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连环计(三)
    骂阵的活计其实一点都不轻松,别看一众韩家军的大嗓门士兵一开始闹腾得欢快无比,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好的嗓子也架不住气虚,尤其是城头守军根本不作出回应的情况下,骂着骂着,声音就越来越见低落,到了午时过半之际,不止是那些骂阵的士兵们没了精气神,列阵在后的韩家军将士们也全都萎靡不振了,原本严整的阵型也就不免凌乱了起来。

    “德山,贼军疲矣,尔领五千步卒守城,为兄自率一万兵马出击,定要斩了韩遂那狗贼!”

    末时将至,一路狂赶而来的韩家军在寒风中已然列阵了近两个时辰,精气神明显已是困顿不堪了,一见及此,马超可就不想在等了,在城碟后头探出个脑袋,仔细观望了片刻之后,紧着便将马岱叫到了身旁,低声地嘱咐了一句道。

    “大哥,还是我去罢。”

    马岱对马超刚愎的性子显然不太放心,忙不迭地便自请了起来。

    “不必了,尔守好城即可。”

    杀父仇人韩遂就在城下,以马超的性子,能忍到此时,已然是极限了的,他又怎可能将这等手刃仇敌的机会让与他人,只见其一摆手,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最后的决断。

    “大哥小心贼子设伏,事若有变,还请……”

    这一见马超执意要亲自率部出击,马岱也自没得奈何,紧着便要提醒马超一番,可惜却是在白费口舌——这都还没等马岱将话说完呢,马超早已健步如飞地冲下了城去,一见及此,马岱虽是忧心忡忡,却也只能无奈地摇头叹息了一声了事。

    “咯吱吱……,嘭!”

    末时一刻,刺骨的北风越刮越大,又冻又饿的韩家军明显支撑不住了,中军处很快便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各部将士乱哄哄地就要转身回撤,可就在此时,始终紧闭着的夏阳城西门突然在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中轰然洞开,与此同时,高悬在城头的吊桥也被突然落下,重重地砸在了护城河的另一端。

    “跟我来,突击,突击!”

    城门方才刚刚洞开,早已端坐在马背上的马超立马便高呼了一嗓子,率四千骑兵、六千步兵高速冲出了城门,势若奔雷般地便向正自处在散乱状态中的韩家军冲杀了过去。

    “撤,快撤!”

    见得马超终于率部杀出了城,策马立在中军帅旗下的韩遂不单不慌,反倒是暗喜不已,当然了,乐归乐,他却是不敢稍有迁延,第一时间便下达了撤退之令。

    “韩遂老儿休走,留下头来!”

    马超方才刚冲出城门,入眼便见韩遂的帅旗赫然已在向后转进,登时便怒了,一摆手中的虎头湛金枪,咆哮如雷般地便率部冲进了来不及撤走的韩家军前军之中,枪势狂飙之下,生生杀得韩家军将士死伤惨重不已,可等其杀散了乱兵之际,韩遂早率中军骑兵逃远了,一见及此,马超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率部便在后头死追着不放,这一追就足足追出了十数里之距。

    “呜,呜呜,呜呜……”

    尽管事先便对马超的追杀有所防备,奈何座下的战马到底还是难免因列阵多时而疲乏不堪,饶是韩遂所部拼命打马逃窜,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军之间的距离不单不曾拉开,反倒是越来越近,渐渐地,彼此间的距离就只剩下两百余步了,最多再有个一刻来钟的追逐,韩遂便再难有脱身之可能,可就在此时,大道两旁的树林后头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两拨兵马从林中急速杀出,左翼夏侯惇,右翼徐晃,各带一万五千兵马,奔腾如雷间,很快便将马超所部已被捺在后头的步军冲得个七零八落。

    “马超小儿中伏了,儿郎们,反身杀贼啊!”

    伏兵一出,韩遂登时便来了精神,高呼着便喝令中军铁骑转身向马超所部骑军冲杀了过去,与此同时,杨秋、程银等韩遂手下大将也都各自统兵从左右两翼回杀,很快便与两路曹军伏兵形成了合围之势。

    “韩遂老儿,某誓杀汝!”

    听得身后响动不对,马超下意识地便回首望了去,立马便发现己方步军赫然已被杀散,心头猛然便是一沉,再一看韩遂居然率部反身杀来,眼珠子顿时便泛了红,牙关一咬,不单不思突围,反倒是疯狂地打马加速,不管不顾地便向韩遂的帅旗所在处狂冲了过去。

    “马超小儿非一人可胜者,一起上,杀了他!”

    这一见马超势若疯魔般地向自己杀来,韩遂登时便慌了神,他可没胆子亲自上前去领教一下马超的武勇,一边嘶声狂吼着,一边悄然放缓了马速,往后阵避让了开去。

    “马超小儿受死!”

    “杀啊!”

    “看刀!”

    ……

    韩遂待下素来宽厚,其亲卫军中自是不乏甘为其赴死之勇士,这不,随着韩遂一声大吼,当即便有十数名亲卫偏将呼啦啦地纵马狂冲而出,刀枪并举地向马超杀将过去。

    马超其实不是不想突围,而是选择了中路突破这么条捷径,道理很简单,无论他此时从其余任一方向转进,马速都难免会放缓,如此一来,也就没了足够的冲击力,杀出重围的可能性也就会小上许多,而选择正面突击韩遂本部兵马看似冒险,可若是能一举冲散韩遂的中军,不单可以轻易地率部冲出包围圈,还有着击杀韩遂这个大仇人的一线可能,在这等该赌上一回之际,马超自不会缺了勇气与决心。

    “挡我者死!”

    要想杀出重围,就断不能被正面之敌缠住,否则的话,就不是在冒险而是去送死了的,对此,马超显然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这一见十数名敌将疯狂杀来,马超第一时间便用出了最强之杀招,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手臂连扬间,无数的枪影瞬间便连成了一道枪之长河,怒涛汹涌地向那些敌将席卷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