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一章 同盟之议(四)
    “唔,那依子敬看来,某当西进还是南下?”

    为了该西进还是南下,公孙明可是足足在沙盘上忙乎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方才有了定论,而今一听鲁肃谈到了此事,公孙明的好奇心还真就被勾了起来。

    “此一而二之事也,何须区分得如此分明。”

    见得公孙明慎重其事地冲着自己拱手,饶是鲁肃性子沉稳,脸上也自不免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显见对能说服向以军略闻名于世的公孙明颇为的自得。

    “哦?还请指教。”

    公孙明多精明的个人,只一听鲁肃此言,便已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的事儿,但却并未有所表露,而是慎重地再度拱手求教了一句道。

    “大将军,请恕下官直言,曹贼几番败于您之手下,固然有军略之能不及大将军您之故,可更多的恐是曹贼骑军不大有不如所致,尤其是今夏一战中,贼军上下皆已用命,奈何实力不济,终究还是败了,经此一役后,只怕曹贼已然猛醒,势必会从陇右调入大量马匹,以重组其骑军,一旦给其时间,后患恐是不小,当速断其奢望方是上策!”

    按汉制,大将军可是朝廷第一人,更别说公孙明如今赫然已是名震天下的军略大才,能给这等样人指点迷津,又岂是寻常人能办得到的,哪怕鲁肃此番前来当说客是别有用心,此时此刻也自不免流露出了几分的自得之色。

    “关中?唔……”

    公孙明推演的结果确实就是要先打关中,但并非单单只是为了切断曹营的马匹来源,甚或也不单单只是图关中乃是龙兴之地,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从关中攻伐东都洛阳、衮州,远比直接渡河战于官渡要容易得多,更别说还有从关中一举进军蜀中之利了的,尽管在拿下关中以及治理上,恐怕须得花上大量的时间乃至精力,可一旦能稳住关中之局势,这天下也就差不多该是他公孙明的囊中之物了的,当然了,心中有数归有数,公孙明却是没打算跟鲁肃明说的,这会儿为了迷惑对方,他表现出来的自然便是满脸的凝重与狐疑之色。

    “不错,该先取之地就是关中,窃以为欲平关中,当行声东击西之策,大将军不妨先陈兵诸城,假作欲南下之姿,诱使徐、衮之贼军北上对峙,而后虚晃一枪,兵进关中,当可势如破竹,纵使曹贼羞恼而狂攻青州,也难有甚作为,概因我江东子弟是时必会全力北上,袭敌后路,且,以如今大将军之实力,应对两线作战非难事也,如此,或可鱼与熊掌兼得之,大将军以为如何哉?”

    为了能成功说服公孙明,鲁肃也是拼了的,在分析战局之际,当真是不厌其烦,也自没忘了慷慨表态上一番。

    “嗯,难得你家主公有此决心,只是不知你家主公可有何求么?”

    饶是鲁肃在说明江东战略时来了个春秋笔法,可以公孙明之智商,却是一眼便看破了其真实之意图,无非是要趁火打劫罢了,对此,公孙明心中虽是了如指掌,却并未揭破,而是故作不知状地发问了一句道。

    “大将军明鉴,淮河以南,皆水乡之地,利舟船而不利骑战,此正是我江东子弟所擅,故,我家主公愿为大将军牧淮河以南,定不叫曹贼一兵一卒再越淮河半步。”

    打仗可是件费钱费心费力之事,当然没谁肯平白出战,只不过鲁肃本来是想着含糊上一把的,可这一听公孙明问了,他倒也没藏着掖着,而是满脸诚恳状地便提出了要求。

    “唔……,仅仅如此么?”

    公孙明似乎有些意动,也有些不是太相信,犹豫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迟疑地往下追问道。

    “确然如此,大将军若是不信,贵我双方可于盟约中规定明白便是了。”

    这一听公孙明如此问法,鲁肃心下里暗笑公孙明在政治上的年轻幼稚,可表面上却是一派的信誓旦旦状。

    “兹事体大,容某斟酌一二,今日便先议到此处好了,来人,送客。”

    哪怕鲁肃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可公孙明似乎还是不甚相信,但见其很明显地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眉头微皱地下了逐客之令。

    “下官等告退。”

    费了如此多的唇舌,却依旧没能将公孙明引入彀中,鲁、虞二人显然有些不太甘心,可这一见公孙明的眉头已然皱了起来,却也没敢多呆,只得紧着起了身,齐齐躬身行礼之余,由着王作陪,就此退出了大将军府。

    “主公,不曾想鲁子敬其人竟有如此敏锐之嗅觉,实大才也。”

    鲁、虞二人方才刚退出了大堂,就见庞统已施施然地从后堂转了出来,走到侧旁的几子后头落了座,而后冲着公孙明便是一拱手,满是讶异地称赞了鲁肃一句道。

    “不然,那鲁子敬虽也算是小有才学之辈,然,似这等谋算之老辣,又岂是其能构想得出的,若是某料得不差,此番推论当是出自那周瑜、周公瑾之手笔,这是要在某面前耍火中取粟之伎俩了的。”

    公孙明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地便给出了个判断。

    “周公瑾么?某也素闻其人多谋善断,可惜始终缘悭一面,唔,此番谋算若真是其手笔,将来必是我幽州劲敌无疑,此后话尔,不提也罢,主公可是真打算与江东结盟么?”

    庞统口中虽是夸奖着周瑜,可也就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罢了,心下里其实并不以为周瑜能与自个儿相提并论。

    “有何不可么?嘿,别说孙权没那么好的牙口,就算他真能占下了淮河以南甚或是徐州,又能如何呢,终究不过是秋后蚂蚱罢了,又能蹦跶到何时?”

    孙权虽是手握江东六郡之地,看似强大,然则在公孙明看来,却不过尔尔,无他,江东的强不过只表现在水师上而已,其步、骑皆弱,若是曹营面对江东的话,难免有老虎吃天,无从下嘴之虞,可对于有着强大水师的幽州军来说,江东水师在装备上差距实在太大了些,实不足为虑。

    “主公英明。”

    庞统同样没怎么将孙权君臣放在眼中,这一见公孙明已然有所决断,他自是不会有甚异议,也就只称颂了一声了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