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连环追杀(一)
    “呼……,铛!”

    面对着张辽这么记阴招,赵云哪敢有丝毫的大意,忙不迭地一扭腰,双臂顺势一沉,手中的亮银枪斜着便是一颤,总算是勉强以振劲强行封开了张辽的挑击之势,只是如此一来,先手便落入了张辽的手中。

    “铛、铛铛……”

    张辽可不是啥心慈手软之辈,一招抢到了上风,下手自是不会有丝毫的容情,一招快似一招地狂攻个不休,攻势之猛,当真有若狂风骤雨一般,饶是赵云武艺超人,一时间也自难以扳回先手,不得不拼尽全力地见招拆招着,密集的撞击声有若打铁般狂响不已。

    “不要乱,跟我来,挡住贼军!”

    有了张辽的援手,曹仁总算是从惊慌失措之状态中回过了神来,这一见幽州铁骑的冲锋势头渐缓,以其之老道,自是不会错过了这等翻盘之良机,但听其一声大吼之下,挥枪便率身旁的百余亲卫悍然向已分成数支小队冲杀着的幽州铁骑冲了过去。

    正所谓将是兵的胆,曹仁这么一发狠之下,正自慌乱不堪的曹军将士也就有了主心骨,尽管逃散开去的曹军将士已是近半,可剩下的五千余将士却是陆续投入了反攻,纵使死伤惨重不已,也自不肯退让半步,如此一来,马速渐缓的幽州铁骑也自难免有些个冲不太动了,哪怕依旧占据着主动之优势,可这等优势已然不甚明显了。

    “蟊贼受死!”

    赵云自出道以来,战阵厮杀早已不知凡几,遇到过的强手也自不少,前有颜良、文丑,后有马超、庞德,可无论是谁,都别想在他赵云手中占到丝毫的便宜,而今居然被张辽压着狂打了二十余招,这叫赵云又如何能忍,心火一起之下,搏命之心顿时便大起了,趁着张辽的攻势稍缓的空档,赵云愤然发起了放过,只听其一声大吼,双臂连振间,绝杀之招“百鸟朝凤枪”已是暴然轰出。

    “来得好,看打!”

    尽管有些意外赵云的奋起搏杀,然则在自忖有着先手之利的情况下,张辽自是无惧与赵云硬碰上一回的,但听其一声断喝之下,双臂也自急速连振不已,瞬息间便幻化出了无数的枪影,这一招正是张辽的得意绝招——八面风雨会中州!

    “铛、铛铛……”

    二将的枪速皆狂猛绝伦,两大强招对撞之下,无数的枪影彼此泯灭,火花四溅中,密集的撞击声暴响得有若雨打芭蕉一般,荡漾开的零星枪影瞬息间便将周边清空了一大片。

    “鸣金!”

    “快,鸣金!”

    ……

    赵、张二将这么一打出了真火,在后压阵的庞统与贾诩可就都有些个稳不住神了,几乎同时下达了鸣金之令,很快,两军阵中的金锣之声几乎同时暴响了起来,正自鏖战中的两军将士自是无人敢抗命不遵,几乎同时开始了后撤,就连杀得双眼泛红的赵、张二将也自不例外。

    “尔究竟是何人?”

    尽管靠着最后的一招强攻扳回了平手之势,可先前被张辽压着打却是不争之事实,对此,赵云心中自是不甘已极,哪怕都已依令勒马而归了,赵云还是忍不住回头喝问了一嗓子。

    “某,雁门张辽是也!”

    张辽出道虽早,可这么些年来,先后辗转在丁奉、董卓、吕布、曹操帐下,仗没少打,名气却始终不显,官阶也始终不高,混到如今,也不过就一杂号将军而已,无论是名气还是官阶,都比赵云差了不知多少,此番能将赵云压着痛打了一把,张辽心气可是正旺着呢,自是乐得阵前扬名上一回。

    “军师,末将无能……”

    这一听张辽自报家门,赵云立马便想起了公孙明对此人的高度评价,心中的不甘之气顿时便消减了大半,也没再多言,只是深深地看了意气风发的张辽一眼,纵马便赶回了本阵,直抵中军处,一个干脆利落的滚鞍下了马背,冲着庞统便是躬身一礼,满是惭愧地便要谢罪上一番。

    “子龙不必多言,此战能打平便足矣,争胜实不急于一时,呵,某久闻主公点评张文远其人有勇有谋,今日一见,果然无虚啊,罢了,不说这个了,回营后再叙,撤!”

    庞统根本无所谓此番对战之胜利,概因在他看来,今日一战不过只是双方迷惑彼此的假把戏罢了,真正的对决还在于今夜的较量,当然了,此乃军机要务,庞统自是不会在此时说破,也就只是随意地感慨了几句之后,便即下了收兵之令……

    “文远,此番可是多亏了你啊,若不然……”

    在双方皆无战心的情况下,幽州军一撤,曹军自然也跟着撤回了大营,这才刚回到了中军大帐中,曹仁尽自心情不好,可还是强撑着向张辽致谢了一番。

    “此系军师之安排,末将实不敢居功。”

    张辽为人谦和,哪怕有着力挽狂澜之功,也自不会自鸣得意,不等曹仁将话说完,紧着便谦虚了一句道。

    “嗯,文和,今日一战未能得胜,实某学艺不精之过也,今,战既不能胜,撤走也就属必然之事,不知文和兄可有甚妙策否?”

    曹仁胸襟向来过人,并不讳言己过,当然了,相较于担当战败之责来说,他更关心的还是如何安全撤走一事。

    “庞统号‘凤雏’,于荆襄之地素有盛名,某本不信,今日一见,果然无虚啊,若是某料得不差的话,其怕是已猜知我军将撤之事了的。”

    贾诩并未急着道出胸中所谋之策,而是感慨万千地点评了庞统一番,末了更是点出了个令曹、张二人皆面色狂变的判断。

    “啊,这……”

    于两军对垒之际,要想从容撤军可不是件简单之事,一旦被对手识破,那就有着被衔尾追杀之虞,就算勉强能逃走,战损也自小不到哪去,对此,曹仁又岂会不知,闻言之下,当即便傻愣住了,一时间都不知该说啥才好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