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刺明(四)
    “禀主公,已审出来了,那卢步果然就是曹营奸细,此獠数年前便已被王家收买,在王家被灭后,又归了唐均所辖,卢成州的污烂事情便是此獠通报给了唐均。”

    公孙冷乃是江湖出身,其手下一彪人大半也都是江湖游侠儿,论及逼供手法自然不差,啥分筋错骨手、笑刑之类的手段轮番上演了一把之后,卢步很快便顶不住了,老老实实地便将所干的烂事全都交待了出来,一得知详情,公孙冷自是片刻都不敢耽搁,紧着便将审讯结果报到了公孙明处。

    “大将军明鉴啊,小人确实被卢步那狗贼陷害的啊,小人冤枉啊,还请大将军饶了小人一命罢,小人给您磕头了……”

    公孙冷话音刚落,这都还没等公孙明有所表示呢,一直跪趴在一旁的卢成州却是突然来了精神,一边可着劲地磕着头,一边哀声便求饶了起来。

    “够了,苍蝇不叮无缝蛋,自身既不检点,又无骨气,监守自盗,尔还有脸叫屈,哼,依尔之罪行,按我幽州律法,当处抄灭满门之刑,尔还有甚要说的么,嗯?”

    饶是卢成州哀嚎得可怜无比,可公孙明又哪耐烦听其扯这么些无甚营养的废话,猛地一拍案,声色俱厉地便呵斥了卢成州一番。

    “小人有罪,不敢自辩,还请大将军饶了我一族老少罢,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卢成州到底是世家中人,尽管贪生怕死,可更怕全族尽灭之结果,事到如今,他倒是没敢再为自己求饶了,转而奢望公孙明能放过卢家。

    “尔知罪便好,某本非嗜杀之人,念在卢家也算是有功于社稷,可以给尔一个自新之机会,若是办成了,前罪皆消,若是办不成,那就休怪本将军手下无情了。”

    卢成州的小命乃是卢家上下近千号人的性命,对于公孙明来说,其实都属可有可无的玩意儿,杀不杀都没啥大的区别,只要能彻底拔除调曹营在河北的情报体系,公孙明还真就懒得去计较卢成州的罪行。

    “小人愿意,小人愿意,还请大将军吩咐,小人便是拼得一死,也不敢误了大将军交办之事……”

    卢成州本都已是自忖难逃一死了的,可这一听公孙明居然改了口风,喜极而泣之下,赶忙一迭声地做着保证。

    “嗯,那唐均不是要你在三日内设法将本将军诱出大将军府么,既如此,某便成全你好了,尔明日一早便派那卢步赶去给唐均送信,就说本将军后日一早会率部众到山西行猎,入住的便是你卢家的西山别院。”

    于公孙明来说,卢成州那些保证都与废话无异,他自是懒得多听,一挥手,便以不容置疑的口风吩咐了一句道。

    “啊,这……”

    卢成州正自头晕目眩间,智商早已跌到了负数,根本搞不懂公孙明此举的真实用心之所在,傻愣了好一阵子,也愣是没回过神来。

    “尔只管照着去做便好,公孙冷,此处便交给尔了,好生开导开导卢二爷。”

    公孙明来此的本意也就只是坐镇而已,而今见得卢成州已然被彻底慑服,他自是不打算再跟其多言啰唣,丢下句交待之后,紧着便起了身,施施然地打道回府去了……

    “该死,你怎么又来了?”

    无论是卢成州还是卢步,全家老少的性命都掌控在军情局的手中,在这等情形下,二者自然是不敢违背军情局的指示的,消息么,自然也就很快便送到了北房庄,果不其然,一得到准信,唐均便即匆匆赶到了卢家酒坊,对此,卢成州心中虽是窃喜,可表露出来的却是极度的不耐。

    “嘿,二爷的消息没头没尾,在下不亲自来上一趟,怕是无法向上头交待不是?”

    自忖拿稳了卢成州把柄的情形下,唐均根本不曾真将卢成州那堂皇的卢家二爷之身份放在眼中,言语间浑然没半点的尊重之意。

    “你混蛋,爷都说清楚了,那公孙小儿后日定会入住我卢家西山别院,尔还想做些甚?”

    见得唐均那一脸的戏谑之色,卢成州当真气不打一处来,瞪着眼便骂开了。

    “当然有事,那卢家别院既是你卢家所有,以二爷的身份,安排些人手入内应是不难罢?”

    唐均冷眼瞥了下卢成州,漫不经心地便提出了个要求。

    “嗯?尔等要刺王杀驾?不成,这是要致我卢家于死地啊,断然不成,你给老子滚出去!”

    唐均此言一出,卢成州顿时便有若被踩着了尾巴的老猫般跳了起来,手指着唐均便大发起了雷霆。

    “想死的话,二爷尽管再嚷得大声些,嘿,某若是出了事,你二爷还想落得个好?醒醒罢,你我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也甭想脱了套,此事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

    卢成州这才刚跳脚,唐均也自随之变了脸,语调森然地便威胁了卢成州一番。

    “你、你……”

    把柄被拿之下,卢成州尽自被气得个眼冒金星,可也没了辙,指着唐均的手哆嗦得有若打摆子一般,却愣是没敢再接着发飙了去。

    “二爷不必担心过甚,此事非尔一人牵扯其中,实不相瞒,唐某另有接应之人马,只要二爷能帮着安排人手进别院,后头的事就不必二爷操心了,大事底定之后,二爷就等着封侯便是了。”

    唐均身负重责,倒也不敢逼迫卢成州过甚,紧着便放缓了语调,好生安抚了卢二爷一通。

    “放屁,这可是灭族的大事,你小子不将话说清楚了,老子宁可去大将军府上自首,也绝不受尔之挟持。”

    卢成州等的便是唐均这么句话语,心中虽是暗喜不已,可脸色却是阴沉得吓人,言语间更是毫无半点的通融之意。

    “你敢?”

    若是卢成州真的去自首,旁人或许还有条活路,唐均一家老少根本无法躲过全境之搜捕,连带着已然潜伏到了蓟县内外的大批杀手怕也难躲过全面之大搜,一念及此,唐均的脸色登时便是一派的煞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