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 兵围历城(三)
    亥时三刻,夜已是极深了,无论是历城城中还是城外的幽州大营,皆已是一派的死寂,可就在此时,一阵不算太响的摩擦声响起中,历城北门已被人从内里推开,与此同时,高悬在城头上的吊桥也自缓缓地放了下来,不旋踵,便见一彪军人衔枚、马裹蹄地从大开的城门中迤逦而出,小心翼翼地摸黑疾走,为首一员大将赫然正是青州别驾尹礼。

    “传令下去,全军点起火把,加快速度,务必于卯时前赶到卢县!”

    尹礼很谨慎,在担心惊动幽州军游哨的情况下,硬是率部摸黑行出了整整五里路之后,方才下了第一道将令,不多会,便见点点星火亮起中,很快便燃成了一条火龙,三千精锐步骑陡然加速之下,烟尘滚滚地便径直往卢县方向急赶了去。

    “呜,呜呜,呜呜……”

    这世上的事儿并不是你自己谨慎小心便一定能确保万全的,不想要的意外往往都会如期而来,这不,就在尹礼率部一口气狂赶了二十余里路之际,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突然在暗夜里暴然狂响了起来,紧接着,两彪伏兵呐喊着从左右两翼高速杀出,左翼是幽州军大将孙轻所率的三千步骑,右翼则是同等兵力的张毅所部,两支大军有若铁钳般向乱作了一团的曹军狠狠地夹击了过去。

    “该死,不要停,冲,快向前冲!”

    两支幽州伏兵冲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些,措不及防的曹军根本来不及作出应对,便已被幽州伏兵拦腰冲成了数截,惨嚎声顿时便狂响成了一片,一见及此,因率部在前而侥幸躲过了截杀的尹礼顿时便慌了神,哪敢回身去救援遭劫的手下部众,只见其一边拼命地打马向前,一边声嘶力竭地狂吼着,试图带尽可能多的手下逃出生天。

    “突击,不降者,杀无赦!”

    尹礼的壁虎断尾之举不可谓不果敢,反应也不可谓不快,可惜并没啥卵用,就在其刚刚策马狂冲出不到两百步之距,前方大道上突然响起了一声断喝,旋即便见一支支火把骤然点亮的同时,幽州军大将吕翔已率三千铁骑就此发起了狂猛的冲锋。

    “该死!”

    这一见前方铁骑铮铮而来,尹礼的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没旁的,只因他先前一门心思要逃出幽州军的劫杀,马速已然加到了最快之状态,面对着展开了宽正面而来的幽州铁骑,他根本无法及时避开了,到了此时,尹礼纵有着千般妙计,也自无施展之余地了,无奈之下,也只能是愤愤地骂了一声,一横心,索性快马加鞭地往前硬冲,看能否一举杀出幽州骑军那并不算厚实的骑阵。

    “蟊贼,受死!”

    尹礼这么一发狠狂冲倒是足显英勇了,可却无可避免地引来了吕翔的注意,哪怕时值暗夜,可有着朦胧可见的月光以及火把的映照,吕翔自是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尹礼身上所穿的那套曹军偏将的制式盔甲,又怎会不知此獠便是这支夜袭部队的领军人物,顿时为之大喜过望,哪肯错过这等建功的大好机会,一声咆哮之下,已是纵马如飞地便迎向了尹礼。

    “杀!”

    尹礼虽有着智将之名,可本质上却是一盗寇,倒是不凡拼命之血勇,这一见吕翔急若星火地冲着自己来了,杀心顿时便大起了,只听其一声大吼,双腿猛地一夹马腹,一个陡然加速之下,已冲到了吕翔的马前,双臂一抡,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是猛命斜劈了出去,刀速奇快无比。

    “啊哈!”

    饶是尹礼这一刀劈得凶悍已极,可吕翔却并不在意,没旁的,尹礼的武力值顶多也就只是六十出头而已,纵使已是在拼命了的,可又能发挥到啥程度,那看似狂狠的一刀,在吕翔眼中可谓是破绽处处,以吕翔八十五朝上的武力值,自是不会怕了尹礼的搏命一击,但听其一个开声吐气之下,手中的精钢长枪已是快逾闪电般地獠击了出去。

    “铛,呼……”

    吕翔的枪虽是后发,可却先至,只听一声脆响过后,吕翔的长枪已准确地撩开了尹礼的劈杀之势,顺势再一个翻腕,已是借力打力地刺向了尹礼的小腹。

    “啊……”

    尹礼出道虽早,也没少打过仗,可无论是在啸聚泰山时还是在曹营中,他担当的大多是居中协调的角色,少有与人单挑之时,战阵经验明显缺失,这不,面对着吕翔这一记妙招,哪怕眼睛已然看清了吕翔的枪势,可身体却根本反应不过来,躲闪不及之下,当即便被吕翔一枪捅穿了小腹,顿时便疼得其忍不住嘶声惨嚎了起来。

    “扑通!”

    饶是尹礼的嚎叫声凄惨无比,可惜吕翔根本没半点的恻隐之心,只见其双臂一个下沉,便已将尹礼挑离了马背,再用力一甩,可怜的尹礼已是一路淌血地横飞出了丈许之距,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再被后续的幽州铁骑一阵乱踏,很快便没了声息。

    尹礼既死,本就乱作了一团的曹军彻底失去了重整之可能,又哪能抵挡得住三路幽州伏兵的全力绞杀,仅仅两刻钟不到的时间,这场伏击战便已告了终了,除了少部分运气好的曹军将士借着暗夜的掩护逃出了战场之外,余者全都被幽州军杀了个精光,不多会,但听马蹄声隆隆作响间,吕翔所部骑军已是率先调转马首,飞速地向卢县城方向疾驰了去……

    “李大人,快看,贼军大营起火了!”

    卯时一刻,黎明将至,天地间一派的漆黑,黄河岸边的幽州军大营中突然响起了狂乱的喊杀声,不多会便见营中大火冲天而起,正自在北城上值守的曹军岗哨们自不免便被惊动了,个中一名反应最快的士兵已是兴奋无比地狂嚷了一嗓子。

    “哈哈……,好,干得漂亮,哈哈……”

    幽州军大营方向的骚动刚起之际,李迟便已闻讯冲到了城碟处,待得见到火势大起,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李迟忍不住便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