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横扫河内(五)
    申时一刻,天已近了黄昏,风倒是渐小了些,可雪却是开始落了下来,尽管不大,也就只是盐沫子状地飘洒着,然则气温却是陡然下降了一大截,原本一直在黎阳城西门外游曳着的大批幽州军骑哨显然有些扛不住了,除了少部分还在城外游荡之外,绝大多数的游哨都已回了营,纵使如此,西城上的守军依旧不曾放松过警惕,大批将士持戈而立,随时准备应变。

    “报,禀将军,西面烟尘突然大起。”

    守军将士的严谨自然不会是没有回报的,这不,西面大道上烟尘方才刚刚扬起,就有一名灵醒的轮值军侯警觉地抢进了城门楼中,将此情形报给了守将刘汝南。

    “嗯?”

    刘汝南,刘延的族弟,武艺虽是平平,可为人最是忠心不过,故而极得刘延之信重,独领一军为西城主将,此际原本正在城门楼中闭目养神着,冷不丁一听轮值军侯所言,猛然便睁开了眼,霍然而起之余,几个大步便行到了城碟处,探头往外一看,入眼便见一小股骑兵正自疯狂向城门而来,其后里许开外处,还有着为数千余的骑兵在狂飙直追着。

    “来人,甲乙二营即刻上城防御!”

    刘汝南眼神极好,哪怕隔着三里开外之距,他也能瞧见前头那百余骑赫然是河内郡的骑兵,而死追在后头不放的明显是幽州铁骑,一见及此,刘汝南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扬声便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听号角声连天狂响中,大批的曹军将士蜂拥地顺着楼道冲上了城头。

    “快开城门,孙观在此,快开城门。”

    眼瞅着黎阳城就在面前,急于奔命的那百余骑显然是来了精神,陡然一个加速,很快便有若旋风般冲到了离城墙不足六十步的距离上,当先一骑更是焦躁不安地放声高呼个不休。

    “弓箭手上前防御!”

    刘汝南身为曹军东郡兵的高级将领,自是曾与孙观打过几次照面,只一眼便已认出了那高声疾呼不止的人正是河内郡太守,饶是如此,他也没急着开城,而是先行做好了防御之准备。

    “混蛋,快开城门,某乃孙观,追兵将至,快开城门!”

    六十步之距并不算长,疾驰而来的孙观一行不过数息便已冲到了城下,而此时,两扇厚实的城门依旧紧闭着,一见及此,孙观显然是怒了,指着城头守军便咆哮了起来。

    “孙使君,您这是……”

    孙观乃是河内郡太守,论官阶,与刘延乃是平级,刘汝南自是不敢稍有怠慢,但却依旧不曾下令开城,而是从城碟处探出了头来,迟疑不定地探问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刘汝南,你个混蛋,追兵将至,快开门!”

    孙观似乎是被吓坏了,哪怕身后的追兵已然开始减速,他也不敢再在城门处多呆,根本不曾回答刘汝南的问题,只是一味地咆哮催促着。

    “孙使君息怒,某这就下令开城,您请稍候。”

    被孙观这么一骂,刘汝南心中虽是尚有疑虑,却也不敢坐视不理,只能是紧着给出了个承诺,然则在收回身子的同时,却是压低声音地吩咐了左右一句道:“快,打开城门,小心戒备,以防有变!”

    “咯吱吱……,嘭!”

    刘汝南一声令下,两扇厚实的城门很快便被把门的士兵从内里推了开来,不仅如此,高悬在城头的吊桥也已被放下,可与此同时,三百余曹军盾刀手与长矛手也已在城后列好了戒备阵型,更有一拨弓箭手悄悄来到了梯道口处,张弓搭箭地朝向了城墙之后。

    “进城!”

    城门既已洞开,孙观自是一刻都不想耽搁,一抖马缰绳,提刀便冲进了城门洞中,而此时,衔尾追击而来的千余骑兵见事已不可为,并未再向前冲,就此在离城三百余步的距离上停了下来。

    “刘汝南何在,嗯?”

    进了城之后,孙观这才发现大批的东郡兵居然刀枪并举地戒备着自己一行人,登时便怒了,连马都不下,便已是厉声断喝了一嗓子。

    “末将见过使君大人。”

    刘汝南原本打算在城头上监视着城外的幽州骑军之动向,可这一听孙观在城后大发雷霆,登时便稳不住神了,赶忙领着一众亲卫们抢下了梯道,恭谨地行了个礼。

    “好你个刘汝南,区区一裨将军而已,居然敢如此慢待本官,当真好大的狗胆,来啊,将此獠拿下了!”

    饶是刘汝南持礼甚恭,可孙观显然不打算原谅其之慢待,只见孙观双眼一瞪,便已是怒气勃发地下了道命令。

    “诺!”

    孙观的命令一下,这都还没等众东郡兵们回过神来,就见孙观身后数名骑兵轰然应诺之余,齐齐纵马抢上了前去,毫不客气地便用刀架住了刘汝南的脖子。

    “使君大人,您……”

    刘汝南万万想不到孙观居然敢如此悍然动手,一时间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待得惊觉不对,脖子上已被架上了几把雪亮的大刀,当即便被吓得面如土色。

    “刘汝南,尔区区一微末下将,居然敢如此藐视本官,某岂能容你,混蛋,尔等冲着本官剑拔弩张,是欲造反么,还不赶紧给本官放下武器!”

    孙观似乎是被东郡兵这等森严防备的架势给惹火了,先是臭骂了刘汝南一通,而后又扬手冲着众东郡兵便是一通的咆哮。

    军中乃是规矩森严之所在,官大一级都可以压死人,更别说孙观贵为一郡太守,他的话一出,众东郡兵们自不免都有些个乱了分寸,大半将士都赶忙放下了手中的兵器,可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将士却并未依令而动,而是将请示的目光投向了刘汝南,似乎要等着刘汝南给出个指示。

    “抗命不遵者,皆杀无赦!”

    不说下头的将士们被孙观这般咆哮弄得个人心惶惶,刘汝南同样也在茫然不已中,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应对方好,却不料就在这等微妙之时刻,只听孙观一声大吼之下,其麾下的百余骑突然齐齐扬刀便冲进了东郡兵的阵型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