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一路横扫(三)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尽管对司马懿的统军之能很是不屑,可待得见着幽州军已然严阵以待之际,他也自没敢真就这么驱兵直接冲杀过去,在离着幽州军阵还有四百步左右的距离上便即一扬手,声线冷厉地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听中军处号角连天震响不已中,正自急冲着的一万五千余东莱军步骑很快便停了下来,在各级将领的口令声中,飞快地列好了迎战阵型。

    “迭摩达将军,拜托了。”

    司马懿是这支偏师的主将,可在军中的资历却着实过浅了些,于遣将之际,言语间自是不得不谨慎些。

    “放心,看某去取了头功!”

    迭摩达勇猛异常,累功已晋升为镇南将军了,奈何排兵布阵之能着实欠缺,也就只能当一个突将,他自己对此也自无所谓得很,并未因司马懿官阶比他低却位居主将之高位而有甚不满之处,此际听得司马懿点了名,迭摩达毫不迟疑地便应了诺,提着方天画戟,纵马便飞奔出了本阵。

    “谁敢去取了那厮的狗头!”

    列阵既毕,程本就打算派名勇将前去邀战,以打击幽州军的军心士气,却不曾想他还没来得及遣将,就见迭摩达已然纵马而出了,心情自是不爽得很,冷着声便呼喝了一嗓子。

    “看某建功!”

    青州民风彪悍,军中自是不乏敢战之士,这不,程话音刚落,就有一名手持长柄大锤的大将纵马而出,此人正是东莱军中有数的勇将常虎!

    “杀!”

    见得对面有将纵马冲来,迭摩达二话不说,一个打马加速,如飞般冲上了前去,双臂一轮,手中的方天画戟便已狂猛地挥击了出去。

    “混蛋,受死!”

    常虎本是铁匠出身,武艺虽不算有多高明,可一身力量之强,绝对属东莱军中第一人,此际一见迭摩达出手如此之随意,顿时大喜过望,一声大吼之下,也自拼尽全力地挥出了手中的长柄大锤。

    “铛!”

    常虎有心要一锤见功,出招之际自是毫不留手,而迭摩达似乎也是同样的想法,在双方都不打算变招的情况下,锤与戟自是毫无花俏地便撞在了一起,一声巨响中,火星四溅,两名大将的身子几乎同时便是一歪,重心失衡之下,竟是来不及再攻出第二招,彼此便已交错而过了。

    “好贼子,再来!”

    一锤未能得手之下,常虎虽有些诧异于迭摩达的力大,可也不是很在意,这一打马盘旋之后,紧着便一夹马腹,狂吼着又纵马向迭摩达冲杀了过去。

    “狗贼狂妄,看打!”

    见得常虎高呼要战,迭摩达又岂肯弱了自家威风,同样高呼着便策马冲上了前去,挥戟便劈。

    “铛、铛铛……”

    二将显然都已杀出了火气,一开始还是正儿八经地打马对冲,可十数回合过后,二将已然狠命地缠斗在了一起,你给我一锤、我还你一戟地硬碰个不休,对撞之声有若打铁般暴响个不停。

    “哎呀!”

    三十余招过后,迭摩达似乎有些吃不住劲了,左支右拙地又招架了几锤之后,显然已是力不能支了,一声怪叫之下,紧着耍了个破绽,兜转马首,慌乱地便往本阵方向逃了去。

    “蟊贼休走,留下头来!”

    常虎正自杀得兴起,这一见迭摩达要逃,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一踢马腹,纵马舞锤便一路狂追了过去。

    “全军出击,打垮幽州贼!”

    程本来就不怎么将兵微将寡的幽州军放在眼中,待得见常虎轻松击败了迭摩达,自是不肯放过这等趁势破敌之良机,只听其一声嘶吼之下,一万五千余东莱军将士立马便齐齐轰然而动,有若潮水般向幽州军本阵冲杀了过去。

    “不好,撤,快撤!”

    眼瞅着己方军心已然受挫,司马懿显然无心恋战,不等迭摩达回归本阵,紧着便一拧马首,惊慌不已地就此下了撤退之令,刹那间,原本阵列就不算有多整齐的幽州军阵顿时便陷入了大乱之中,大批的将士扭头便逃。

    “追,全歼幽州贼!”

    见得幽州军掉头逃跑,程原本还有些担心司马懿是否在耍诈,可待得发现幽州军人马混杂不堪,完全就是一派溃不成军之模样,顿时大喜过望,哪肯错过这等一举灭敌之良机,高呼着便驱兵在后衔尾紧追着不放。

    “呜,呜呜,呜呜……”

    东莱军尽管追得很猛,奈何幽州军先起步,又一路亡命飞逃不已,两军间的距离虽一直在缩短着,可终究还是有着百余步之距,这一追一逃之下,很快便跑出了五里多,就在东莱军前锋将将追上幽州军的队尾之际,大道两旁的林子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旋即便见马岱、黑耶明两名大将各率一千五千步卒呐喊着从林中冲出,有若利箭般杀向东莱军的两肋。

    “贼军中计了,儿郎们,掉头,杀啊!”

    东莱军只顾着一路狂追着幽州军溃兵不放,根本不曾料到半道会有伏兵,待得惊觉不对之下,军心难免大乱,直急得程的额头当即便沁出了冷汗,然则还没等他从惊诧状态中回过神来,司马懿已是高呼着率一千骑军在大道远端完成了兜马转向,以迭摩达为箭头,狂魔无俦地向乱作了一团的东莱军反杀了回去。

    “不要慌,稳住了,贼军不多,杀,杀啊!”

    程文武虽都平平,可好歹是打过不少仗的老将,哪怕骤然遇袭之下慌乱难免,可还是很快便稳住了心神,赶忙拼命地嘶吼着,试图稳住己方之阵脚。

    “蟊贼,还敢来,看某杀你!”

    程待下素来宽厚,其麾下自不乏肯为其拼命者,这不,就在程焦急不已之际,常虎已率三百余骑高速向前狂冲了出去,舞锤直取迭摩达,试图以斩将之威来稳住己方将溃之军心士气。

    “啊哈!”

    见得常虎鼓勇而来,迭摩达不单不慌,反倒是冷笑了起来,二话不说,纵马便狂冲了过去,一声断喝之下,手中的方天画戟已若闪电般劈杀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