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连环追杀(四)
    “点燃火把,备战!”

    就在达达尔古所部冲着曹军大营发射火箭之际,张彪所部也已冲到了大体与西安城齐平之处,正自高速急行间,前方两里开外处,早已率部等候多时的张辽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便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见大量的火把依次燃起中,四千步骑所组成的长蛇阵已若一道火墙般横亘于道。

    “全军突击,杀啊!”

    张辽所部乍然而现之下,饶是张彪所部在出击前便已知曹军必有埋伏,可急行的军伍还是不免为之一乱,这都还没等张彪作出调整呢,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中,原本紧闭着的西安城北门已轰然洞开,随着祈威一声大吼,三千两百余曹军将士呐喊着便冲出了城,打斜刺里向张彪所部冲杀了过去。

    “快,全军向南撤,快撤!”

    见得曹军伏兵大出,张彪哪敢留下来与敌拼杀,一拧马首,率部便往南面鼠窜了去,这等情形一出,张辽倒是不曾率部追击,可祈威所部却是毫无顾忌地便穷追了上去,浑然就是一派痛打落水狗之架势。

    “不要停,火箭接着射!”

    祈威所部冲杀而出的动静不小,哪怕隔着两里多的距离,达达尔古所部将士们也都能听得个分明,原本正自发动着的火箭攻势自不免因此为之一窒,一见及此,达达尔古登时便怒了,双眼圆睁地便咆哮了一嗓子。

    “该死的幽州贼!全军听令:跟我来,杀出去!”

    曹军大营中虽是一直静悄悄地没个反应,似乎早已空无一人,可实际上么,在中营与后营的交界处,还藏着一支五千人的伏兵,为首的大将乃是偏将军祝明,其所领受的将令便是伏击杀入营中的幽州将士,早先达达尔古高速杀来之际,祝明本还以为立功的良机到了,却不曾想达达尔古所部居然只在营前不断地以火箭乱射,却根本不曾冲进营中,眼瞅着大营里火势已大,祝明可就真稳不住神了,破口大骂之余,率部便从中营处冲杀而出。

    “撤,快撤!”

    达达尔古早就知晓曹军中必藏有不少的伏兵,此际一见祝明所部杀出,根本不打算应战,一声嘶吼之下,率部掉头便逃。

    “追上去,休走了幽州贼子!”

    这一见达达尔古连战都不战便往回逃,祝明顿时大怒,也没去细想幽州军是否别有埋伏,策马便挥军径直追了上去。

    “咚、咚咚……”

    两军的大营之间不过仅仅只隔着四里半之距而已,在高速奔行的情况下,祝明所部很快便追着达达尔古所部冲到了离幽州军大营不足一里之处,而此时,达达尔古所部正自乱哄哄地往营中窜,眼瞅着必可衔尾杀进幽州军大营之中,祝明的嘴角便都已荡漾起了狰狞的笑意,可惜的是他明显笑得太早了些,但听一阵激昂的鼓声轰然暴响不已中,曹军左右两翼突然亮起了大量的火把,呐喊声震天狂响不已间,大批的幽州军将士有若潮水般向祝明所部掩杀而来。

    “贼军中伏了,儿郎们,跟我来,反身杀贼啊!”

    没等祝明从惊诧中回过神来,达达尔古已是高呼着拧转了马首,率部反身冲杀而回,只一个冲锋,便杀得惊慌失措的曹军阵脚大乱。

    “中计了,撤,快撤!”

    眼瞅着情形不对,祝明哪敢留下来死战,惊呼一声,掉头便要回窜,反应倒是不慢,奈何先前其所部冲得太猛,骤然遇袭之下,全都挤成了一团,仓促间要想掉头逃窜,又哪有那么便当,很快便被三路幽州军围困了起来,毫不客气地便是一通狂杀。

    “吹号,全军掉头,撤!”

    就在祝明所部惨遭幽州军围杀之际,祈威率部已狂追出了五里半之距,却愣是没法抓住埋头狂逃的张彪所部,眼瞅着两军间的距离越拉越大,祈威自是不打算再这么穷追下去了,一声令下之后,军中立马便响起了撤退的号角声,三千两百余曹军将士很快便停下了追击的脚步,掉头向邹平城方向急行而去。

    “全军止步,掉头回追!”

    尽管在暗夜中无法断明身后的追兵到底有多少的兵马,然则张彪却是根本不以为意,这一察觉到身后的追兵已转向而去,紧着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暴响不已中,张彪所部纷纷掉头,以五百骑兵为先导,反过来展开了对祈威所部的追杀。

    “将军快看,贼军反身追来了!”

    祈威所部方才刚向西北转进不多久,背后便传来了暴烈的马蹄声,一名紧随在祈威身旁的亲卫当即便惊慌地呼喝了起来。

    “来得好,儿郎们,掉头,跟我来,杀光幽州贼子!”

    祈威一向自视甚高,这一听先前狼狈鼠窜的幽州军居然敢掉头回杀,登时便怒了,大吼一声,拧转马首,率部再度回杀,这就打算给张彪所部来上个迎头痛击了的。

    “轰……”

    有勇气是好事,可勇得过头了,那就是在自寻死路——别看幽州军的兵力只有曹军的一半不到,可架不住张彪所部有着五百之多的铁骑,在空旷之地上,又岂是毫无阵型可言的曹军步军所能抵挡得住的,两军只一个对冲,曹军顿时便被冲得个七零八落。

    “稳住,不要乱,稳住了!”

    兵败如山倒之势一出,祈威顿时便慌了神,一边拼命地挥刀拼杀着,一边声嘶力竭地狂吼着,试图稳住己方之阵脚,可惜不过是在做无用功罢了,军心已乱的曹军将士们根本无力挡住幽州铁骑的狂猛冲锋,很快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再被随后杀来的一千幽州步卒一冲,全军溃散之势已再难有挽回之可能。

    “蟊贼,受死!”

    祈威的疯狂未能挽回曹军的败局,反倒引来了张彪的注意,这一见祈威连斩己方十数名骑兵,张彪登时便怒了,拍马舞枪便冲上了前去,一声怒吼之下,双臂猛然一送,一枪如虹般便刺向了祈威的胸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