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以惩戒之名(四)
    “呜,呜呜,呜呜……”

    卯时末牌,太阳尚未升起,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突然在幽州军的沿河大营里乍然骤响了起来,旋即便见三个方向上的幽州军营门几乎同时轰然洞开,大批的甲士推着投石机等攻城器具从三个大门中蜂拥而出,有若山移般向不远处的曹军营垒压了过去。

    “都别慌,我军有城墙可依,贼军短时间内必无法攻破,使君大人的援军午前定会赶到,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死战不退!”

    这一见近两万的幽州步骑已然出了营,曹营中的瞭望哨立马便吹响了告急的号角声,被惊动了的守军将士乱哄哄地便全都冲上了城头,只一看幽州军那严整的军容,大半将士脸上都露出了惶恐之色,一见及此,李梁自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赶忙朗声便高呼了一嗓子,总算是用谎言安抚住了手下将士们的骚动。

    “擂鼓!”

    辰时三刻,幽州军的阵列已然布置完毕,公孙明并未说甚战前动员的话语,仅仅只是面色肃然地一挥手,声色冷厉地下了道命令。

    “嘭、嘭、嘭……”

    因着曹营卡住了要隘之故,昨夜幽州水师虽是连夜转运了两趟,奈何河边地形所限,实无法将全军都运过河来,到目下为止,过了河的幽州步骑也就只有一万八千余而已,然则投石机、弩车等器具却是运过来了不少,足有一百二十余架之多,随着鼓声的隆隆暴响,幽州军的投石机立马开始了狂猛的轰击,不断地将一枚枚燃烧弹砸向寨墙所在处,只片刻功夫,寨墙上下赫然已是一片火海,把守北面的曹军官兵根本无法立足,不得不全都退下了墙去。

    “上!”

    见得墙头的火势已大,幽州军的远程部队很快便停下了轰击,一见及此,早已等候多时的赵云自不敢稍有迁延,扬手一挥,旋即便见四千幽州铁骑轰然冲了起来,呼啸着直奔城下。

    “贼军骑兵杀来了,贼军骑兵杀来了……”

    北面墙头上火势依旧狂猛,可与东、南两处寨墙的接壤处却基本没受到攻击,几名曹军瞭望哨都藏身于此,此际一见幽州铁骑大举冲来,立马齐齐狂呼了起来。

    “不要慌,骑兵上不得城,不必理会!”

    四千骑兵冲起来的声势不可谓不惊人,哪怕有着寨墙之隔,可这一感受到大地的震颤,众曹军将士们还是不免为之惊慌不已,唯有李梁却是很能沉得住气,朗声便吼了一嗓子,总算是勉强稳住了军心。

    “扑通、扑通……”

    李梁说的没错,骑军确实上不得城,问题是幽州铁骑根本就没打算冲城,大批的骑军冲到了城下之后,根本不曾去撞墙,也不曾下马试图抢登,仅仅只是按着次序丢下马鞍上驮着的鼓囊囊的布袋,而后转身便往回撤。

    曹军营地的寨墙乃是青石垒成的,坚固自是不消说之事,可毕竟也就只是座军事要塞而已,高度却是有限,也就只有不足五丈而已,四千幽州铁骑一个来回之下,很快便在城下堆起了座即将攀到墙头的斜坡。

    “嘭、嘭、嘭……”

    真要让幽州军将斜坡堆上了墙头,曹营必然告破无疑,对此,曹军将士们自不会看不出来,眼瞅着情形不对,都用不着李梁动员,众曹军将士们趁着墙头火势稍小的空档,呼啦啦地便往城头上冲,试图以弓弩阻止幽州铁骑的再度复来,这等行动不可谓不英勇,可惜的是幽州军的远程部队早有准备,在骑军撤下之后,第一时间便又发起了狂猛的轰击,只第一轮狂轰就砸得城头的守军死伤惨重不已。

    在幽州军远程部队与骑军的密切配合下,斜坡越堆越高,很快便与寨墙齐平了,对此,兵微将寡的曹军根本没得奈何,既不敢开营出击,又无力在城头上据守,只能无奈地干等着,军心士气已然低落到了极点。

    “出击!”

    天将午之际,斜坡终于填平了寨墙,一见及此,公孙明自是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一声令下,战鼓暴然而响间,三千幽州精锐步军呐喊着开始了冲锋。

    “儿郎们,决死的时刻到了,跟我来,上城,杀贼啊!”

    别看李梁官阶不高,武艺也只是寻常,可血勇之气却是极旺,哪怕明知毫无希望,却兀自不肯束手就擒,幽州军的远程部队方才一停火,他便已一把抽出腰间的大刀,狂呼着率亲卫队当先冲上了城头。

    曹军的训练水准极高,尽管正值士气低落之际,可有了李梁的榜样作用,还是都鼓起了勇气,呼啦啦地也都跟着往城头上冲,这才刚紧急部署完毕,幽州步军便有若巨浪卷地般冲到了墙前,沿着坡道便往上涌,双方各不相让之下,战事一开始便是白热化之惨烈,刀来枪往间惨嚎声此起彼伏地暴响个不停,箭矢穿梭如雨之下,两军皆有不少的士兵横死当场。

    “骑军跟我来,出击!”

    尽管有了斜坡的帮衬,可说到底幽州军还是仰攻,地利优势无疑还在曹军一方,只不过这等优势已然被大幅度削弱,已然不足以左右战局,哪怕李梁如何奋不顾死地督军血战,可在幽州步军不间断的强攻面前,死伤惨重的曹军最终还是无力抵抗,战至午时三刻,曹军力不能支之下,终于被赶下了城头,很快,营门便已被幽州步军将士们从内里推了开来,一见及此,率骑军在后压阵的赵云可就不打算再多等了,一摆手中的亮银枪,率部便发起了狂猛的冲锋。

    “跪下!”

    曹军本就已被幽州步军杀得节节败退了的,又哪堪得幽州骑军的狂猛冲突,瞬间便被杀得个七零八落,残存的数百曹军将士非死即降,就连李梁这个主将也因伤重被擒,很快便被数名幽州士兵押解到了公孙明的马前。

    “逆贼敢尔,老子不跪,要杀便杀,来啊,杀啊,老子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算好汉!公孙小儿,反贼,狗东西……”

    尽管衣甲残破、浑身浴血,然则李梁却依旧不肯屈服,饶是几名押解的士兵拼命踢打,他也不肯跪下,一边奋力挣扎着,一边双目圆睁地咒骂个不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