惶急不已地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这如何可能,尔给某说清楚了!”

    金华山军寨乃是李典苦心构筑的三角防御计划的核心之一,其重要性自是毋庸置疑的,为防有失,在得知幽州军进抵金华山之际,李典可是刻意派出了使者,严令李国不得轻易下山厮杀,打算等幽州军在金华山军寨面前碰得个头破血流之际,再以重兵杀出,一举挫败庞统所部,这等算计无疑很美,可惜现实竟是如此之骨感,这才半天而已,倚为长城的金华山军寨便已丢了,这叫李典如何能不慌,也不等那名报马将话说完,就见李典已是一个大步蹿上了前去,一把将那名倒霉的报马劈胸提溜了起来,一边摇晃着,一边凶神恶煞般地便咆哮了起来。

    “大都督息怒,大都督息怒啊,今日……”

    见得李典暴跳若此,前来禀事的报马登时便吓坏了,哪敢有丝毫的迁延,缠声便将今日一战的前因后果详细地述说了一番。

    “该死的废物,滚,给老子滚!”

    得知此番大败竟是因李国忍不住贪功之心所致,李典当即便被气得个七窍生烟,一把便将那名倒霉的报马推得倒飞了开去。

    “大哥息怒,今,金华山虽丢,然凤凰山依旧尚在,但消稳稳守了去,贼军虽众,却也难奈我军何。”

    在曹营衮衮诸将中,李典一向以好脾气著称,轻易不发火,可真要是发飙了,那便是止不住的冲天之怒,但凡敢在此时触其霉头者,动辄便会遭殃,正因为此,这一见李典暴怒如此,堂下诸将们顿时便全都噤若寒蝉一般,唯有担当主薄的其堂弟李奚素有胆略,但见其紧着便从旁闪了出来,温言细语地开解了李典一番。

    “嗯……”

    李奚不单是李典的堂弟,更是其文胆,二人自幼一起习文练武,关系自是非寻常可比,此际李奚这么一出头,李典纵使再怒,也自不得不给李奚几分薄面,倒是不曾再发飙了,可一声闷哼里却依旧满满皆是焦躁之火气。

    “大哥,贼军新胜,士气正旺,明日恐会趁胜来攻,还请大哥早作绸缪方好。”

    见得李典心气已然稍平,李奚赶忙又进谏了一句道。

    “趁胜来攻?嘿,好一个趁胜来攻,来人,即刻给文则送信,着其率部下山夜袭敌营!”

    李奚此言一出,李典的眼神陡然便是一亮,眉头一扬间,便已是紧着下了道将令。

    “大哥,您……”

    这一听李典打算派兵夜袭敌营,李奚可就有些稳不住神了,张口便欲进谏上一番。

    “不必多言,贼军新胜之余,必定骄横,我军趁机夜袭,纵使不能尽全功,也可乱敌军心,终归不能让贼军放肆来攻我莒县。”

    李典急欲搬回劣势之下,根本不打算听李奚的进谏之言,没等其将话说完,便已是一扬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最后的决断……

    “诸公,某料敌今夜必会来袭!”

    庞统所部主力是在李国全军覆没之后方才赶到的,待得在金华山脚下立下了大营,都已是戌时过半了,然则庞统却并未去歇息,而是紧着便将诸将都召到了中军大帐中,见礼方毕,也自无甚寒暄的废话,一开口便是个令人惊诧不已的判断。

    “嗡……”

    庞统此言一出,众将们不由地便全都轰然了起来,无他,金华山距莒县可是有着十里之距,离凤凰山更是二十余里之遥,这等路途虽不算特别长,可要想发动夜袭的话,道路未免便过远了些,变数太多,实难确保万全。

    “李典此人用兵看似稳当,可骨子里却是个投机之辈,今,我军新胜,上下难免骄纵,若是无备,必难逃贼军夜袭之暗算,故,某料李典必会密令于禁那厮长途来袭,此恰是我军趁乱取凤凰山之良机也。”

    庞统笑着一压手,待得众将们安静了下来之后,这才不紧不慢地解释了一番。

    “军师,莒县离我近而凤凰山远,李典那厮既是要夜袭,为何舍近而求远?”

    庞统的解释这么一出,诸将们尽皆信然,唯有赵云心细,却是紧着便提出了个疑问。

    “无他,患得患失尔,莒县要地也,断不容有失,那李典虽急欲投机,却又哪敢真将莒县之兵派出。”

    庞统显然很是欣赏赵云的心细,但见其嘉许地点了点头之后,方才笑着给出了个说明。

    “军师高明。”

    赵云本就是个极聪慧之人,只一听庞统这般说法,立马便醒悟了过来,也就没再多言啰唣,称颂了一声便即退到一旁去了。

    “张毅听令……”

    “黑耶明听令……”

    ……

    见得诸将们都已没了意见,庞统也就不打算再多解释了,面色一肃之下,紧着便开始了调兵遣将……

    “什么?夜袭敌营?李曼成搞的什么名堂,我军距敌营足有二十余里,竟叫某率部前去劫营,当真荒谬绝伦!”

    于禁在曹营的资历比李典要深得多,官阶原本也比李典要高,奈何运气不佳,几番惨败在幽州军的手下,连连降级之下,如今反倒成了李典的副将,对此现状,于禁本来就不满得很,这一接到了李典的密令,心中的火气大起之余,哪敢前来传令的使者尚在,当场便骂开了。

    “大都督有令箭在此,还请将军接令。”

    于禁毕竟是曹营元老,他可以发飙,前来传令的使者却是没敢出言指责,所能做的也就只是将令箭亮将出来,至于于禁会不会接令么,来使却是根本不敢置喙上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