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以惩戒之名(五)
    “拖下去,砍了!”

    尽管仗是打胜了,可日头却已是偏西了的,幽州军再想有甚动作,那都得等到明日才成,换而言之,区区一座曹军渡口营垒便足足浪费了幽州军两天的时间,如此一来,奇袭已然没了可能,公孙明的心情自是好不到哪去,本来还想从李梁口中探问一下军情,可这一见此獠都已伤成这副模样了,却依旧不肯服软,显然骨头硬得很,既如此,公孙明也就懒得再多费唇舌了,满脸不耐之色地一摆手,便已是冷声下了道命令。

    “禀主公,贼将首级在此,请主公明示。”

    公孙明一声令下,自有边上侍候着的亲卫们一拥而上,架起兀自在谩骂不休的李梁便往边上拖了去,不多会,一声短促的惨嚎声过后,一名亲卫已提溜着颗血淋淋的首级行到了公孙明的马前。

    “河明(韩松的字),尔即刻休书一封,连同此獠的首级一并装入木匣,挑一名俘虏,给曹仁送去,其余各部往前两里安营扎寨,着令水师加快转运速度,务必确保明日午时前将所有兵马及辎重运过河来。”

    自掌军以来,首级这玩意儿,公孙明早不知看过多少了,自不会在意那等浓烈得惊人的血腥气息,只见其一派随意状地扫了眼首级之后,便即语调淡然地连下了数道命令……

    “公孙小儿,某与尔誓不两立,来人,擂鼓……”

    曹仁率部一路紧赶慢赶,总算是抢在了天黑前赶到了西安城,这才刚在城守府里安顿了下来,一名伤痕累累的渡口守军士兵便已惶恐不安地赶到了,说是渡口营地已被幽州军攻占,守将李梁被杀,又言称公孙明派他来送东西的,对此,曹仁自是不免起了好奇之心,当即便着令随侍亲卫将包裹得严实的礼物匣子转呈了上来,拆开一看,这才发现内里赫然是李梁的人头,当即便被气得曹仁火冒三丈,愤然拍案而起之余,竟是怒气勃发地便要擂鼓聚将了。

    “使君万不可如此莽撞,此乃公孙小儿激将之法也,断不能不慎啊。”

    这一见曹仁大失常态,端坐在一旁的贾诩可就稳不住神了,赶忙也跟着起了身,紧急叫了停。

    “狗贼,甚的以惩罚之名行霹雳手段,竖子,欺我太甚!”

    在曹营重将中,曹仁的性子无疑是较沉稳者之一,哪怕正值盛怒中,被贾诩这么一劝,也自很快便稳住了心神,可待得看过了那随首级而来的信函之后,他却是忍不住又暴了粗口。

    “徒逞口舌之利而已,使君实无须放在心上,只消稳守待援,待得丞相大军一至,管叫那公孙小儿来得去不得。”

    这一见曹仁接连勃然作色,明显是已中了公孙明的激将之伎俩,贾诩的眉头不自觉地便皱紧了起来,飞快地将曹仁丢过来的书信过了一遍之后,紧着便出言宽慰了曹仁一番。

    “哼!”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然则心中的怒意却又是另一回事了,尽管仅仅只是冷哼了一声,可曹仁心底里却已是起了要教训公孙明一番之心思……

    黄县(今之烟台龙口镇一带),东莱郡治所之县,汉末以来,东莱郡虽也没少遭战火之洗劫,可相较于大规模战争频发的北海、齐郡等青州诸郡来说,无疑算是较为安宁之所在,青州近三分之一的百姓都避难于此,算起来,已然是青州最繁华之地了的,尤其是黄县这个郡治所在地,因着靠海之故,盐业发达,大量人口聚集于此,或以煮盐为生,或是下海捕鱼,隐隐然已有了几分盛世事的旧景象。

    “快看,那都是些甚?”

    “不好,是幽州水师!”

    “该死,快去禀报县令大人,吹号,快吹号!”

    ……

    时值初夏,正是煮盐的好时节,尚未掌握晒盐法的黄县百姓大量聚集在海岸边,用薄盘子煮盐,巳时一刻,就在众百姓们忙乎不已之际,远处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的风帆,当即便引起了煮盐百姓的惊疑,很快,风帆渐近之下,幽州军水师两支分舰队舰队那庞然的规模便已暴露在了众百姓们的面前,当即便惊得众百姓们全都手足无措地乱作了一团。

    “报,禀县尊大人,不好了,幽州贼大举从海上杀来了。”

    县衙的后院中,黄县县令程荣正自悠闲地与妻妾们在花间嬉闹着,冷不丁却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衙役已是满头大汗地从院门处冲了进来,隔着大老远,便已是惶急无比地嚷嚷了一嗓子。

    “什么?怎会如此,这,这……”

    程荣能当上黄县的县令并非他本人有多出色,仅仅只是因其兄原千乘太守程反袁有功,得以调到东莱郡任太守,凭着裙带关系,程荣方才得以当上了黄县的县尊大人,然则从根底来说,程荣也不过就是个平庸文人罢了,哪有甚胆略可言,这一听幽州水师大举杀来,当即便被吓得目瞪口呆不已。

    “大人,贼军水师快靠岸了,您还是赶紧拿个章程罢。”

    前来报信的衙役等了半晌,也没见程荣支吾出个所以然来,不由地便急了,赶忙紧着便进言了一句道。

    “快,快去禀报我家兄长,请其赶紧率军回援,啊,还有,赶紧关闭四门,着守备营上城防御,快去,快去!”

    被衙役这么一催促,程荣总算是从昏眩状态里回过了神来,可煞白的脸色却没见半点的好转,此无他,就在昨日,接到青州刺史曹仁急令的程匆匆召集了各县的守备营,率一万五千兵马驰援剧县去了,如今的黄县城中拢共也就只剩下半个营的兵力而已,哪怕有着城墙可依,要想挡住幽州大军的攻势,显然没太多的可能,程荣唯一的指望便是自家兄长能率部赶回。

    “诺!”

    程荣的命令下得有些个语无伦次,可终归是有了决断,前来禀事的衙役自是不敢怠慢了去,紧着应诺之余,匆匆便奔出了后花园,自去传讯各处不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