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黎阳和议(五)
    相较于前番的官渡之战,曹军目下的境遇无疑要艰难了不老少,哪怕此番曹军能调动的总兵力其实比起官渡之战要多了两倍,可在没了水师的情况下,根本无力威胁对岸布防的幽州军,要想像上回对付袁绍那般以奇兵来调动幽州军主力的动向也就成了奢望,如此一来,处处都需分兵把守的曹军显然就处在了极端被动之窘境。

    曹操生性多疑,自不是个肯将主动权交给旁人的主儿,为改变被动之局面,他一边加派了人手赶赴黎阳,以谋求尽快跟公孙明达成和议,一边则暗中部署了针对驻防白马渡口的庞德所部之军事行动,试图以歼灭幽州军一部来激怒公孙明挥军从白马渡河,从而将幽州军主力诱往官渡这个曹军事先选定的主战场,以充分利用官渡周边的复杂地形,再度重演前番官渡之战的辉煌。

    元月十九日夜,经过一天一夜的精心准备之后,曹操猛然发力,以许褚的虎豹骑为先锋,亲率两万大军彻夜急赶百余里,于二十日天亮前杀至白马渡口,试图以优势兵力一口吃掉庞德所部,这等算计无疑很美,可惜等曹军发起强攻之后,方才发现庞德所部的白马大营中居然空无一人,幽州军去向不明。

    偷袭没能得手的情况下,曹操顿觉心慌,赶忙紧急派出大批哨探,去追踪幽州军的行踪,很快便有一条噩耗传来——幽州军庞德所部连夜乘船赶到了开封,趁夜发动了强袭,县令张濡不战而逃,开封城已落入了幽州军的掌控之中。

    开封重镇一丢,陈留郡也就没了掩护,随时可能遭幽州大军的洗劫,这等消息本就已令曹操忧心不已了的,而更令其惊疑不定的是幽州军的几支分舰队突然顺流直下,似乎有着配合徐庶所部征战青州之嫌。

    幽州军一连串的调动充分利用了水师的强大投送能力,令曹操眼花缭乱之余,也自不免为之惊恐不安,除了暗下重建水师的决心之外,也就只剩下尽快与幽州方面媾和这么条路可走了,道理很简单,不是曹操没斗志,而是“朝廷”的财政已然到了崩溃的边缘——别看曹操占了四州之地,比之公孙明的三州要大了不老少,奈何中原之地饱经战火洗劫,朝廷财政单薄,曹军的军费开支大半靠着盗墓来支持,钱财倒是还有些,可境内的粮食基本都已被曹军收刮得见了底,有钱也很难找到买粮的地儿,再这么跟幽州军僵持上数月,不用公孙明发兵来打,数十万曹军怕都将不战自溃了的。

    陈群等人接到了曹操的再三催促之后,可就再不敢稳坐钓鱼台了,紧急由蒯越陪同着赶去城守府求见公孙明,对此,公孙明表示身体有恙,不会客,一切事宜皆由庞统、薛逸出面应对,双方于城守府大堂举行了初次会晤,持续时间并不长,在一番云里雾里的扯淡中,双方交换了和议的条件后,匆匆告了暂停。

    “主公,曹阿瞒看来是真急了,陈长文今日可是提出了个息兵之议,说是朝廷愿以大将军兼北地大都督之位授予主公,凡冀、并、幽三州军政事宜皆由主公总揽。”

    会晤的时间虽是不长,可在庞统看来,收获却是不小,心情大好之下,这一见得在书房里候着的公孙明,庞统未语已然先笑了起来。

    “呵,曹阿瞒倒是慷慨么,拿这么些虚头巴脑的破帽子就想让某偃旗息鼓,当真是妄想,嘿,某又何须他来封,军师可再派人去明确告知陈长文,不将程昱、张武等百余将校家眷交出,某便自率大军去许都延请了,给他三天时间,若无回应,某便当曹阿瞒是拒绝了。”

    按汉制,大将军可是总揽军政事宜的朝廷最高官位,比之曹操自称的丞相还要高出一级,至于北地大都督么,更相当于朝廷承认了公孙明对冀、并、幽州的实际统治,这等条件对于天下诸雄来说,无疑是无上之荣耀,面对此条款,怕是没谁能拒绝得了,独独公孙明却是个例外,在他看来,这些都是虚衔而已,屁用都没有,概因他骨子里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除了帝位之外,余下啥头衔,哪怕是王爵,对他来说,都毫无意义。

    “主公英明。”

    庞统虽是智算超人之辈,可到底限于眼界,先前还真就被大将军的头衔给迷花了眼,此际一听公孙明言语间满满皆是浓得不加掩饰的不屑,这才惊醒了过来了,哪敢再多迁延,赶忙紧着应了一声,自去安排相关事宜不提……

    “奉孝、公达,你二人如何看此事?”

    幽州方面有关和议的先决条款一出,陈群与陈登都不敢擅自做主,不得不紧急派人将此条款提交到了曹操处,一见及此,曹操的头顿时便大了一圈,然则恼火归恼火,却愣是没敢胡乱发飙,更不敢让军中人等知晓,只得将郭嘉与荀攸单独召来商议对策。

    “明公,此先例断不可开啊,若是将程昱等人之家眷交出,朝廷脸面受损事小,影响军心士气事大,还请明公三思啊。”

    幽州方面提交的那些家眷除了程昱是力战不敌被俘的之外,张武等人可都是主动投敌的,若是将家眷交出,将来再想让军中将士死战到底也就没了可能,如此一来,曹军的战斗力无疑将下降好几个档次,荀攸对此自是不能容忍,头一个便站了出来,旗帜鲜明地表明了坚决反对的态度。

    “明公,窃以为公达所言甚是,此例断不可开啊。”

    以郭嘉之智,自然也能看得穿公孙明的险恶用心,表示反对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嗯……,某也以为不可,只是若拒而绝之,下一步当如何应对方好?”

    若是可能的话,曹操当然是不想交人的,问题是他眼下内外交困,实在无力跟幽州军死扛到底。

    “拖,且先看公孙小儿如何出招,再行针锋相对也就是了。”

    郭嘉算定了公孙明不敢全力渡河南下,自然也就不肯松口放人,这不,曹操话音方才刚落,他便已是紧着便给出了个建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