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济水之战(一)
    闻知邹平城被幽州军袭破,章丘城守将方扬、济阳守将万锋皆为之胆丧,齐齐连夜率部撤向了历城,在侦知此消息后,公孙明毫不犹豫地便率军沿济水一路向西,日行四十余里,三日后,前军已逼近了齐郡重镇历城,与此同时,接到了曹仁急报的曹操也开始了急行军,几乎与幽州军主力前后脚进抵历城,见得曹军主力已至,公孙明也自没敢发动急攻,率部后撤六里,就此安下了营垒。

    “诸公以为幽州贼军之战力如何啊?”

    历城不单是齐郡的治所,更是齐郡最大的城市,曹军兵力虽多达十一万之众,也自完全能驻扎得下,然则曹操却并未将兵马全都屯于城中,而是着主力八万大军前出城前安营,自率军中随行文武大员登上了历城东城,默默地远眺着幽州军的大营,良久之后,这才缓缓地回过了身来,环视了下面色凝重的众文武们,不动声色地发问了一句道。

    “应是不差。”

    曹操这么个问题着实太过敏感了些,众文武们一时间都不敢胡乱开口,好一阵的沉默之后,这才见一名中年文士迟疑地开了口,此人正是丞相府奏曹蒋干,九江人,向以善辩闻名于世。

    “嗯,比之我军又如何哉?”

    曹操看了眼蒋干,并未有甚评述,仅仅只是不置可否地轻吭了一声。

    “这个,应是差相仿佛罢。”

    蒋干之所以站出来答话,就是想拍曹操的马屁,这会儿倒是真想说己方战力远胜幽州军,问题是这话他还真没法说出口来,无他,曹军与幽州军之间可是打过好几回了,虽也有打赢的时候,可总体来说,无疑是处在下风的一方,蒋干自不免会担心拍马不成反倒拍到马腿上,略一犹豫之下,所能给出的也就只是个模棱两可的答复。

    “嘿,差相仿佛么?就算如此好了,吾意已决,后日与贼一战,何人敢去贼营下战书?”

    曹操先前之所以接连发问,目的就一个,那便是想看看众文武们的战意如何,结果么,自然是令其大失所望,到了此时,哪怕不甚情愿,他也只能是摆出了副强硬的样子,试图以先下战书来提振一下军心士气了的。

    “明公,我军远道而来,兵马皆疲,实不宜……”

    这一听曹操如此急地要下战书,众文武们登时便全都傻了眼,个中又属陈群反应最快,紧着便要出言进谏上一番。

    “我军疲,贼军亦然如是,有何不可战之说,嗯?”

    不等陈群将话说完,曹操已是眉眼一竖,毫不客气地呵斥了一句道。

    “禀丞相,下官愿往贼营一行。”

    见得曹操声色不对,众文武们顿时便全都哑了口,唯有蒋干倒是精神抖擞,昂然便自请了一回。

    “好,子翼(蒋干的字)稍候,老夫这就去修书一封。”

    见得蒋干自告奋勇,曹操登时大喜,笑着吩咐了一句之后,转身便往城下行了去……

    “报,禀主公,曹贼派来了名使者,自称蒋干,说是奉命前来下战书的,请主公明示行止。”

    大营初立,纵使身为主帅,有着诸多文武的帮衬,奈何杂事繁多,公孙明也自难以清闲下来,正自批阅各军奏请之际,却见一名轮值校尉从帐外匆匆而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礼,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蒋干?呵呵,唤将进来好了。”

    这一听曹操居然派了蒋干这么号人物前来下战书,公孙明忍不住便笑了起来。

    “主公可是识得蒋干其人么?”

    庞统就端坐在公孙明的侧旁,这一见得公孙明笑得有些怪异,好奇心自不免便大起了。

    “素未谋面,只是听闻此人能言善辩,非等闲之辈,姑且一见好了。”

    哪怕再如何信任庞统,有关穿越的事儿,公孙明却是断然不会说出的,此际听得庞统见问,他也就只能是随口敷衍了一把了事,对此,庞统心中虽尚有些疑惑,却也没再多纠缠。

    “九江蒋干见过大将军。”

    轮值校尉应诺而去后不多久,就见一名中年文官已在两名幽州军士兵的护送下,昂然行进了大帐之中,这一见到高坐在文案后头的公孙明,很明显地愣了一下,可很快便回过了神来,紧着上前数步,矜持而又不失恭谨地行了个礼。

    “蒋干?先生可是人称九江博学第一人的蒋子翼么?”

    蒋干话音方才刚落,公孙明便已满脸讶异之色地起了身,就宛若后世追星者见着了偶像一般。

    “不敢,区区正是蒋干,大将军您这是……”

    蒋干一向自负才名,自前年被曹操征募之后,本以为能得重用,可结果倒好,也就只是名中层幕僚罢了,虽不敢公然说曹操的不是,可私下里难免有怀才不遇的苦闷,此番之所以强出头,就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才干,在来幽州军大营前,早已准备好了一肚子激怒公孙明的宣言,却不曾想这等檄文尚未道出,就被公孙明这等又惊又喜的表演给弄昏了头。

    “哎呀呀,在下久慕先生大名,惜乎总是缘悭一面,而今总算是见着真人,实三生有幸焉,先生且请入座,来人,备酒宴,今日某定要与先生好生畅饮上一回,不醉无归。”

    没等蒋干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公孙明已然兴奋奋地一搓手,迫不及待地便嚷嚷了起来。

    “大将军,下官,这个,下官是来送战书的,您看……”

    见得公孙明如此善待,蒋干的自尊心自是满足到了极点,早先准备好的那些痛斥之言语自然也就没好意思再说出口来,只是一想到自己身负的使命,蒋干的头不由地便大了一圈。

    “区区小事而已,回头再说也不迟,今日难得见先生一面,某欣喜若狂啊,先生快快请坐。”

    公孙明热情得无以复加,伸手接过了蒋干递过来的战书之后,根本不曾去看,也就只是往袖子里胡乱地一塞了事。

    “大将军如此厚爱,那下官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面对着公孙明这等如火般的热情,蒋干的心都已是醉了的,也自没再纠缠战书之事,自得意满地便在几子后头落了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