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黎阳和议(一)
    “彦明老弟忧国忧民之心可敬可佩,老夫自当周全才是,只是延州苦寒,加之地方不宁,老弟的家眷若是跟了去,却恐难免有疏忽之虞也,依老夫看来,不若暂留长安也罢,老弟放心,但消老夫没死,就断然无人敢侵扰了老弟的家小,所有用度皆由朝廷按将军例支出,如此可成?”

    钟繇虽对将阎行打发去延州很是动心,可默默寻思了片刻之后,还是提出了要留阎行的家眷为人质之要求。

    “呵,大都督的好意,阎某心领了,告辞。”

    钟繇话音方才刚落,阎行便已是冷笑着站了起来,丢下句场面话,一拂袖,作势便要就此走人了事。

    “老弟且慢。”

    这一见阎行大怒地要拂袖走人,钟繇可就真坐不住了,赶忙起身招呼了一嗓子。

    “大都督有何指教?”

    钟繇这么一开口之下,阎行人倒是站住了,可回应的语调里却满满皆是不耐与愤怒之意味。

    “老弟莫急,莫急么,来,坐下说,坐下再说么。”

    如今黄河两岸局势紧张,关中若是再出了岔子,那后果当真不堪设想了去,正因为此,钟繇也就顾不得甚大都督的脸面了,紧着便行到了阎行的身前,拉着阎行的胳膊,好说歹说地将其往几子前让。

    “呼……”

    阎行本就不是真心要走,有了钟繇的挽留,他也就半推半就地坐了下来,可脸却是始终臭着,也不吭声,仅仅只是闷闷地长出了口大气,就宛若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老弟应是知晓的,按朝廷律令,出征在外之将领都不得带家眷随行。”

    钟繇沉吟了片刻之后,还是决定先将朝廷规矩搬将出来,一边说着,一边还目光炯然地看着阎行,可惜不管他是注视也好,故意说到半截停顿下来也罢,阎行都只是虎着脸不接茬,无奈之下,钟繇也只得斟酌了下语气,又往下接着道:“当然了,若是就任延州,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唔,只是不知老弟打算何时出兵延州?”

    “救民于水火乃是刻不容缓之事,若是大都督恩准,末将打算后日一早便全军开拔。”

    这一听钟繇言语间已有所暗示,阎行立马面色一肃,再度做出了一派慷慨激昂之状。

    “嗯……,惭愧啊,延州说起来也是老夫所辖之地,老夫却一直无力拯救百姓之危,幸得老弟有敢战之心,老夫岂能不加以周全,这样好了,老夫便委老弟为上郡太守,望老弟能尽速绥靖地方,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如今印绶怕是来不及准备了,老弟可以先持我大都督府的公文前去上任,朝廷随后便会有旨意下达。”

    钟繇想了想,最终还是觉得先稳定关中局势为要,至于阎行么,放走也自无妨,待得压服了杨秋等人之后,掉过头来再去阎行也自不为迟。

    “多谢大都督成全,此番出兵乃军机要务,为防延州诸贼有所察觉,末将这就回去准备停当,急速赶赴延州,,还请大都督放心,短则数月,长则年余,末将定可荡平上郡诸寇。”

    钟繇既是肯配合,阎行也很是给面子,言语间暗示了自己会悄悄地走,断不会再跟杨秋等人打甚商量。

    “哈哈……,好,军务要紧,老夫就不多留老弟了。”

    见得阎行如此识趣,钟繇也就放心了下来,哈哈大笑着便起了身,很是客气地亲自将阎行送到了二门处……

    钟繇倒是说话算话,次日一早便着人秘密将委任阎行为上郡太守的公文交到了阎行的手中,有了此物在手,阎行也很是干脆,第三天就连夜率部携家眷往大散关进发,行军速度奇快无比,短短五天时间便出了大散关,相关消息自是很快便经由飞鸽传到了公孙明处,在确认了此消息之后,公孙明终于下令让荆州使节团以及陈群等人上岸,并第一时间召见了蒯越等荆州使节团的主要成员,至于陈群等所谓的朝廷代表么,却被公孙明刻意冷落在了驿站中。

    “荆州从事蒯越(荡寇将军张允)见过公孙将军。”

    闻知公孙明有召,蒯越一行人自是顾不得接连数日栖身船上的狼狈,匆匆梳洗一番,便即在幽州方面的官员之陪同下,赶到了黎阳城守府,这才刚下了马车,入眼便将公孙明居然领着一大群幽州文武就站在府门前迎候,蒯越等人自是不敢大意了去,忙不迭抢上了前去,齐齐行礼参见,所不同的是蒯越满脸的恭谦之色,而张允的脸上却是夹杂着几分的悻悻然,显然心里头对公孙明前几日派水师刁难己方一行人有着不小的怨气。

    “都是老朋友了,异度就不必拘礼了,这位便是张虎涛、张将军了罢,某可是一向久仰了的,今日能得一见,实三生有幸啊。”

    不等蒯越等人礼数到位,公孙明便已紧走了两步,伸手扶住了蒯越的胳膊,很是客气地寒暄了几句之后,又冲着张允拱了拱手,满面春风地打了个招呼。

    “不敢,不敢。”

    张允在荆州虽是小有名气,可也就只是局限于荆州一地罢了,真放之天下,也不过是籍籍无名中的一员罢了,而今一见名满天下的公孙明居然待自己如此之友善与客气,张允惊喜交加之下,心中原有的怨气顿时便烟消云散了个干净。

    “虎涛(张允的字)兄水战之能冠绝荆襄啊,某可是没少听士元谈起虎涛兄当年只率三十艘小船,于月余内便横扫汉水八大寇之壮举,今日得见真人,幸甚,幸甚,当得不醉无归才是,此处叙话不便,二位兄台还请内里叙话可好?”

    公孙明套近乎的能耐可是前世吃饭的看家本领,这会儿拿将出来,依旧耍得麻溜无比,只几句话便令张允飘飘然得找不到北了。

    “公孙将军,您请。”

    尽管同在刘表帐下任职,可蒯越却是向来不怎么瞧得起粗鄙少文的张允,此际一见其被公孙明一番迷汤灌得个头重脚轻,眉头不自觉地便是微微一皱,唯恐张允说出啥不得体的话来,赶忙便摆手示意了一下,恭请公孙明先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