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兵围历城(四)
    “快开城门,某乃青州别驾尹礼,贼军追上来了,快开门!”

    幽州军大营方向的激战并未持续太久,仅仅只过了一刻多钟的时间,便见一彪军高速冲到了卢县的北城门附近,当先一名大将顾不得喘息未定,冲着城头便是一阵狂吼。

    “快,开门,放下吊桥!”

    李迟早就已接到了派去求援的信使带回来的情报,对今夜的夜袭之安排心中有数得很,此际听得城下那名大将自报了家门,自是不疑有它,紧着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刺耳的摩擦声响起中,两扇厚实的城门已被把门的士兵从内里推了开来,与此同时,悬在城头上的吊桥也自轰然落在了护城河的对岸。

    “进城,快进城!”

    吊桥方才刚落下,先前狂吼的那名大将已是一马当先地便冲上了吊桥,如飞般地冲进了城中,大批的步骑紧随其后,而此时,汹涌而来的追兵已然离城不足两里之距了。

    “弓箭手上前,准备掩……”

    这一见追兵将至,李迟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轻忽,顾不得下城去跟来援的尹礼见礼,嘶吼着便要喝令麋集在城头上的守军将士做好掩护之准备,然则其命令尚未下完,城后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惨嚎之声,当即便令李迟心头为之一沉,赶忙回身往梯道口处奔了过去,这才刚迈出几步呢,就见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将已持枪冲上了城头,来者赫然正是吕翔!

    “蟊贼,受死!”

    见得来人面生,李迟张口便欲发问上一句,然则没等他将到了嘴边的话语道出,就听吕翔一声大吼之下,已是一个箭步冲到了近前,手起一枪,快逾闪电般地直取李迟的胸膛。

    “啊哈!”

    李迟到底是久经战阵之辈,尽管骤然遇袭之下,难免有些惊慌,可反应却并不算慢,就在吕旷出枪的同时,他已是厉声断喝了一嗓子,腰腹一扭之余,手往腰间一抄,顺势便已将刀抽出了鞘,拼尽全力地一挥,试图凭此挡住吕翔的攻杀之势。

    “铛!”

    李迟的出刀迅捷无比,还真就准确地架在了枪尖后头的一尺处,可惜他的力量远不及吕翔,哪怕都已是情急拼命了,却也只将枪尖往上抬起了寸许而已,虽是躲过了被穿胸的命运,可肩胛骨处还是不免被锋锐无匹的枪尖划拉出了一大道的血口,剧痛袭来之下,饶是李迟也算是生性坚韧之辈,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

    “好贼子,看枪!”

    吕翔显然有些意外李迟这等无名下将居然能躲过自己的一枪袭杀,情不自禁地便是一愣,可很快便回过了神来,趁着李迟剧痛难耐之际,又是一声大吼,双臂一收再一振,瞬息间便连着攻出了十数枪,有若暴风骤雨般连袭李迟的周身要害。

    “噗嗤、噗嗤……”

    李迟虽不缺战阵经验,奈何本身的武艺并不太高,先前那一记招架都已是超水平发挥了的,这会儿有伤在身之下,又哪还能抵挡得住吕翔的狂野攻杀,但听一阵沉闷的响声过后,可怜李迟已是连中了七枪,身上处处皆是血洞,鲜血如泉般从伤口处狂喷而出,其魁梧的身子晃荡了几下之后,最终还是不甘地跌倒在地,手足胡乱地搐动了几下,便已是没了声息。

    “某乃镇南将军吕翔是也,贼酋已死,尔若是不降,便是同样下场!”

    城头上的曹军将士们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见吕翔已是枪指着李迟的尸体,厉声咆哮了一嗓子。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吕翔话音未落,大批的幽州军将士已是狂吼着奔上了城头,一见卢县告破已必不可免,曹军将士们再也没了抵抗之意志,但听一阵叮当之声乱响不已间,绝大部分曹军将士都已无奈地丢下了手中的兵刃,老老实实地当了俘虏,个别死硬分子试图抵抗,结果么,自然不会有甚意外,尽皆横死在了幽州军将士们的屠刀之下……

    “报,禀使君大人,不好了,贼军徐庶所部两万余众已从西面杀来了,距城已不足五里,请使君大人明示!”

    自打昨夜接到溃兵的线报,臧霸的心便一直不安着,可越怕啥还真就一准会来啥,这不,就在末时刚过,就见一名轮值军侯惶急无比地闯进了城守府的大堂,冲着臧霸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该死,快,传令下去:全城备战!”

    这一听徐庶所部杀到,臧霸的脸色瞬间便是一白,心急如焚之下,赶忙便嘶吼了一嗓子,而后么,也没去管堂上人等是怎个反应,大踏步地便冲出了府门,点齐了手下亲卫,急匆匆地策马便往西门处赶了去。

    “来人,上前喊话!”

    申时三刻,一路疾驰而来的徐庶所部终于赶到了城下,列阵方毕,徐庶紧着便下了道命令,旋即便见一名大嗓门的士兵手拎着两颗首级,纵马便冲出了本阵,直抵城下。

    “城上的人都听着,我家大都督已识破了臧霸狗贼的夜袭之策,早已取下了卢县城,现有逆贼尹礼、李迟二者首级在此,不信请看!”

    奉命前去喊话的幽州士兵胆子极大,浑然无视城头上的剑拔弩张,这一冲到了城下,毫无顾忌地便将两颗人头高高地提溜了起来,朗声宣布了一嗓子。

    “啊……,气煞老夫了,来啊,点齐兵马,老夫要杀了徐庶这个狗贼!”

    历城的城墙虽高,可架不住臧霸眼力好,只一眼便认出了两颗死不瞑目的人头中有一颗赫然属于其义弟尹礼所有,当即便被气炸了肺,暴跳如雷地便要开城出击了。

    “使君大人息怒,贼军势大,万不可莽撞行事啊!”

    “使君大人息怒啊,贼军这是在使激将法,您万不可上当啊。”

    “使君大人,丞相有令,我等只可据城而守,断不可开城击贼,还请使君大人收回成命。”

    ……

    曹军将领们都已是被幽州军杀破了胆的,这一听臧霸要开城出击,顿时全都慌了神,围着臧霸便是一通子狂劝,七嘴八舌地吵得臧霸的头都大了好几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