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程昱出山(二)
    “某此来是来向老夫子致歉的,未经您的许可,某便擅自将您的家眷都接了来,是某的不是,只是某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呵,不瞒老夫子,某与曹操势不两立,您乃当世大才也,纵不能助某,某也断不能容您为曹操所用,故而方才行此下策,若有得罪处,还请老夫子多多包涵则个。”

    彼此在书房里分宾主落了座之后,公孙明也自无甚太多的寒暄之言,满脸诚恳地便先致歉了一番。

    “大将军荡平河北诸州,又连破草原诸寇,声威日隆,若能与丞相携手,并力扶持汉室,我大汉中兴便在眼前,如此,大将军青史留名非难事也,胡不为哉?”

    程昱并未理会公孙明的致歉之言,反倒是就此游说了公孙明一把。

    “人有寿数,社稷亦然,汉家延绵五百余载,如今江山虽在,奈何刘家气数尽矣,今之所谓天子,不过曹贼手中提线木偶罢了,古时,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今亦然,某虽不才,却也断不能雌伏于曹贼之下!”

    从起兵时起,公孙明便已抱定了登顶的目标,又岂是那些所谓的大义名分所能动摇得了的,之所以还没登基自立,不过是时机尚未成熟罢了,于公众场合下,他多少还是有些顾忌,并不会公然打出自立的旗子,可在程昱这等智者面前,公孙明却是坦然得很,根本不曾有丝毫的掩饰。

    “大将军打算如何行了去?”

    尽管不曾参与过幽州的军政事务,可冷眼旁观之下,程昱早就知晓了公孙明必争天下之雄心,先前之所以抛出大义名分的问题,不过只是本着儒家的正统思想做最后的努力罢了,心下里其实根本没抱丝毫的奢望。

    “时至今日,格局其实已明,天下之争唯某与曹操逐鹿而已,至于刘表、张鲁、刘璋、孙权之流不过只是蝇营狗苟之徒罢了,实不足为虑,今,我幽州虽比曹贼略强,只是强亦有限,彼此之争恐非短时间内可见分晓者,然,某年轻,熬得起,只消徐徐图之,这天下将来何属不言自明矣,不知老夫子以为然否?”

    别看几番与曹营的争战皆占了上风,可真说到所得么,其实并不多,对此,公孙明心里头自是如明镜般清楚,对下一步该如何走,他也早有安排,只不过事涉军机,在未得程昱的效忠之前,他并不打算说破,仅仅只是泛泛而谈了一番而已。

    “大将军高论,程某叹服。”

    程昱在曹营多年,对曹操之能以及其帐下文武之强,又岂会心中无数,倘若公孙明自言能短时间里击败曹操,那程昱断不会跟着公孙明去送死,可而今公孙明摆明了要跟曹操打持久战的心思,程昱心下里自不免便是一动,然则神情却是淡然依旧,仅仅只是语意含糊地吭哧了一声。

    “老夫子此言恐非由心之语啊,我幽州财力人力皆较曹贼强上不少,军力也是我幽州占优,然,曹贼帐下人才济济,却不是那么好灭的,光靠坐等其自毙,也不是某之行事风格,某打算先行安内,剿灭各处尤其是晋绥一带流窜之盗匪,抚平世家之隐患,高筑墙、广积粮,而后再行剪除曹贼之羽翼,不急与之决战,先取青、徐乃至关中之地,集小胜为大胜,最后再以千钧之势一举入许都,何愁大业不成。”

    这一见泛泛之言难以取信于程昱,公孙明不由地便笑了起来,索性便将绸缪已久的总体战略详细地道了出来。

    “大将军打算如何抚平世家之隐患?”

    听得公孙明这般说法,程昱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倒不完全是因公孙明这么番谋算老辣异常,更多的则是因着公孙明的坦率——为上位者的坦率从来都不会是没来由的坦率,而今公孙明既然敢如此坦率,那就意味着他程昱就只有两个选择了,一是效忠于公孙明,二么,那便是下地狱去为曹操尽忠,除此之外,再无第二条路可走了的。

    “此事某自掌幽州以来便已在做了的,非是某刻意苛待世家,实是世家者,社稷之毒瘤也,依靠世家取得天下者,最终必将为世家所掣肘,道理很简单,世家中人顾念的只是一家一族之利益,眼中浑然无社稷之存在,某岂能容许这等所谓的世家彻底做大,故而,大兴教育,开启民智,办科举,选良才,如此持之以恒,十数载下来,世家之患便可渐消,但消科举之制不变,再辅以均田、府兵之策,世家便愈发难有为患之可能。”

    公孙明对世家从来没半点的好感,概因他很清楚那些所谓的世家都是些啥货色,没见司马家靠着世家之力统一了天下之后,又被世家弄得个君不君、臣不臣的,最终导致了诸胡乱中华的惨剧,正因为此,公孙明所重用的大多是庞统、徐庶这等寒门出身的谋士,至于卢家等那些大世家么,公孙明一向是以打拉结合的办法来加以处置。

    “某不过一冬烘老朽尔,实不知能为大将军作些甚?”

    程昱本身虽不是寒门出身,可也不是世家中人,在曹营时,也自没少受那些世家中人的挤兑,对世家子弟其实真没太多的好感,在打击世家一事上,他自然是站在公孙明一方的,而今听得公孙明所言有理有据,程昱心中的天平自然也就向公孙明倾斜了去。

    “老夫子过谦了,某说过,您乃当世有数之大才也,何人得之,皆有安天下之可能,更遑论老夫子在曹营多年,熟知曹营虚实,若肯助某,平曹之时间必可大大缩短,天下黎民百姓也可少受战争之苦痛,为社稷苍生故,某在此恳请老夫子出山,助某一臂之力,还请老夫子成全。”

    这一听程昱言语已然松动,公孙明心中立马便是一喜,自是不会错过这等趁热打铁之良机,紧着便起了身,冲着程昱便是一个长鞠,满脸恳切之色地发出了邀请。

    “程昱拜见主公。”

    公孙明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程昱可就无法再安坐不动了,紧着便起了身,冲着公孙明便是一礼,算是就此定下了君臣之盟。

    “老夫子万不可如此,某得夫子,胜得十万强军啊!”

    听得程昱口称主公,公孙明顿时便乐开了怀,紧着便抢上了前去,一边伸手扶起程昱,一边激动地便感慨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