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横扫河内(四)
    “呀……”

    张郃这一枪攻杀得实在太过突然了些,可怜孙观正自忙着埋头策马狂逃,冷不丁察觉到不对之际,寒光闪闪的枪尖赫然离其肋部就只剩下两尺之距了,而此时,孙观的刀还拖住地上,根本来不及扬起,面对着这等绝杀之势,孙观不得不拼命了,但听其怪叫了一声,拼尽全力地一提右手,一个横推,试图将高速袭来的枪势卸到一旁。

    “铛!”

    孙观情急拼命之下,还真就超水平发挥了一把,居然真挡住了枪尖的进击,只可惜他本就是仓促出手,力量难以用足,加之又是单手持刀,自不可能在力量上与张郃相抗衡,虽挡住了枪尖,却根本卸不开枪上所附的力道,但听一声巨响过后,孙观消瘦的身子当即便被震得无法坐稳马背,在空中横飞出了丈许之遥,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使君大人!”

    “挡住贼子!”

    “杀啊,保护使君大人!”

    ……

    这一见孙观被张郃捅落了马下,紧随其后的众亲卫骑兵们顿时便全都红了眼,狂呼乱轰地便齐齐纵马冲将上来,试图强行挡住张郃的去路。

    “贼子敢尔!”

    孙观为人讲义气,对手下素来宽仁,甘为其赴死者自是不在少数,可惜在战阵之上,决死的英勇并不是万能的,以张郃之勇,又怎会将一群小卒子的决死拼命放在心上,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手中的大铁枪运转如飞般地横扫诸敌,竟以一人之力,杀得众曹军将士们死伤惨重不已。

    “大都督,枪下留人!”

    孙观先前那一摔实在摔得太惨了些,加之甲胄沉重,一时间竟是挣扎不起,待得他好不容易坐了起来,张郃已然杀散了狂冲而来的曹军骑兵,纵马冲到了孙观的面前,双臂一送,一枪便刺向了孙观的胸膛,却不料就在此时,一声疾呼响起中,一骑如飞而来,拼力挥出一枪别开了张郃的枪势。

    “司马仲达,尔欲何为,嗯?”

    这一见格开自己枪势的人是司马懿,张郃的瞳孔中立马便有道精芒一闪而过。

    “大都督,能否容末将先与孙使君一叙。”

    尽管已然瞧见了张郃眼神里迸发而出的杀意,然则司马懿却并未有丝毫的慌乱,待得稳住了身形之后,紧着便是一躬,很是恭谦地请示了一句道。

    “嗯。”

    虽说猜不透司马懿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啥药,不过呢,眼下局面既已尽在己方的掌控之中,张郃倒也无惧甚突发之变数,一念及此,张郃也就无可无不可地便吭哧了一声。

    “多谢大都督抬爱。”

    张郃这等冷淡的态度自然谈不上有多好,可司马懿却并不曾在意,很是恭谨地谢了一声,而后方才一拧马首,朝向了兀自在大喘着粗气的孙观。

    “劝降的话就不必说了,孙某乃朝廷命官,生是汉家臣,死是汉家魂,动手罢。”

    孙观显然不打算听司马懿的劝降之言,慨然陈词之后,便即一昂头,就此闭上了双眼。

    “孙使君倒是好气魄,呵,就不知孙使君可曾考虑过你死后,家中老少又当如何度日?官卖为奴!老父老母为人下役,子孙皆操贱业,妻女皆卖入青楼,点点绛唇,万人尝,孙使君真忍心乎?”

    饶是孙观一派的慷然赴死之做派,可司马懿不单不曾为之所动,反倒是毫不客气地便给其来了个当头一棒。

    “你……,士可杀不可辱,竖子,尔等安敢……”

    孙观乃是孝子,这一听司马懿说得如此之恶毒,当即便被气得双眼圆睁,手指着司马懿便骂开了。

    “士?哈哈……,孙使君自言朝廷命官,某实不知这朝廷何指?左右不过曹贼私臣而已,安敢言甚汉家人、汉家魂,嘿,尔若真忠心汉家朝廷,当今天子既有衣带诏公诸天下,胡不见使君兴兵讨曹,匡扶汉室?到如今却拿忠心汉室来当惨败之遮羞布,岂不可笑至极。”

    不等孙观将话说完,司马懿便已哈哈大笑了起来,毫无顾忌地便讥讽了其一通。

    “你、你……”

    孙观本来就不算是善辩之人,被司马懿这么一说,一时间还真就找不到啥合适的反诘之言——曹操肆意摆布天子是实,衣带诏一事也是事实,平头百姓们或许会被曹操整出的舆论所左右,可身为一郡太守,孙观对事实如何又怎可能会心中无数。

    “曹贼肆意摆布天子,目无法度,篡汉自立之心尽人皆知,然,有我家主公这等雄才大略之人在,又岂是曹贼可以妄为的,使君决意为曹贼殉死,看似忠烈,其实不过是自愚罢了,莫忘了曹贼年已过了五旬,已是日落西山,而我家主公则是如日处升,胜败属谁不言自明,待得天下大定,使君今日所谓之忠烈不过只是笑话而已,青史上留下的只恐是附逆之徒罢,忠又不忠,孝也无从谈起,更会遗祸后人,某实不知孙使君如此坚持究竟意义何在?”

    饶是孙观都已是瞠目结舌地不知该说啥才是了,可司马懿却并未就此作罢,声色俱厉地便又是一通子长篇大论,当即便说得孙观心绪大乱,额头上的冷汗有若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狂淌个不休。

    “孙某、孙某……”

    孙观虽是视死如归之人,可那都是靠着一股忠勇之气在支撑着罢了,而今心中的信念基础被司马懿这么一通乱棍打将下来,已然坍塌了个彻底,迷茫一起,登时便傻愣住了。

    “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也,孙使君当年兴兵讨黄巾,本心怕不是要保一方之平安罢,今,身为一郡之太守了,莫非便忘了初衷不成?我家主公一向求贤若渴,又爱民如子,孙使君万不可自误才是。”

    见得火候已至,司马懿一改先前的慷慨与激烈,语调一转,便已是温言劝降了起来。

    “唉……”

    死志既去,孙观心中保全自家老少的心思顿时便大起了,只是一想到曹操对自己的知遇之恩,就此投降的话语,他一时间还真就说不出口来,左右彷徨之下,也就只剩下摇头叹息的份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