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五章 挖个坑(六)
    “明公,您就下令罢,我等愿竭力死战!”

    “明公,此天赐良机也,破敌在此一举,当战!”

    “明公,贼军粮秣将尽,此战若胜,贼军必自乱矣!”

    ……

    曹营中素来不缺敢战之士,这一搞清了幽州军的埋伏,许褚等军中大将立马便群情激奋了起来,一时间满大帐皆是高呼言战之声。

    “嗯……,好,那就……”

    见得军心士气可用,曹操登时大喜过望,手一挥,便要就此下个决断了。

    “明公且慢。”

    没等曹操将话说完,就见郭嘉已紧着从旁闪了出来,紧急叫了停。

    “嗯?”

    曹操正自信心满满地准备调兵遣将呢,被郭嘉这么一叫停,脸色可就不免有些个不好相看了起来。

    “明公,目下贼军几处埋伏虽已尽皆探明,然贼军营中尤有大批骑军,一旦我军大举出动,难保不被贼军探知,若如此,却恐遭贼骑军之突袭,后果实不堪设想啊,还请明公三思则个。”

    郭嘉向来敢言,哪怕此际曹操的脸色已然阴沉得很,可他依旧不曾有丝毫的退缩,紧着便将反对出兵的理由陈述了出来。

    “唔……,那依奉孝看来,此战当如何安排方好?”

    尽管郭嘉都已明确表了态,可曹操显然还是没打算放弃出兵劫粮的打算。

    “不战,我军只消稳守,贼军便难得寸进,既如此,又何须冒险行事。”

    这一听曹操问策,郭嘉立马便意识到曹操的心思之所在,自是不想给曹操留下甚反复之余裕,朗声便进谏了一番。

    “明公,某也以为不战为宜,且让贼军一回又如何,左右此番大战非一日之功,寻机再断敌粮道也自不为迟。”

    贾诩的看法无疑与郭嘉并无不同,显然都是在担心王的投靠是在耍诈降之策。

    “也罢,那就先如此好了。”

    这一见两大谋士都坚持不战,曹操心中虽是不甘得很,却也只能是无奈地打消了派兵劫粮之打算……

    “报,禀主公,昨夜未曾发现有贼军出营。”

    八月初一,辰时三刻,公孙明方才刚开始理政没多久,一名侦骑校尉便已匆匆行进了帐中,冲着公孙明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哦?某知道了,尔且先下去休息罢。”

    这一听曹操并未出兵,公孙明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一皱,可也没甚多的言语,随口便将那名校尉打发了开去。

    “曹阿瞒生性多疑,向来是走一步看三步,要诱其上钩,实非一日之功,主公莫急,且依计行了去,自有重挫此獠之时。”

    见得公孙明似有不爽之神色,庞统不由地便笑了起来。

    “嗯,那就先如此也罢,着令各处伏兵齐出,掩护运粮队回营好了。”

    坑是挖好了,可曹操不跳,公孙明也自无可奈何,只能是无奈地吭哧了一声了事……

    “报,禀丞相,末时三刻,大赵庄、魏家沟、百回岭之贼军尽出,已与运粮队合兵一道,目下正在向贼军大营进发。”

    申时末牌,天已黄昏,就在曹操准备用晚膳之际,一名游骑策马匆匆赶到了中军帐外,一个干脆利落的滚鞍下了马背,而后大步抢进了帐中,冲着曹操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哦?可曾有旁的伏兵么?”

    三处伏兵本就都已是查清楚了的,曹操对此自是不觉得有甚意外可言,他关心的只是王所言是否完全属实。

    “回丞相的话,目下尚未见有旁的伏兵出现。”

    尽管不明白曹操此问的蹊跷之所在,可前来禀报的游骑却是不敢胡乱言事,给出的答复里明显留有余地。

    “嗯,知道了,再探。”

    听得游骑这般说法,曹操的眉头不自觉地便皱紧了起来,当然了,这并非是对那名游哨有甚不满,而是觉得自己错过了一次大败幽州军的良机,心下里满满皆是不甘之意味。

    “明公何须叹息哉,今有王为内应,贼军虚实尽在明公掌握之中,寻机败敌非难事也。”

    见得曹操闷闷不乐,在一旁随侍的主薄杨修显然是看不过眼了,这便从旁提点了一句道。

    “嗯……,来人,去,将王昆带了来。”

    杨修此言一出,曹操这才想起王派来的下人如今还被关押在自家营中,登时便稳不住神了,赶忙紧着便下了道命令,自有一名帐前亲卫紧着应诺而去。

    “小人叩见丞相大人。”

    帐前亲卫去后不多久,便已押解着王昆从帐外行了进来,这一见着曹操的面,王昆赶忙便一头跪倒在了地上。

    “王义士不必如此,此番能得你家老爷冒死送来急信,免了我军一场大劫啊,待得战后,老夫自当上本为你二人请功。”

    曹操乃是演技派高手,玩起礼贤下士的把戏来,自是熟稔已极,这都还没等王昆磕头呢,便已从文案后头抢了出来,伸手将王昆扶了起来,好言好语地安抚了其一番。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面对着曹操这等厚爱,王昆显然是有些吃不住劲了,惶恐已极地连道着不敢。

    “该当的,该当的,待得战后论功,王义士当可居三百石之位,此一条,老夫自可担保。”

    曹操显然很是满意王昆这等态度,笑呵呵地便开出了个不算低的赏格。

    “谢丞相厚爱,小人自当效死以报!”

    这一听曹操如此说法,王昆当即便激动得个热泪盈眶,一头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不已。

    “嗯,王义士此言,老夫记住了,目下有两封信要义士送回贼营,此一去颇有凶险,不知义士可敢为否?”

    曹操再度伸手将王昆扶了起来,温言地安抚了其一句之后,这才慎重其事地提出了个要求。

    “愿为丞相大人效犬马之劳!”

    王昆本就是信使,带信回营乃是其之本分,而今又得了曹操的重赏,自是不会有甚异议可言。

    “嗯,那便好,义士且稍候,老夫这就动笔写信。”

    王昆此言一出,曹操顿时大悦,也自没多的言语,紧着便回到了文案后头,提起了笔,蘸了下墨水,伏案便速书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