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黎阳和议(三)
    建安八年的新春佳节就在各方的不同期盼下到来了,大雪漫天,足足下到了初七方才消停了下来,在此期间,云集在大河两岸的数十万大军都只能老老实实地猫在各自的军营中,如此一来,尚未开始便已陷入了僵局的和议似乎有着无限期拖延下去之趋势——公孙明虽屡屡召蒯越等荆州使节团众人前来宴饮,却绝口不提和议之事,也不接见陈群等所谓的朝廷代表,而陈群等人似乎也不着急,就这么安心地在驿站里呆着,双方似乎就是在比拼着谁的耐心更足上一些。

    耐心这玩意儿,公孙明虽是不缺,然则他却并不打算跟陈群去比拼,元宵一过,趁着连日的晴天,悍然着令水师大举出动,接连哨探延津、白马、开封等曹军要隘,并以船载投石机轰击了数处曹军渡口营地,摆出了副即将发兵南征之架势,曹操为之惊怒已极,欲下总动员令,强征衮、徐二州民壮入伍,却为郭嘉所谏止,最终只紧急调广陵太守陈登转任东郡太守,并以此名义乘船渡河至黎阳,与陈群汇合,共商和议之事。

    “主公,陈元龙既已赶至,足可见曹阿瞒已是稳不住阵脚了,和议之事当无大波澜矣。”

    陈登才刚登岸,相关之消息便已传到了城守府中,正与公孙明手谈的庞统一边随手将一枚黑子搁在棋盘上,一边笑呵呵地给出了个判断。

    “大波澜虽无,小波折怕还是难免,且着何崇继续给曹军施压,再调庞令明所部配合行动,先敲掉曹军白马渡口好了,至于和谈一事么,某便不参与了,就由军师做主便好。”

    春耕在即,公孙明本也无心再在黎阳城多呆,尽快与曹营达成和平共识也就成了必然之选择,然则为了取得和谈的主动权,公孙明却是不惜摆出一副强硬要战之做派。

    “主公英明。”

    公孙明所言恰是庞统心中之所想,对此,他自是不会有甚异议,紧着便称颂了一声……

    “贼军来了,贼军来了……”

    建安八年元月十八日,巳时正牌,日头早已升到了三竿高,波澜壮阔的河面上,樯橹如云而来,白马前哨营地中,正自在瞭望塔上轮值的几名曹军士兵第一时间便发现了不对,紧着便全都狂呼了起来,旋即便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中,不大的前哨营地里顿时便是好一阵的兵荒马乱。

    “各部即刻上寨前栅栏防御,没有本将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营半步,违令者,斩!”

    偏将军吴敦原本正在中军大帐中烤火取暖,冷不丁听得外头响动不对,赶忙蹿出了大帐,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了瞭望塔,往河面上一看,脸色瞬间便是煞白一片,愣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狂吼了一嗓子。

    其实用不着吴敦下死命令,前哨营地里拢共就一营半的兵力而已,面对着那遮天蔽日而来的幽州水师大舰队,区区一千五百名士兵还不够幽州军一口吞的,更别说曹军的大小船只基本上都已在前几日的战事中被幽州军击沉了个精光,曹军就算想下河一战都没那个本钱。

    “庞德在此,何人敢来与某一战?”

    曹军的水师早在去岁便已被幽州军彻底歼灭,如今的黄河早已成了幽州水师的天下,在毫无阻碍的情况下,庞德所部的登陆行动自是顺遂无比,仅仅只花了一个时辰不到而已,一千骑兵以及四千步军都已上了岸,更有二十余架投石机为助力,待得在曹营外两百五十步左右的距离上列好了阵型,就见庞德昂然策马冲出了本阵,在曹营外耀武扬威地驰骋着。

    “将军,贼子猖獗,某愿去取其首级来献!”

    吴敦所部本都是泰山贼,骁勇者不在少数,哪怕吴敦先前曾言闭营不战,可这一见庞德如此张狂,还是有一名自命勇武的中郎将疾步冲上了瞭望塔,昂然向吴敦请命了一句道。

    “好,本将亲自为尔擂鼓助威!”

    这一见请命出击的是自己手下最勇武的战将彭涛,吴敦登时大喜过望,豪气十足地便准了其之所请。

    “谢将军抬爱!”

    彭涛兴奋奋地谢了一声,几个大步便冲下了瞭望塔,一哈腰,就此翻身上了马背,顺势从得胜钩上取下了斩马大刀,而后一点马腹,纵马便冲出了大营,急若星火般向庞德杀了过去。

    “咚、咚咚……”

    说了要为彭涛击鼓助威,吴敦还真就亲自动起了手来,一通乱敲之下,鼓声轰然暴响个不休。

    “鼠辈休狂,彭涛在此,纳命来!”

    听得身后大营中鼓声震天,彭涛本就高昂的士气陡然便又暴涨了一大截,拍马舞刀便杀向了庞德。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找死!”

    庞德正愁着没有立威对象呢,这一见彭涛鼓勇而来,登时便乐了,一点马腹,持刀便迎上了前去。

    “斩!”

    彭涛虽自恃勇武,可这一见迎面冲来的庞德身形竟是如此之魁梧,心头难免有些发虚,自不敢放任庞德发招,一声大吼之下,抢先便是一刀狠劈了过去。

    “铛!噗嗤!”

    彭涛的刀势虽是狠戾异常,可在庞德这等大行家眼中,破绽也未免太多的些,根本就是银样镴枪头而已,又岂会放在心上,只见庞德双臂一挥间,手中的大刀已狂猛无俦地劈了出去,只一击便将彭涛的刀荡开,顺势再一抹,一道刀光闪过,可怜的彭涛竟是被一刀枭了首,其无头的尸体兀自端坐在马背上,直冲出了十数步开外,这才歪斜着砸在了地上。

    “还有何人敢来送死?”

    吴敦擂鼓正擂得起劲呢,冷不丁发现彭涛居然一个照面都没能撑过,便已被庞德斩杀当场,心一慌,鼓槌便已就此落了地,鼓声一听,满大营里顿时便是一派的死寂,饶是众曹军将士们都已被震慑得目瞪口呆了,可庞德却依旧不肯罢手,纵马打了个盘旋之后,再度扬声断喝了一嗓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