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雷霆扫穴(一)
    天越来越冷,很快,雪花便已从天而降了,尽管不甚大,可却着实令本就低的气温更寒了三分,饶是如此,北岸的三千幽州步卒依旧在丁屯的带动下,一招一式地打着拳,转眼间,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南岸原本正自谩骂得欢快的曹军将士渐渐有些骂不动了,不少士兵受寒不住之下,不得不可着劲地跺脚呵手,早先看起来尚算严整的阵型早已散乱不堪了去。

    “跟我来,下水!”

    眼瞅着对岸的曹军已然没了精气神,丁屯可就不打算再多迁延了,但见其一把抽出腰间的大刀,冲着对岸便是一个虚劈,厉声便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见三千幽州步卒齐齐呐喊着冲到了岸边,扛起早前搁在地上的木筏,往河面上一丢,十人一组地上了木筏,拼命地用木桨划水冲向南岸。

    “列阵,快列阵,备战,备战!”

    这一见丁屯所部光着膀子就这么乘木筏杀来,李尊自不免便是一愣,待得回过了神来,这才惊觉幽州军居然是玩真的,心不由地便是一慌,赶忙扯着嗓子便嘶吼了起来。

    李尊乃是李典的堂弟,早年便追随李典四下征战,尽管年岁并不甚大,也就三十出头而已,可已然算是战阵经验丰富之老将了,其所下的命令倒算是及时,奈何其手下一多半的兵丁都是刚入伍没多久的新兵蛋子,执行力本就不咋地,这会儿又冷又饿之下,仓促间哪可能做到令行禁止,饶是李尊等军官拼命弹压,可防御阵型就是布置不起来,而此时,拼命划桨狂飙的幽州军已然乘风破浪地冲过了河心,离着岸边已然不远了。

    “该死,弓箭手上前,放箭,快放箭!”

    眼瞅着情形不对,李尊登时便急得眼珠子都泛了红,一边用刀背劈打着拥挤成一团的手下乱兵们,一边声嘶力竭地便狂吼了一嗓子。

    “嗖、嗖、嗖……”

    能成为弓箭手的,一般都是军中老兵,哪怕处于慌乱之中,依令而行的能力也自不会差到哪去,随着李尊这么一声令下,倒是有三百余弓箭手抢到了岸边,张弓搭箭地瞄着急速靠近的幽州军便是一通子乱箭射将过去,声势倒是闹得不小,问题是众曹军弓箭手们先前没能活动开身子骨,这会儿手脚大多僵硬麻木着,无论是准头还是力度,都糟到了极点,拢共也没多少支箭能够得着木筏上的幽州军将士们,所取得的战果实在是乏善可陈。

    “突击,杀贼,杀贼,杀贼!”

    没等曹军弓箭手们再度张弓搭箭,打头的数架木筏已然冲到了浅水区,只见丁屯一声大吼之下,毫不犹豫地便跳进了齐膝深的冰冷河水中,大踏步地踏水便往岸上冲,那等凶神恶煞般的样子,就宛若地狱里来的杀神一般,当即便吓得众曹军弓箭手们全都慌乱地掉头向回狂逃不已。

    “该死,跟我来,冲上去,挡住贼子!”

    李尊本还在忙着弹压手中乱兵,可这一见幽州军的先头部队都已上了岸,登时便怒了,狂呼着便拍马上前,舞刀便向高速冲来的丁屯杀了过去。

    “给老子下来!”

    李尊倒是冲得凶悍,出刀劈杀也自凶狠无比,可惜手脚受冻之下,招式明显走形,只见丁屯身形一闪,便已躲过了李尊的当头一刀,这都还没等李尊收回斩马大刀呢,就见丁屯眼疾手快地一把握住了刀柄,借力一拽,竟是将李尊拽得坐不稳马背,“啪嗒”一声便跌倒在了地上。

    “噗嗤!”

    一招得手之下,丁屯哪会跟李尊讲啥客气的,不等李尊从晕眩中醒过神来,就见丁屯右手一挥,手中的大刀便已砍中了李尊的波及,只这么一斩,李尊那斗大的头颅便已飞了出去,在空中翻滚了几下,就此掉进了河中,一大股鲜血从脖颈的断口处狂喷而出,淋得丁屯满头满脸都是。

    “挡我者死,杀,杀,杀!”

    尽管被鲜血糊了一脸,然则丁屯根本不曾去擦拭上一下,甚至不曾去看一眼李尊的尸体,就这么浑身浴血地撞进了乱军之中,手中的大刀猛砍猛劈,直杀得措不及防的曹军将士鬼哭狼嚎不已。

    曹军将士们本来就处在极度的紊乱之中,又已是群龙无首,哪经得起狂冲上岸的幽州军将士们之凶猛冲击,瞬间便已是兵败如山倒,丢盔卸甲地往大营方向狂逃不已。

    “追,杀进敌营,活捉刘延!”

    饶是曹军将士都已是溃不成军了,可丁屯却并未就此收手,大吼着便率部发起了凶狠的追杀,驱策着溃兵便往曹军大营方向直冲而去。

    “干得漂亮,擂鼓,命令子龙即刻率第二梯队渡河,破敌便在此一举了!”

    幽州军大营的前营瞭望塔上,公孙明与庞统等人正在观敌瞭阵,这一见丁屯所部得了手,精神立马便是一振,毫不犹豫地便下达了道将令,旋即便听鼓声隆隆暴响不已间,赵云已率两千骑兵、三千步兵扛着木筏冲出了营门,高速向河边狂飙而去,与早已在岸边等候多时的一千骑留守部队合兵一道,乘着木筏向对岸急进。

    “报,禀使君大人,不好了,贼军杀过河了,李将军战死当场,贼军正向我大营冲来。”

    就在公孙明下令之同时,一名轮值的曹军军侯慌乱无比地便闯进了歌舞升平的中军大帐中,连口大气都来不及喘,便已是惶急不已地嚷嚷了起来。

    “什么?该死,快,吹号,各部即刻集结备战,快备战!”

    刘延原本正自畅饮得舒爽无比,这一听李尊兵败身亡,登时便大吃了一惊,哪敢有丝毫的轻忽,赶忙将手中的酒樽丢下,大吼着便下了道将令。

    “呜,呜呜,呜呜……”

    刘延的命令一下,号角声顿时便凄厉地暴响了起来,满大营的曹军将士乱纷纷地便冲出了帐篷,试图赶紧整队备战,可惜已然来不及了——没等参与宴饮的众曹军将领们各归本部,丁屯已率部尾随着曹军溃兵杀到营门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