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一路横扫(四)
    “哈!”

    常虎先前可是曾将迭摩达杀得个落荒而逃的,在自忖武勇远胜对手的情况下,又岂会怕了迭摩达的挥戟攻杀,但听其一声大吼,双臂一抡,手中的长柄大锤便已狂猛无俦地挥击了过去。

    “铛!”

    双方的招式都快,也抖无甚变化,戟与锤自是毫无花俏地又撞在了一起,然则势均力敌的场面并未出现,但听一声巨响中,常虎手中的长柄大锤赫然被震得飞上了半空,这都还没等其从莫名的惊诧中回过神来,只见迭摩达双臂一振间,本已稍缓下来的戟势陡然便是一个起速,快猛无伦地掠过常虎的脖颈之间。

    “噗嗤!”

    一声闷响过后,常虎的头颅便已翻滚着飞了起来,一双有若死鱼般的眼瞬间便瞪得个浑圆,很显然,常虎怎么也想不明白先前的手下败将为何眨眼间便会变得凶残若此,然则没等他想出个究竟来,眼前很快便黑了下来,闪烁的思绪到此便彻底终止住了。

    “程老儿,受死!”

    区区一常虎而已,其之死活,迭摩达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上,先前若非诱敌所需,迭摩达又岂会容其在自己面前猖狂了去,实际上,先前的交手中,迭摩达不过就是在虚应其事而已,一身能耐不过只施展出来三成罢了。

    “哎呀,不好。”

    先前见得常虎驱兵前去拦截迭摩达,程本以为当可凭此挡住正面之敌,本正准备调兵前去拦截左右两翼杀来的敌军,却不曾想他都还没来得发号施令呢,迭摩达便已率部杀散了心胆俱裂的三百余东莱军骑兵,势如破竹一般地杀进了东莱军前军之中,眼瞅着离己已然不足五十步之距,程登时便被吓坏了,哪还顾得上调整兵马,一声惊呼之下,拧转马首,调头便往来路狂逃了去。

    “轰……”

    程这么一逃不打紧,没了统一指挥的东莱军顿时便彻底乱了套,左右两翼冲来的幽州步军很快便将东莱军拦腰切成了四节,瞬息间便杀得东莱军人头滚滚落地——马岱与黑耶明两部兵马看似衣甲不齐,可实际上么,这三千步卒全都是幽州军精锐,而司马懿所部那五千步卒看似衣甲鲜亮,实则内里只有两千步卒是真正的幽州军将士,余下三千步卒中两千是黄县民壮,另一千则是水师将士临时客串的,战斗力其实不咋地,若是正面与东莱军一战,势必大败无疑,可此际用来追击残敌么,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程老贼休走,留下头来!”

    迭摩达在战前就已领受了追击的重任,这一见程要逃,自是不肯罢休,率一千幽州铁骑有若怒涛般杀进了乱军之中,不管不顾地死追着程不放。

    “撤,快撤!”

    这一见迭摩达势若疯魔般径直杀来,程的脸色顿时便难看到了极点,再一看全军的颓势已然无可挽回,自是不敢留下来迎战,率身旁的四百余亲卫骑军拼命地冲出了己方乱军,急速地沿着大道向西南狂逃不休。

    “取弓,给我射死那群蟊贼!”

    程所部虽都是骑兵,又有着先逃之优势,奈何座下的战马大半都是驽马,根本无法跟幽州铁骑的精良战马相比拟,加之司马懿选定的战场离黄县近,而离最近的曲成县(今之招远县一带)还有着足足四十五里之遥,程所部虽已是拼尽全力地打马狂飙了,可不单不曾拉开与追兵的距离,反倒被幽州军越追越近,眼瞅着根本无法甩脱追兵,程登时便急红了眼,也没管己方骑兵的能力如何,气急败坏地便狂吼了一嗓子。

    “嗖、嗖、嗖……”

    这会儿还能跟在程身旁的,可都是他的亲卫骑兵,装备自然是不差的,几乎人人都配有弓矢,随着程一声令下,掉在后头的百余骑立马便闻令而动,齐齐张弓搭箭,回头便是一通乱箭向追兵射将过去,声势倒是不小,可惜众东莱军骑兵们的骑射之能明显不太合格,也就只射倒了寥寥数名幽州军骑兵而已。

    “奶奶的,敢跟老子们比骑射,儿郎们,取弓,杀光他们!”

    迭摩达一直冲在最前方,程所部后队骑兵大半的箭矢都是冲着他去的,饶是迭摩达武艺高强,手中一柄方天画戟舞动得个水泄不通,可架不住箭矢的密度实在太大了些,大腿处还是难免挨了两箭,虽有着重铠的掩护,伤得不算重,可疼痛却是难免之事,恼火之余,迭摩达可就不打算再留手了,怒骂着便下了道将令。

    “嗖、嗖、嗖……”

    幽州铁骑向来重视骑射的训练,加之骑军中本就有近半是乌恒族出身,骑射能力之强,又岂是东莱军可以相提并论的,随着迭摩达一声令下,近千骑兵纷纷操弓在手,轮番发动箭雨之覆盖,仅仅只十轮不到,便已将东莱骑军打得个落花流水,百余骑横死当场,余者眼瞅着情形不对,哪敢再战,就此四散逃了个精光。

    “嗖!”

    迭摩达乃是匈奴出身的大将,骑射可是其之本能,先前连着射出了十数箭,几乎是一箭杀一人,箭术可谓超绝,而今见得程已然成了光杆司令,他自是不会有甚客气可言,瞄着程的后背便是一箭射将过去,但听弓弦声方起,一支雕羽箭便已若流星般划破空间,准确无误地射进了程的背心之中。

    “啊……”

    程一门心思只想逃命,光顾着伏鞍纵马飞奔,根本不曾注意到迭摩达的出手,待得惊觉背心一疼,再想有所动作已然没了可能,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嚎,便已是一头栽落了马下,只是一时尚未毙命,在求生意志的作用下,竟是一路吐血地向前爬着。

    “呼……,噗嗤!”

    程的求生意志倒是旺盛得很,可惜迭摩达根本没打算留活口,一个打马加速便冲到了程的身后,双臂一抡,手中的方天画戟便已猛力地挥击而出,但听一声闷响过后,程的首级便已是翻翻滚滚地飞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