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雷霆扫穴(三)
    “贼子敢尔!”

    时值赵云赶到之际,曹军尽管尚未从极度的无序之紊乱中彻底恢复过来,可在诸将们的组织下,好歹已是有了一定的秩序,自是不可能再被赵云所部一冲便垮,这不,就在赵云方才刚冲进中营的辕门处之际,便有一名手持长柄金瓜锤的曹军将领咆哮如雷地便向赵云迎将过去。

    “杀!”

    值此幽州军舟船未备、浮桥待建之时分,若是不能一举冲垮刘延所部,己方过了河的先头部队虽说不见得会被兵力雄厚的曹军一气全歼个精光,可损失惨重却是断然避免之事,而这,显然不是赵云所能承受之重,在这等紧要关头上,赵云自是不会有丝毫的留手,于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就听赵云舌绽春雷般地大吼了一声,双臂猛然一送间,手中的亮银枪已是快逾闪电般地暴刺了出去,枪方出,枪啸声便已是暴烈得足可穿云裂石,枪尖处一点寒芒灿若流星突破了空间之距离,只一闪便已刺到了那名曹军将领的胸前一尺之距上。

    “啊呀……”

    可怜那名冲将过来的曹军将领本正抬手舞锤欲砸,却万万没想到赵云的枪势如此之暴烈,待得惊觉不对之际,已然来不及招架了,只能是瞠目欲裂地嘶吼着,拼命地一个后仰,试图躲过被穿胸之下场,可惜还是来不及了,没等他的动作施展到位,锋利的枪尖便已从其前胸刺入,又从后背处穿透而出。

    “啪嗒!”

    一枪捅杀了迎面而来的那名曹军将领之后,赵云根本不曾减速,于纵马飞驰间,双臂略略一摆,便已将那名被串在枪尖上的曹军将领甩得横飞出了丈许之遥,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再被后续狂奔而来的大批幽州铁骑好一通的乱踩,当即便成了一滩肉泥。

    “混蛋,给我死!”

    “呀哈!”

    ……

    赵云一枪毙敌固是神勇异常,然则曹军中不信邪的大有人在,就在赵云刚冲到战场边缘之际,又有两名曹军偏将一左一右地向赵云夹击了过去,双枪并举,交叉攒刺,瞬息间便封死了赵云躲闪之空间。

    “挡我者,死!”

    躲?赵云的字典里就没这么个词存在,面对着气势如虹杀来的两员敌将,赵云根本不曾有丝毫的避让之动作,也没打算防御招架,但听其一声大吼,双臂连振不已,瞬息间便幻化出无数的枪影,层层叠叠间,一只神凤乍然而现,倏然一闪,便已掠过了左右夹击而来的两名敌将。

    “啪嗒,啪嗒!”

    神凤过处,赵云已生生从两员敌将之间强行一冲而过,马速不减地便冲进了乱军之中,直到此时,两名身形僵直的曹军将领这才先后鲜血狂喷地跌落了马下,赫然是早被赵云一招“百鸟朝凤枪”给击杀当场了的。

    “轰……”

    就在赵云刚强行闯入乱军之中,后续涌来的大批幽州骑兵也已赶至,只一冲,便将曹军步骑杀得个人仰马翻,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秩序顿时又彻底崩溃了开去。

    “可恶,亲卫军,跟我来,挡住贼子!”

    刘延原本已仗着居高临下之优势,强行压制住了丁屯,手中的大刀狂挥乱舞间,直杀得丁屯狼狈躲避不迭,眼瞅着再攻上几个回合,便足可将体力已明显不支的丁屯斩于刀下,却不曾想赵云竟是神勇无敌地连杀三将,一举冲垮了几分的包围圈,面对着将败之局面,刘延登时便急红了眼,也自顾不得再去追杀退避不迭的丁屯了,大吼了一声,率身边亲卫军调转马首,便向赵云所在处冲杀了过去。

    “受死!”

    赵云本就想着要去击杀刘延,这一见其居然自己送上了门来,又哪有甚客气可言,连出十数枪,有若神魔下凡般将挡道的曹军步骑皆挑成了空中飞人,势不可挡地便杀到了刘延面前,一声断喝之下,手中的亮银枪便已是狂猛攻杀了出去。

    “看刀!”

    刘延一向自负勇武,见得赵云出枪攻杀而来,自是不甘示弱,同样大吼了一声,双臂一摆,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猛然斜劈而出,速度也自快得惊人。

    “铛,呼……”

    刘延所谓的勇武不过只是寻常之勇而已,就其武力值而论,顶多就是八十上下罢了,别说跟赵云这等天下绝强者相比了,离着绝世武将的及格线都还有着段不小的距离,与赵云正面对冲,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了,这不,就在刘延的刀势方出之际,只见赵云略一拐腕,原本笔直刺出的亮银枪一颤之下,瞬息间便幻化出了数道枪影,在一枪格开刘延的大刀之同时,暴然便袭向了刘延的胸膛与咽喉等各处要害。

    “哎呀!”

    刘延显然没料到赵云的枪法竟是如此之犀利,待得惊觉不对,手中的大刀已被格在了外门,要想回刀自守已是来不及了,仓促间只来得及惊呼了一声,拼命地一个扭腰后仰,总算是躲过了被赵云一招毙命之下场,只是头盔却被赵云一枪挑飞上了半空。

    “老贼休走,留下头来!”

    只一个照面的对冲就险些被杀,刘延顿时心胆俱丧,哪还敢再留下来跟赵云过招,慌乱间一点马腹,趁着赵云尚来不及收枪再攻的空档,头也不回地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一见及此,赵云自是不肯善罢甘休,咆哮如雷地便一拧马首,死追在了刘延后头不放。

    “撤回城中,快撤!”

    身为主帅,刘延这么一败阵而逃,其手下将士本就不高的斗志瞬息间便跌落到了谷底,尽管兵马兀自不少,可哪经得起幽州步骑的狂猛冲击,兵败如山倒之兆头一现,便已再无挽回之余地,眼瞅着事已不可为,刘延虽是不甘已极,却也只能是无奈地下达了撤兵之令。

    “幽州铁骑,有我无敌,幽州铁骑,有我无敌……”

    曹军一败便是雪崩之势,无数的兵将全都丢盔卸甲地往后营逃了去,拥挤在不甚宽绰的后营门处,彼此践踏之下,死伤可谓无算,一见及此,近三千幽州骑军将士们顿时士气为之狂振,齐齐嘶吼着战号,在乱军中往来冲突,直杀得曹军溃兵们尸横遍地,其状之惨,当真有若人间地狱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